进了饭店,服务员就把二人带到了包间里,方文都抱着电话不知道玩什么,赵子龙和张猛正聊着什么,王山坐了下来,张宇,坐在了旁边,方文都见王山回来了,把手机放起来,拿着筷子敲了敲桌子“开饭,大盘鸡,红烧肉,开整………”

   “慢着。”

   赵子龙拦住了方文都说道“先说一下怎么和二爷斗,不整明白,还有心情吃饭?”

   “对对对”张猛点上一支烟,看了看在坐的几位说道“我觉得龙哥说得对,先研究,研究完再吃饭,刚才我和龙哥研究了,二爷专管思明区毒品,这样我们把他们的贩毒视频交给龙哥他爸,让警察办事,咱们做渔翁,可好?”

   张猛说完看着,在坐的几人都不说话,抽着烟也不再说话,王山看了看赵子龙“龙哥,有突破口吗?”

   赵子龙笑了笑“有,我和猛子研究过,突破口就是马野,对,马野,原因是马野跟着老刘混了也有些年头了,一直在做老三,杀人放火的事都是他干,我觉得,他早就有反目的心思,我们可以推他做思明区老大,扳了老刘这伙人,怎么样,眼下老刘这伙人,老刘负责洗钱,二爷负责贩毒,放高利贷,抢劫,马野负责杀人放火,打点地方政府的要员,分工明确,可我觉得马野得野心不止做老三那么简单,可以想象,当年他也是做老大的。”

   王山点头,说道“那要怎么办才能把马野拉下水和咱们干?万一他不干呢?”

   方文都一拍桌子“吃饭,晚上约出来,把月姐叫出来,到时候码一码,以月姐的实力不难劝动马野下水,吃饭吧……”

   几人酒足饭饱后,张猛掏出了电话扫了一圈再坐的几人“咋周,我约他出来聊聊?”

   “别,你这样啊”龙哥打断张猛的话说道“你先给阿明打电话,问问他这事成不成,万一里面有猫腻,咱们再让人耍了,那就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了。”

   “对对”方文都放下手机,看了看几人说道“明哥鸡贼,心眼多,先问他,不然整叉劈了,咱们还蒙在鼓里,那不就废了。”

   王山点了点头,点上了根烟,猛吸了口,烟雾缭绕,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这样,问明哥的时候,让明哥把月姐支开,咱们单独找月姐聊,不能让月姐知道,咱们找明哥研究过。”

   “山哥,明哥咋了?”张宇好奇的问了句,王山横了一眼张宇,指了指桌上的菜“吃你的,这件事你别掺合,吃完你就回学校吧。”

   “哦”张宇哦了声不再说话闷头开始吃,张猛播出侉电话,良久电话那边传来了李明的声音“小猛,咋了,出什么事了?”

   张猛笑着说道“明哥,月姐在你身边呢吗?”李明不知道咋了,突然电话里传来狂吼“操,你他妈担心我还是担心哪个女人?你大爷的………”

   张猛差点没把电话扔了,良久才回李明“明哥,跟你研究个事,咱们拖马野下水,搬了二爷咋样?”

   “咋样个六”李明电话里声音平缓了,想了好一会,张猛都以为电话挂了,喂了两声,看看还有没有在听,李明电话那边咳嗽了几声,貌似在抽烟给腔着了,半响李明才说“这件事,可以做,眼下马野是唯一的突破口,马野位居老三已经好几年了,哪个出来混的没有野心,哼,马野的野心估计不是一个老二那么简单,在者说,搬了一个老二,上面的老刘肯定不会让,老刘还指望着二爷给他赚钱。”

   “要搬了,就得一窝端,否则城门失火 殃及池鱼,咱们都得遭殃,老刘会救咱们,肯定不会,咱们要自保,鱼池就那么大,跑得了吗?所以不要只烧城门,连城一块烧了,你懂我意思吗小猛?”

   “要不这样,等我出院吧,我在有个十几天就能出院了。”

   张猛一脸茫然,对着电话说道“先这样吧,我们几个在研究,这事你别告诉月姐就成。”

   挂了电话,张猛看着张宇说道“小宇,你吃完了吗?吃完你玩去吧,我们几个研究点大事,你不适合掺合,这事关乎性命,你还是不掺合进来的好。”

   张宇也是个明白人,站起来点了点头“我先走了,您们为我好,没事我懂,有用得着我的,叫一声,山哥我先走了哈。”

   张宇走后,赵子龙看着王山说道“山子,你这个兄弟知根知底吗,不是墙头草吧?”

   “不是,一起开裆裤玩到大的”王山回了句,说道“咋周,张宇咋了?”

   赵子龙一脸阴笑“明修栈道 暗渡陈仓,你可以让你兄弟,张宇,跟着二爷混,先混进去,了解二爷的秉性,我看这小子有点天赋,应该适合做卧底。”

   “卧槽,不行”王山坚决反对,他可不想看着自己兄弟,被人扔海里。

   “就这么定了山子”张猛看着王山继续说“眼下没有合适的人,只有这小子暂时靠得住,让他先进去,山子,你安排让张宇进货,接近二爷,钱找龙哥老爹要,龙哥这事你去办。”

   赵子龙点头同意说道“没问题,我爸那块,巴不得抓几个瘾君子,他肯定大力支持,成了晚上约月姐和马野,山子张宇哪里,你去交代,务必整明白,这可是掉脑袋的事,万分马虎不得,知道吗?”

   王山点头说知道,几人干了一杯,出了饭店,便散了伙,方文都和张猛和王山回学校了,赵子龙去派出所找他爸了,到了学校教学大楼,王山告别张猛方文都,去了张宇的班级。

   张宇是一年四班,万山被分到一年六班,王山把四班的门推开,因为是午休,班里没几个人,张宇趴在最后一排,跟哪里午休,班里还几个女生,见一个陌生人进来都看着王山。

  L酷匠Rl网x》正版v!首-L发

   “看毛看”王山喊了嗓子,一女的噌的站了起来“你谁啊?跑我们班干吗?”

   “死丫头,闭嘴,没你事”王山径直走向张宇,张宇好像是睡着了,王山搞出这么大动静都没醒。

   “操,骂他妈谁呢?”搜一本书飞了过来,正好砸在王山脖子上,王山吃痛一咧嘴。

   “死丫头,信不信老子晚上奸了你?张宇,你死啦?”王山声音加大了万倍,张宇被震醒,左右看了看,看见来人是王山,赶紧站起来“山哥山哥,咋周,没事遛弯,跑我们班来了?”

   嗖,又一本书飞了过来,王山借势接住,看着扔书的女孩,指着她吼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我不打女人,过来给我道歉。”

   女孩冷哼,统一样式的校服,也遮不住漂亮的脸蛋,王山笑了,这个笑,一般都是王山要杀人前的笑,张宇知道,王山火了,赶紧上前一把拉住王山“山哥,走别搭理他,走吧。”

   “放开,死丫头,敢和我王山过不去,你很屌啊!”

   女孩害怕了,往后退了退,手从桌子上抓起一尺子,指着走过来的王山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你……你别……你别……你别过来,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过来…你这个坏蛋。”

   “靠”王山泄气了,他也就想吓唬吓唬这丫头,没想到给吓这样。

   女孩哭了,她自认为没人回在自己的美貌下不动容,然而王山是个例外,王山走过女孩身边,连看都没她一眼,女孩撅着嘴,看王山要出门就喊了一句“我叫孙晓晓,你叫王山是吗?你好帅!”

   张宇跑着跟了出去,来到孙晓晓身边暧昧的说了句“别打山哥注意,他不是你能爱的起的。”

   王山已经走到了教学楼下,张宇跟了过来,说道“山哥啥事?咋周,我需要干吗?”

   “我要你贩毒,你敢吗?”王山问了句。

   “卧槽,贩毒,开玩乐呢。”

   张宇以为自己听错了,就问道“真假的,那玩意判死刑,不分年纪的,操我可不想死在监狱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