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山搂着张宇二人进了王山的屋子,张宇把东西往床山一扔,左右看了看说道“山哥,你以后就住这了?这也忒不像话了,不行,你的想个办法离开这,学校多好啊,美女如云,尤其是关琳琳,真真的一个好看,方文都一看见关琳琳眼珠子都直了。”

   王山叼起烟,点上扔给了张宇一根说道“操,你以为我乐意在这啊,现在没工夫研究美女,说说,你在学校都听说啥了。”

  张宇想了想说道“你还别说,你在学校算是出名了,对你有两个版本的故事,第一个是官方的说法你得了不治之症,暂时休学,第二个,就是开学第一天,你把三零二集体那些学校霸王集体干翻,他们找人把你废了,你现在在医院生死不明,就为了你这版本,我差点没集合小伙伴,和三零二哪些老大开战,后来方文都把你的事告诉了我,我才知道你出这么一档子事,也难怪,这事,放谁身上,都不好过。”

   “不过,学校还有一个传闻,是你为了关琳琳,才和三零二开战的,说你对关琳琳爱慕已久,关琳琳说你要是能把三零二干翻了就和你好,这事别人信,我可不信,咱俩,谁不知道谁啊,自打小学你为了咱班那个花,让校长当众损了一顿之后,我还没见你对那个女的比她还上心。”

   王山看了看张宇,摇了摇头想说啥有噎回去了,叼着烟思考了良久说道“小宇,你给我办一件事,你只去给我买一身风衣,再买个帽子,墨镜,我一会要出去办点事,我得装扮一下。”

   张宇一掏兜,说了句“比脸干净,买个六吧。”

   王山从兜里掏出三百多,扔给了张宇“我就这么多,看着买吧,你现在就去我等着用。”

   张宇接过钱看着几本都是十块二十的,知道是王山这些年存的,没急用他不会拿出来,看来是下了血本了。

   拿着钱张宇就出了门,王山透过窗户看着张宇的身影低估了一句“孙甜甜,我知道你没走远,等我,一定要等我。”

   而赵子龙在把自己老爸电话给了王山之后一只觉得放不下心,就在没人的时候给自己老爸打了个电话“喂,爸,我,我小龙,那个什么,王山给你打电话没有啊?”

   赵明健电话里没一点好气“我跟你说多少遍了,这事触犯到法律,我不告诉过你吗,别和这小子在来往,当心吃不了兜着走。”

   赵子龙对着电话叹了口气“爸,他是我兄弟,这事我没法不管,你就说吧,你们想把他怎么样?”

   赵明健笑了笑“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保护起来,这件事我跟你说牵扯很多,他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说不重要也不重要,那要是说重要,也比天还重要,这么和你说吧,他要是死了这件事就和他没关系了,可他要是不死,孙甜甜一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么他最终只能当这个替罪羊,因为这件事必须有个交代。”

   赵子龙炸了,对着电话狂吼“交代,你跟谁交代,那张卡不在王山身上,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可你们为什么非要把这件事死死绑在他身上,为什吗?为什吗?”

   赵明健挂掉电话,说实话他的心情久久也是不能平复,他已开始只是以为是一次重大盗窃案,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牵扯各方势力,他很难办,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动王山这颗棋子做活棋,让大家都宽心,让自己堵心。

  A更)Y新最快7上D酷U匠网

   王山站在窗前看着梁师傅正在练着工夫,在房间也学着练了起来,虽然动作生疏,可也有些模样,王山正练着,电话响了起来,王山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不是赵明健的,这是谁给子打电话呢?

   王山接起电话,沙哑的声音问道“喂,你找谁?”

   电话那头是一个女的的声音,很慌张,急急忙忙的好像没时间介绍自己只对王山说了句“来码头,他们要杀甜甜。”

   就一句,电话就挂了,王山皱着眉头,脑袋飞速地转着,他在想三件事,第一件事,刚才打电话的女人说的是真是假,第二件自己该不该去救孙甜甜,第三件事,这会不会是个圈套。

   王山想到了李明,他知道李明有时候脑袋还是很灵光的,至少有些见解很灵光,于是拿起电话打给了方文都,良久方文都接过电话“喂,山哥,上课呢,操班主任的课,能换个时间打给我吗?”

   “换个鸡毛,快去找明哥,你把电话给他我又是跟他说”王山很急,根本没时间和方文都废话,方文都没挂电话,打了声报告说道“老师,我爸给我打电话,说出车祸了,让我赶紧过去,否则我恐怕见不到他了!”

   “快去,今天不用上课了,你爸什么时候出院你什么时候再来上课吧!”

   老师说完方文都就跑出教室,一出教室方文都就对着电话大骂“王山我告诉你,你要给我整没用的,我弄死你,我把我吧都诅咒了,你说吧找明哥啥事。”

   王山想了半天说道“孙甜甜要被杀了,现在在码头,我想明哥给分析一下,这事我去还是不去,还是让龙哥他爸出马?”

   方文都呵呵呵呵傻笑了几声,对着电话大叫“这事我他妈咋知道,这种事明哥最擅长,你找对了,我现在就去找他。”

   电话依旧没挂断,只听到方文都的跑步和上楼的声音,良久方文都大喘着气敲门“报,报,报告。”

   “进来,同学你找谁啊?”

   老师问了方文都一句,方文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了句“我找李,李明。”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找李明什么事啊?”

   老师挺事多,李明说了句“老师,他是我表弟,可能出事了,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良久李明拿着电话对王山说道“山子,你咋滴了,这鸡毛蚊子说个事也说不囫囵,说吧,哥给你分析分析。”

   王山把事情的原委和李明说了,李明听完有点乍舌,说道“这事吧,你这么样啊,你先去码头,我和龙哥小猛蚊子一会就过去,你先踩点,别干傻事,等我们过去,你再给龙哥他爹打电话到时候,就算咱们不行了,警察也很快给咱们撑场子,就这么办了。”

   王山挂了电话,看着张宇拿着衣服回来了,王山打开门张宇把衣服往床上一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一个破风衣,要五六百,我跑了整个老街,最终一百五拿下,这条裤子五十,这双鞋五十,你是二百五,给你剩下五十。”

   王山拿过风衣比量比量说道“你才二百五,东西不吃了,我有事的先走了,你没事回学校吧,等一切安好了我就回学校,到时候一起嗨。”

   张宇往床上一躺,口中骂了句“忘恩负义,刚给你跑完腿,这会卸磨杀驴啊,说吧那野去,咋周,兄弟不配和你一起去啊?”

   “得,等我换完衣服咱一起走着”王山本想用这身衣服晚上会会赵明健时候出去你,没想到,赵明健那里没什么大风大浪,孙甜甜缺无风起浪。

   王山穿好衣服,问了句“咋周,你山哥我像小开不?”

   张宇看着王山穿成这屌样笑的合不拢嘴,笑着说“不像小开,像老K,你说你这衣服你也撑不起来,要鸡毛啥样,穷得瑟。”

   王山叼上烟,一挥手“兄弟,走着。”

   张宇后面附和“大路朝天,兄弟搭肩,走着。”

   来到旅店门外,梁师傅看王山这身打扮就是道王山要出门,老孟拦住王山说道“前路风雨飘摇,小兄弟万事多加小心,记住人心思量,有时候一个错的念头,可能你就会和我一样。”

   王山点头,拜别了梁师傅和老孟,带着张宇带了个车就朝思明区码头而去。

   梁师傅看着老孟问了句“你说,我这徒弟收的如何?”

   老孟点头笑着说“不错苗子很好,这样的人不适合做生意,却很适合练武,以及拉帮结派,我能看到这孩子长大之后思明区肯定会有他一席之地,不,是他说了算!”

   李明那边已经将赵子龙张猛集结起来,几人一听孙甜甜出事了,想到王山已经去了就打了车往码头赶去,而此时孙甜甜被捆绑在码头一处废弃仓库里,浑身是伤,嘴巴用胶带封住,眼睛被布条遮住,看上去十分狼狈。

   孙甜甜旁边一个小年轻的踢了她一脚骂道“死丫头,嘴就是硬啊,让你硬,卡呢?操,卡整哪去了,你是不知道这关系到多少人生死,别以为你后台能保你,妄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