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水,水。”

   朦胧中王山要睁眼,他很渴,想喝水,叫了半天也没人答应,可是眼睛又睁不开,感觉身子沉的像一块大石头压着,努力了半天,王山终于把眼睛睁开,梁师傅站在一旁,自己挂着吊瓶,王山想起身,梁师傅示意王山不要动,说道“老孟拿水去了,你别动,医生说你是急火攻心,加上淋了很多雨,所以才晕倒。”

   王山的嗓子比以前更加沙哑了,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说不出来话了,试了半天劲才能开口说话,问了句“我是怎么过来的?”

   老孟这时端着一杯开水进来了,听到王山问自己怎么回来的说道“你啊,你是被一个女孩送回来的,问她叫什么也不说,把你扔门口就走了,我还以为是你朋友呢。”

   “女孩?女孩?”王山念了两遍,回忆飞速转动,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被谁救的,更加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回来的。

   “好了好了”梁师傅看王山想自己是怎么过来的都快想破了头就安慰道“不要想了,怎么回来的不重要,人没事就好,都快一点了好好休息,睡一觉什么都好了。”

   王山喝了点水,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等再醒来是方文都在收拾东西,把王山吵醒的,方文都在收拾王山的牙膏牙刷什么的。

   王山下了床,看了眼方文都“蚊子,你咋来了,明哥呢?”

   “哦,明哥在外面车里,出租车要走,一早上不好打车,明哥就没上来,你赶紧洗把脸,咱回学校上学去。”

   方文都拿着王山的东西出了门就走了,王山来到水房洗了把脸,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就出了旅店门,老孟依旧在和哪个老头下着棋,梁师傅练着功夫。

   王山走到梁师傅面前施了一礼说道“师傅,山子走了要回学校了,您多保重,我每个星期天过来看您,和您学功夫,星期六我要回家陪我妈,您注意身体。”

   梁师傅没回话,依旧在练着功夫,王山知道梁师傅是舍不得自己,老孟那边大叫了一声“嘿,老东西,涅槃重生了啊,有你的,没想到啊,成了,这盘棋我输了。”

   王山笑了笑说道“老孟,承蒙这段时间的照顾,我王山受人之恩涌泉相报,这样,等我行了,到时候给你开个大旅店,我走了老孟,再见。”

   王山上了车,车子飞驰而去,梁师傅收了功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老孟说道“山子没准是我所有弟子中最有希望的人,他前途无量啊!”

   老孟点头“没错,可以看得出来,不过,不知道最后他要走哪一条路啊,走了邪路,啧啧啧,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希望不要走歪了。”

   车子把王山李明方文都三人带到了思明中学,李明和王山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方文都看了看王山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被分到几班了?”

   王山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就知道自己被分到三零二寝室,具体分到几班我还没问,我的书还在寝室呢吧,你给我拿书去,我去教务处问问。”

   “行,那你小心点啊,教务处哪些凶神恶煞,不好惹。”

   方文都说完就吵寝室走去,王山进了办公大楼,按照指示,教务处在二楼第一间,王山上了楼敲响了门。

   “进来,有事吗同学?”一甜美的声音传出,王山愕愣了一下,心想,这声音含糖量咋这么高呢,不怕人想入歪歪啊。

   王山推门进去,入眼的是一个穿着职业装 黑丝高跟,带着眼镜,黑直过肩的头发,的年轻女孩,看样子大约二十来岁,不过挺漂亮,脸蛋漂亮胸很大,王山突然脑海里冒出一个名字:大胸姐……不对大湿胸……

   王山随口就说“大胸姐,我是来看我被分哪个班的,这咋没人呢?”

   女孩听到大胸姐三个字眼神从温柔瞬间变得冷漠,且带有杀机。

   “哦哦哦,不是我说错了,老师,我是来看看我被分哪个班的,我前段时间生病了,没能来上学,所以不知道被分到哪个班了。”

   王山被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心说,我又没强奸你,一副生吞活剥我的样子,咋着你了……

   “同学,请放端正自己的态度,你叫王山吧?哼,以为你不能来上学了,我是来给你做签到的,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叫赵佳瑜。”

   赵佳瑜一改甜美之声,刹那间判若两人,王山脑袋里想起了游戏饥荒里人格分裂的哪个角色,心想你什么星座的,这人格分裂的,我都不相信自己看见的事实了!

   赵佳瑜看王山一直盯着自己胸部看,紧了紧上衣“看够了没有?看够了跟我走吧。”

   赵佳瑜没管王山的错愕,从王山身边经过,一股淡淡的清香扑入王山脑海,王山有一种冲动,想上去扑倒赵佳瑜,好好的闻闻,这种味道。

   “还不走?”赵佳瑜走远,头也没回的喊了声,王山从愣神中回来,答了句“哦哦,来了,等我一会,走那么快。”

   赵佳瑜美好的心情被王山打破了,她所了解的王山,是一个尖子生,门门功课都九十分以上,可看到了真人,实在不敢恭维,居然是一个痞子模样。

   赵佳瑜带着王山刚走到楼下,方文都就抱着一堆书跑了过来,本来屁颠屁颠的一看见赵佳瑜脸瞬间像是被霜打了,蔫蔫的说了句“老师,我是来给王山送书的。”

   赵佳瑜看了看方文都“送书,你俩认识啊?”

   王山点头,方文都摇头,王山看方文都摇头,就摇头,方文都看王山点头就点头,弄得俩人怎么也不配合,赵佳瑜偷笑“你俩玩的很开心吗?方文都,你说怎么回事?”

   方文都看了眼王山“是,以前我俩认识,不过好久没见,我听说他病好了,就去接他,是吧王山?”

   王山点头,他明白方文都的意思,这姓赵的不好惹,还是不惹为妙。

  %酷@*匠3网`永_久Z,免费1(看Yk小{。说i》

   赵佳瑜带着王山方文都来到教室,大家一看到老师来了都闭嘴了,方文都把书往王山怀里一送,就回到了自己座位,赵佳瑜看了看王山,心里想要折磨一下王山就说“你坐在关琳琳身边的座位吧,好好学习哦。”

   王山看了看,班级不大,大约有四十多人,空座很多,为什么把自己安排到关琳琳旁边呢?没把法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赵佳瑜眼睛扫了一下一众学生说道“自习一会,历史老师有点事一会就到。”

   赵佳瑜看了看王山,推门出了教室,王山坐在座位上,总感觉不安,突然一个纸团扔在了王山的脑袋上,滚到了地上,王山从地上捡了起来,纸团一打开应眼一排字:小子,不知道你想咋周,不过,关琳琳是我的,你最好别过分。

   王山回头看方文都,方文都正调戏他的同桌,一个短头发挺清秀一女孩。

   王山把纸团递给了关琳琳,说了句“没看出来啊,我还没坐稳,就有人急着让我离开,咋周,你是他女朋友啊?”

   关琳琳放下手里的笔看了看王山,没说话眼神很忧郁,有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关琳琳穿的是校服,不过依旧遮掩不住她的气质。

   王山站了起来,拿起纸团看了看身后,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叫王山,谁他妈扔的纸团?站出来!”

   方文都见王山炸了,赶紧跑过来“山哥,山哥,没事,稍安勿躁,下课了再说,别闹,一会老师来了。”

   王山把纸团往地上一扔,用脚狠狠踩了两下,恶毒的眼神,环顾四周,这种眼神方文都见过,这眼神,不杀人也把人吓半死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