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山进了奶茶店,赵明健看见王山进来,挥了挥手,让王山过去,王山走过去刚坐好,朱志龙站起身跟赵明健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王山看了看走出门的朱志龙问了句“这人谁啊?”

   “哦,没事一个老朋友,怎么样,能说一下具体情况吗?”赵明健问道。

  UU酷匠、网‘{永V久y_免{1费)s看+小'说?

   王山皱了皱眉,转过身朝吧台叫了杯奶茶,看着赵明健想了想说道“你是问我孙甜甜?还是别的事?“

   赵明健笑了笑“你说呢?你觉得我会感兴趣别的事?”

   “这是你要的奶茶慢用。”服务员端来一杯奶茶放在王山面前的桌上。

   王山回了句谢谢,拿起奶茶喝了两口,眼神看着大街上,雨下大了,人们慌忙走着,没拿雨伞的人开始跑,王山指了指外面跑的人说道“他们都不看天气预报的,不知道晚上会有大雨吗?”

   赵明健也看着窗外,把桌上的报纸递给了王山,说道“是啊,不过听说要刮台风了,最近出门要小心了。”

   王山回过头拿起报纸,一则新闻炸入眼球:本市思明区,码头三号仓库发生一起持枪杀人案,杀人者是一个未成年的拾荒小孩,死亡者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警方初步调查,可能与思明区蠢蠢欲动的黑势力有关,警方称,案件和上次珠宝盗窃案有紧密相连的关系,本报记者会密切关注此事后续发展。

   王山把报纸放在桌上“这能说明什么?说你们警察办事不力?还是要说这件事和我有关?”

   赵明健笑了,他笑的比较邪乎,让王山看着有点发怵,赵明健笑着说道“与你有关,与你有关你会安全的坐在这里和我喝着奶茶?孩子,你想的太简单了,他们不止是抢劫犯那么简单,他们抢劫珠宝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他们的目的是毒品交易!地下毒品网络,他们把我们绕晕,好安全的交易毒品,我们都被耍了。”

   赵明健说的有点激动,王山有点疑惑,问道“抓贩毒的不是缉毒大队干的吗?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赵明健指了指外面下的雨说道“那你说,这下雨和台风没关系了?”

   王山愕然了,他明白赵明健说的话,下雨和台风有关,抢劫杀人,和贩毒也有关,自己也卷进这件事了,怎么能和自己没关。

   王山想了想,问道“那你要我怎么做?孙甜甜不能这么死了,她死了得有人偿命。”

   赵明健点了根烟,王山皱着眉头“这里不让吸烟,你看不见禁止吸烟的标语吗?”赵明健深深吸了口,烟燃掉了大半,他把烟扔在了地上,踩灭,并没有烟从他的嘴里鼻子里呼出。

   赵明健看着王山像是在做决定,想了好久,才说“六年,六年死了十二个,我们的线人,十二个刚出警校的学生,他们如果不去做,可能现在有的都是队长了,他们死的冤枉,上个月,对就在上个月,又死了一个,十三个,这个人是我表弟,我看着长大的,当他的尸体从海边被人发现的那一刻,你知道我什么心情吗,我恨不得封锁思明区,一个一个盘问,是谁杀了我弟弟,尸检,吸食毒品过量死的,死的很惨,你知不知道。”

   王山听的有些麻木,从兜里掏出烟,颤颤巍巍的点上烟“我我我,我不知道,我还是个学生,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为什么不和你儿子说,你想让我做线人,你想害死我啊?”

   王山叼着烟大口大口的吸着,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看了看王山说道“对不起先生,这里禁止吸烟的,请考虑下别人,谢谢请把烟熄灭可以吗?”

   王山已经接近崩溃,大叫了一声“滚,滚啊,我让你滚。”

   服务员被吓得退后好几步,赵明健把王山嘴上叼的烟抢了过去,扔在地上踩灭,看了看服务员示意没事,可以走了,不少在喝奶茶的小青年对王山指指点点,王山却像没看见,因为,他在想,他在想该不该答应。

   赵明健从包里掏出一份合同,是一份保密协议,他把合同放在桌上推给王山说道“你如果做了,我保你高中毕就是三级警司,进警校,出来不用实习,你就是个警察如果条件允许,你一毕业就进警厅,享受处级以上福利待遇怎么样?”

   王山动容了,他知道,如果答应事情成了,自己便可功成名就,被世人夸赞,可如果……自己必将粉身碎骨,没人记得,这是一个赌局,赌注就是自己的命,王山不敢开玩笑的答应,因为这件事已经严肃起来了,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游戏那么简单了。

   赵明健看王山一直盯着合同,便又从包里掏出一份,这次是逮捕令,逮捕人便是王山,他犯了死罪,与思明区贩毒网络有关,虽然未成年,可依然被判了刑,四十年,原因只是因为贩毒。

   王山看了看逮捕令,良久问了句“这是真的吗?你害我?我要是进去,出来就六十岁了,你害我,你这是逼我,你他妈要我怎么样?”

   赵明健从王山手里拿回逮捕令“这只是上面的意思,他们觉得必须有人承担后果,那么你就是最好的选择,他们要你做替罪羊,这个世界不是你眼里那么简单,好了我要走了,你要是不签字,明天自己去警察局报道,要是签了,我就是你的上线,你的身份只有我知道。”

   “卧槽,你以为无间道啊,三年之后在三年,三年之后在三年,我会疯的。”

   “不是无间道,这是现实。”

   王山看着赵明健,神情有些颤抖,嘴巴颤颤巍巍的说了句“有…有…有笔吗?”

   赵明健从包里掏出一支钢笔,递给了王山,王山拿着钢笔闭上了眼睛,他在幻想,幻想自己死之后的模样,会不会有人嘲笑自己,会不会有人记得自己。

   王山睁开眼睛,笔出如龙,在协议书上写了他这一辈子就难下笔的两个字''王山''

   赵明健收起协议,拿回自己的钢笔说道“你可以继续上学了,有任务我会联系你,你现在安全了,我走了,再联系。”

   赵明健说完话就走了,外面下着大雨,赵明健走在雨里,他在想自己把赌注押在这个小屁孩身上值不值,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孩子不应该做替罪羊,不应难一辈子呆在牢里。

   王山呆坐在奶茶店里,他不知道自己刚刚签的哪个协议意味着什么,可能意味着自己马上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也可能意味着死亡,王山掏出电话打了过去,这个电话是打给了李明,电话响了好久,貌似没人接,王山刚要挂掉,电话突然接通了。

   “喂,山子,大半夜的你咋了?我刚睡着,有事啊?”

   王山刚才有一大堆话想和李明说,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想了想说道“明早过来接我,我要上学了,事情都过了,孙甜甜死了,马野那边估计也不会在难为我了,赵子龙他爸也找我谈了,都没事了,可以上学了。”

   “哦,这样啊,可以,可以了”李明那里爽快的答应了,答应王山明早过来接王山,挂了电话,王山就出了奶茶店,奶茶钱赵明健给过了,王山借了个雨伞,无奈外面风太大,雨伞根本不行,王山又给送了回去。

   大雨滂沱,街道上已经没了人,王山拖着身子走在路上,有出租车停在他身旁,他却理都不理人家,王山走到一处公交车站的遮阳罩下,点了支烟,烟点燃的一瞬间王山看见了自己的未来,有两个,一个是自己穿上警服,上了领奖台,好多领导表扬自己,第二个王山被人发现是线人,被弄死扔到了海里,自己飘啊飘,一直被鱼出掉,都没人找到自己。

   烟燃尽,已经烫到了王山的手指,疼痛把王山拉回了现实,王山普通一下跪倒,抱着头大叫“妈,妈,妈,我想你了,你在哪,儿子不孝,闯大祸了………你打我我吧!”

   王山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旅店,只知道有人把自己抱上车,自己晕倒在大雨滂沱的夜里,公交车站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