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是张猛说的,张猛已经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杀到二爷面前,一刀两断的意思。

   “咋周?我遥人?”张猛问了句。

   “打打杀杀,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月姐不同意,制止了张猛的意见。

   龙哥看着李明,问道“阿明,咋办?这三刀不能白挨啊。”

   李明叹了口气“月姐,你先出去,这里是我们兄弟几个人的事,你一个女人,暂时不要管了。”

   “不行,我不走,您们斗不过二爷的。”

   月姐说完,李明突然来了一股无名火吼道“滚,赶紧滚。”

   月姐哭着跑了出去,方文都看着王山“山哥,用不用我去追回来?那个明哥,你和一女人动那么大火干嘛呢?”

   李明没说话,他在想是不是自己说的话真的太过分了,可现在他没时间想过不过分,他现在要对付二爷那伙人,二爷上面有一个老刘,这实在是不好办。

   王山顿了顿,走到窗前,把遮阳的窗帘侉的一下拉开,回身看着几人说道“纵使一片黑暗,有时候也需要见见太阳,哥几个,怎么样阳光刺眼吧?”

   “操,快他妈拉上,快点。”

   李明明显很久没见太阳,眼睛有点受不了,捂着眼睛指着王山大骂“山子,卧槽,我眼睛要瞎了,快拉上。”

   王山笑了“明哥,你是鬼吗,怕见太阳啊?”

   方文都跑了过去,把窗帘拉上,看着李明说了句“明哥,没事,适应适应就好了,那个龙哥咱回学校吧。”

   张猛说他不走,要在这陪着李明,最后被王山拉走了,李明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睡去,月姐在楼下台阶旁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山走了过去,想了半天才说道“月姐我们先走了,明哥就先麻烦你照顾,有事打电话,明哥那里有我们电话。”

   月姐没有回复王山的话,蹲在那里,像是石化了一样,方文都和张猛二人去打车了,赵子龙把王山拉走,路上赵子龙问王山“你说,咱们该咋弄?”

   王山摇头,其实王山也不知道咋弄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王山也抓头,自己这些人的实力怎么和他们斗呢。

   方文都跑过来招呼二人上车,张猛已经在车里等候,几人上了车,车子飞驰,然而这一次谁都不说话了,连方文都都不玩手机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姐上了楼,李明假装睡着,月姐进了屋,她知道李明在装睡,自己便坐在了凳子上“阿明,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决定了,我要走了,这样子下去,对你对我都不会好,我打算换一座城市,我回来是和你告别的,谢谢你的爱,我,我拥有不起,对不起,我走了……我真的……”

   “吕夏月,你要是走,就永远别回来找我!”

   李明睁开眼睛,狂吼了一嗓子,月姐怔住了转身要走的身体,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还是放不下李明,这些年风风雨雨,嬉笑打闹,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她还是深爱着李明的,这种爱已经超越了年纪,超越了隔阂,吕夏月从来没把李明当作孩子,他一直把李明当作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

   月姐回过头,眼泪已经干涸了,憔悴的面容挤出一丝温暖的微笑“阿明,我们到此为止吧,我不想你一辈子被人追杀,我不想看到。”

   “算了吧……”李明阴阳怪气的说了句,顿了顿又说道“你觉得你走了,二爷就不会继续找我麻烦,天真,告诉你,我和二爷的梁子已经结下了,有我没他有他没我,等着吧,等我出院,我一枪崩了他。”

   “不可以,我不许你再这样做,你斗不过他们的。”

   月姐几乎崩溃了,她不想事情发展到自己不敢想的那一面,两个男人,已经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厮杀,而是为了存在感而厮杀。

   王山靠着车窗,冷风摇曳,头发被风吹的在眼前跳舞,突如其来的短信铃声,把王山的思绪从恍惚中拉了回来,王山身边方文都闭着眼睛,赵子龙把头转回来“山子,你电话。”

   “哦,我知道,短信,我看看。”

   王山从兜里掏出电话,方文都把脑袋凑了过来,短信只有三个字:回电话。

   方文都靠了一声,说道“谁啊,发短信就仨字,给打过去问问。”

   “打个六,精神病,谁发错了吧。”

   王山把电话装了起来,他知道这是谁发的,这个短息意味着,一个任务,一个生死攸关的任务,不有那么一句话吗,一将功成万骨枯,王山害怕自己身边这些个兄弟一个一个离开,王山不敢想,他不是害怕,是恐慌,往往有时候没发生的事被想到了,知道马上要放生,却又阻止不了,才是最害怕的,最让人恐慌的。

   车子开到了学校,几人下了车,时至中午,张猛说去吃饭,方文都捂着自己的裤兜说不去,赵子龙过去帮张猛,方文都一下子变成了屌丝,钱包被赵子龙抢了去,王山说让他们三个先去,自己上个厕所,王山独自一人来到学校,见赵子龙,张猛,方文都三人进了学校对面小饭店,自己才掏出电话。

   电话拨了出去,对面良久才接听,王山对着电话冷哼一声“老大,咋周,啥事?”

   王山叫的这个老大不是别人,正是赵子龙的父亲,思明区的警察局长,赵明健,王山的话让电话那面的赵明健心中一紧,他自己也不想把这么重的任务放到一个小孩子身上,可是没办法,眼下只能这样。

   “哦,有一个任务,很艰巨,组织上要求你不择手段进入,以老刘为首的黑暗势力,摸清他们的贩毒网络,最主要的是那个二爷,你要接近他,因为距我们查证,他是思明区的大头,所有毒品都是由他哪里出去的,只要找到证据,我们立刻抓人。”

   “好,我知道了,老大,没事别给我打电话,咱俩最好别见面,我还不想死啊!”

  看√正P/版章M节J上‘酷、@匠L-网/●

   挂了电话,王山点了支烟,他在思索自己该如何接近这个黑势力,下一步该怎么办,自己不能说想混黑社会,就去加入吧,这有点扯。

   王山突然想到,可以组织力量,对自己在学校这边弄一个团话,这样才有资格跟他们做抗衡,眼下明哥的事,就是个例子,自己没有实力,没有人,只能被人家追杀,简而言之,就是,我要称霸一方,招兵买马,做一方诸侯,敢于其争食之虎,到时候还怕一个二爷,大不了火拼。

   王山把想法压在了心底,靠着学校操场跑的一颗大树,吸着烟,张宇从很远的地方跑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俩人,张宇一跑过来就喊了声“山哥。”

   他身后的两个人也跟着喊山哥,王山答应了声,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张宇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道“山哥,咋周,自己跟这发骚呢?还是看美女呢?”

   王山叹了口气“看个六吧,吃饭没?带你吃饭去,蚊子做东,走着。”

   张宇看了看身边带着的俩个兄弟说道“山哥,这俩我新收的小弟,咋周,我带着成嘛?”

   “你带他俩去?我看不成,蚊子向来抠搜的,你再添两张嘴,估计他会炸,而且龙哥猛哥也在,吃饭是商量明哥的事,带着他俩掺合你觉得合适吗?”

   王山说完就离开了,他是吧抉择扔给了张宇,要想跟着自己混,最好不要乱收小弟,要是想自己混,那你爱咋咋地了,王山也管不着。

   王山出了校门,张宇从后面赶了过来,王山回头看了看跟着张宇的俩人走了,王山长出一口气“小宇,你知道吗,你想做大哥,我不拦着,可是,收人不要收墙头草,见风就到的人,你觉得有意义吗?”

   张宇抓了抓头,尴尬一笑“山哥说的对,这俩小子,就是想跟着我装逼欺负人,整真格的,我估计第一个撒丫子跑的就是他俩,行了,别说我了,我都饿了,快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