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都赶紧把王山按在座位上,自己灰溜溜跑回自己座位上,历史老师拿着历史书推门进来了,王山看了眼历史老师,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带着个眼睛,穿着挺简单,一个条纹T恤衫,一条西裤,一双皮鞋。

   “起立…”

   一声爆响,炸在了王山耳边,王山赶紧站起来随着一起喊老师好,坐下之后王山看着关琳琳问了句“哎呀,没看出来,你还是班长啊?学习咋样啊?”

   关琳琳没搭理王山,历史老师却看见关琳琳的一脸不耐烦,又看见王山浅浅的样子便指了指王山“这位同学,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刻舟求剑,都有谁?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王山被问的一愣,历史老师邪邪的一笑,王山知道这是在为难自己,这跟历史有毛线关系,便解释道“刻舟求剑,比喻办事刻板,拘泥而不知变通。是《吕氏春秋·察今》吕不韦记述的一则寓言,说有个楚国人,坐船渡河时不慎把剑掉入河中,他在船上用刀刻下记号,说:“这是我的剑掉下去的地方,一会到岸的时候我就在这跳下去找剑。”当船停下时,他沿着记号跳入河中找剑,遍寻不获。该寓言劝勉为政者要明白世事在变,若不知改革,就无法治国,后指不会灵活变通之意。”

   “这个故事启示是,你想要刻个记号便于打捞宝剑,原本并无错,可是把记号刻在了移动的船上,那岂不等于没有记号吗?这个故事对那些思想僵化、墨守成规、看不到事物发展变化的人是一个绝妙的讽刺。故事告诉我们:办事不能只凭主观愿望,不能想当然,要根据客观情况的变化而灵活处理。

  ”

   “怎么样?我解释的够全面吗?”

   王山最后问了句,历史老师皱着眉头,他不相信这个不着四六的小子能答得出,可王山又给历史老师出了一道难题,王山看着历史老师说道“你给我解释一下图谋不轨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老师能不能解释的明白!”

   历史老师笑了笑,把书本放在了讲台上,用手指了指王山“你叫什么名字?好,以后你就是我的课代表了,不错有前途。”

   王山坐了下来,关琳琳写了个纸条推给了王山:你还懂历史?没看出来,以为你会被这老头弄的很惨,还得我给你收场。

   王山看着纸条在下面写了三个字:高材生。

   关琳琳看着王山一脸不信,心里想着,就你还高材生,小流氓吧!

   一节课混了过去,王山趴在桌子上拦着关琳琳出去,关琳琳正和王山较劲,突然后面飞来一本书啪的一声砸在了王山头上,方文都在后面看的个清楚,周天龙干的,班里的刺头,一心想当这个班的老大,一心想要泡关琳琳,无奈有方文都这个绊脚石一直施展不开。

   方文都知道王山的脾气,大叫一声“山哥,别,别闹,这是学校……”

   王山一开始堵着关琳琳不让她走,就是想着到是谁把纸团扔给自己还放狠话,不敢露面的小子,这下全看清了。

   王山站起身子一扯凳子,嗖的一声就朝周天龙砸了过去,凳子飞过,周天龙剁掉,愣在原地,他没想到这个刚来的这么猛,王山骂了一句“卧槽,我今天弄死你,蚊子,给猛哥打电话,让带点人过来。”

   方文都掏出了电话,看了看王山,又看了看周天龙,说道“姓周的,她妈的你傻还是我傻,叫山哥,不叫你今天你就废了。”

   王山露出杀神般的笑容,这笑容,方文都看见他和张猛打架时露过一次,要不是张猛倒地不行了,估计王山都能把张猛弄死,方文都赶紧跑过去抱住王山,嘴里急忙念叨“山哥,亲哥,你可刚好点,咱别闹了成吗,美地给你躲了,你真相被追杀一辈子啊?”

   王山指了指周天龙“小子,你给我记着,在跟我炸刺,不服咱就干,干服了算。”

   “王山,你闹什么闹?跟我来一趟。”

   柔美的声音,顿时所有人都静止了,没错是赵佳瑜,王山的班主任,大胸姐,大湿胸。

   王山知道肯定有人背后捣鬼了,不然老师不会来,说不定就是周天龙的小弟干的,王山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眼方文都“蚊子,把我凳子给我弄好,我一会就回来。”

   王山走后,周天龙满头大汗的萎在了座位上,方文都过来拿凳子,周天龙一把抓过来问道“姓方的,这小子什么来路?他认识张猛?张猛的小弟啊?”

   “切,张猛小弟,那是猛哥兄弟,比我还亲的兄弟,龙哥知道不?明哥知道不?敢问你惹得起谁?”

   方文都抽出凳子放回了原位,关琳琳傻愣愣的看着王山的作为,半响吭一句“他叫王山……”

   方文都把王山凳子摆好,对关琳琳说道“关大美女,别合计了,山哥很有魅力的,怎么样喜欢吧。”

   关琳琳没有理方文都,坐了下来继续整理课堂笔记,这让方文都很难受,怎么说自己也是富二代,什么时候让人这么冷落过,没办法谁让她是关琳琳呢。

   赵佳瑜把王山带到了办公室,自己坐在了办公桌旁的椅子上,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跟来的王山说道“王山同学,我希望你不要把社会上的风气带到学校里来,今天是我制止了你的行为,如果你把人家伤了,后果很严重你知道吗?”

   王山狐疑的看着赵佳瑜,看的赵佳瑜都有点发毛,王山才说道“老师,您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是玩个游戏,这个游戏就是,看看凳子结不结实,质量过不过关。”

   赵佳瑜一拍桌子,腾的站了起来“王山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辞,你的态度,我是你的老师,你现在还是个学生明白吗?”

  s酷L匠网s正版I首a?发m

   王山苦笑“学生,你不如把我开了吧,看看你有能力开除我吗?”

   赵佳瑜错愕了,因为刚刚思明区警察局特别交代,王山不论在学校发生什么,哪怕严重违纪违法,有损学校名誉,也不能开出,这是市局的意思,也是教育局的意思。

   赵佳瑜被气的不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个手抚摸着胸口,良久才安静下来,说了句“你走吧,别太过分,不要让我给你处理烂摊子。”

   王山冷笑了一下,转过身就走了,到了门口顿了顿“大胸姐,你明知道开出不了我,何必为难自己,以后别找我麻烦,我自然不会给你添乱。”

   “滚……”

   赵佳瑜犹如野兽,像极了一只发疯的母豹子,母老虎,王山被下了一跳,赶紧夹紧尾巴跑路。

   赵佳瑜已经被气的不要不要的,扶在办公桌上,嘴巴几乎都气歪了,心里恶狠狠的说道,王山,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

   王山来到了办公楼下,方文都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山哥,山哥,龙哥让咱们过去。”

   “哦,龙哥怎么了?”

   王山问了句,方文都有点跑岔气了,捂着肚子,半天才说了句“明哥,明哥的事,赶紧走。”

   “卧槽,明哥咋啦?他这人精,有人敢和他炸刺?”王山有点不信方文都,按道理李明不祸害人他是烦了,谁要敢祸害他,那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方文都带着王山来到了学校后身的小树林里,赵子龙和张猛正在哪说着什么,没见李明,不知道李明哪去了。

   等王山方文都二人来到赵子龙身边,就听张猛在那絮叨“你说明哥是不是傻?二爷的女人他也敢调戏,真是服了他了!”

   “二爷?二爷是谁?”

   王山问了句,赵子龙拍了拍张猛,对王山说道“行了,也别上课了,明,还在医院呢,听说让人捅了三四刀,不知道现在咋样了,过去看看吧。”

   王山思索着,一早上李明还和自己一起回到的学校,怎么着刚刚一节课的时间李明就给人捅了?实在是不可思议啊!

   “明哥一早上还好好的,咋这一会就让人捅了,咋回事啊?”王山实在想不通了,想问个明白。

   赵子龙点了根烟,摇了摇头说道“别想了,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和二爷有关系,猛子,别杵着了,说吧咋回事?”

   张猛示意边走边说,之后几人就向学校外面走去,张猛边走边看了看除自己之外的三人说道“我说了,别跟明哥说是我说的啊,不然他要是总拿这事阴我,到时候我和谁说理去,这事我跟明哥发过誓,不对第二个人讲的,我这么做是不是要遭天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