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山把孙甜甜抱到客厅的沙发上,孙甜甜哽咽着,死死的抱着王山哭着说“我害怕,他们要杀了我,不仅是我,他们也要杀了你,是我害了你。”

  王山拍了拍孙甜甜的后背,抚摸着孙甜甜的秀发,说道“没事,多大点事,我命硬着呢,他们没那么容易杀死我。”

  孙甜甜起身拉着王山来到床上,二人是一夜缠绵,王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再醒的时候,孙甜甜已经走了,留了个纸条:我走了,忘了我吧,找一个比我好的女孩过一个平凡的生活吧。

  王山看着纸条久久不能平静,点上烟从裤子里拿出手机发现现在是早上六点钟,王山穿上衣服出了门,在路边吃了点东西,之后给方文都打了个电话。

  “喂,蚊子,事情咋样了?”

  方文都那边估计还没睡醒,骂了句靠,说道“你躲着你的,这边有点乱,等事情平息了,你再出现,现在你不能出现。”

  王山挂了电话,回到旅馆,梁师傅起的比较早在门口锻炼身体,老孟和一个老头下着棋,见王山回来老孟问了句“小兄弟,昨晚那女的……”

  王山愣了一下,心说你不是睡着了吗?咋还知道有人来了,王山回了句“一个朋友,咋周,你感兴趣?”

  老孟笑了笑“我可不感兴趣,对了,有个叫张宇的五点多来过,说是你兄弟,找你。”

  王山皱着眉头,心里不是滋味,张宇咋知道我在这里呢?那我在这里岂不是不安全了!

  梁师傅走了过来看着王山点了点头“山子,你别担心,你在这里很安全,没人知道你在这里,这里没有你的入住资料,什么都没有,放心好了。”

  王山回过身,知道梁师傅想必知道自己昨晚出去的事情了,对梁师傅说道“对不起师傅,昨晚我是出去了,而且还是和害我的那个女人出去的,让师傅担心了。”

  ¤酷》匠"网《$唯Y一0正Mj版、,J其他A6都…Y是盗wG版

  梁师傅摆手“你有你自己的决定,我不便干预你的事,但是你既然拜入我的门下,就要懂我门规矩,不做背信弃义之事,不做贪财好色之徒,不做落井下石之人,你可懂了?”

  王山点头“师傅说的我一定牢记,可眼下真是愁人了,我这闹心啊。”

  老孟在一旁大叫一声“将军,哈哈没路走了吧?”

  对脸的那个老头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此一将,并非死棋,你且看我大难不死,涅槃重生。”

  王山听的愣了一下,心理暗自窃喜,老孟原来是在暗中点播自己啊,看来经历过大事的人,心智就是不一样啊。

  老孟对面的老头,站起身来看着王山说了句“小兄弟,万事不可急躁,总有化解之法,你要细心观察,便可求的一丝生机。”

  “谢谢老先生指点,王山已经明白了”王山点头知道老先生是话中有话,梁师傅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的给王山,说道“这是拳法要诀,你先拿去熟背于心,等一切安好,我在仔细教你,现在这种地方也不适合,你呢,心事压身,也不一定有心思学功夫。”

  王山拿着册子,回了房间,他没心思研究功夫,现在他就想找到孙甜甜把事情问清楚,而王山又不敢去找她,王山想到了赵明健,他觉得应该见一见这个警察局长,王山要有自己的后援,他不想两面为敌。

  王山拨通了方文都的电话,方文都电话里没好气的说道“山哥,你能不能一大早上的不一会一个,一会一个电话的,我的好梦都让你给搅了。”

  “别叽歪叽歪的”王山打断方文都的话,问道“龙哥呢,让龙哥接电话。”

  方文都大叫“龙哥,小祖宗找你,别睡了,起来嗨!”

  良久电话里传来赵子龙的声音“喂,山子啥事?这一大早晨的,不会是被人追杀了吧?没事,那个旅店不行,哥在给你安排一个好地方,你去不去寺庙,要不做和尚去,他们肯定找不到你。”

  “做个六和尚”王山老大不愿意的问道“你爹电话多少,一会给我发过来,我有事找他,我这么躲着不行,我得去找一个大部队保护自己。”

  “得得得,你别激动,一会短信发给你”赵子龙知道自己玩笑开过头了,赶紧挂了电话。

  李明一旁玩着手机,看见赵子龙挂了电话问道“龙哥,山子想咋滴。”

  赵子龙伸了个懒腰,把电话扔回给方文都,笑着说道“山子要找我爸,让我爸给他当挡箭牌,这小子聪明过了头了,这招在古时候就叫什么来的,对叫暗度陈仓。”

  张猛骨碌一下坐了起来,大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山子好计谋啊。”

  李明冷哼一声“好个屁,他这是没路走,开山撅路,那山是好开的?瞎闹。”

  赵子龙也抓头了,问道“那我这电话号码给不给他?”

  “给,不给王山就没活路了”李明若有所思的说了句,方文都一旁打趣,说道“猛哥昨晚山三点多回来的,跑哪玩去了?”

  张猛抄起自己挂在一旁的臭袜子扔了过去“玩个六,老子昨天跟马野商量对策去了,喝了点酒,现在脑袋还嗡嗡的,马野说了,老刘一直在找孙甜甜,压根就不相信王山有卡的事,但是眼下找不到孙甜甜和她的组织,只能找一个替罪羊,先把事了了,在做后续打算。”

  “别墨迹了,蚊子把电话给我,我把号码给山子发过去,出这么大个事,警察不管谁管,赶紧的。”

  方文都把电话又扔给了赵子龙,赵子龙想也没想就把电话号码发给了王山。

  王山见短信发了过来,心有了底,电话播出,良久电话那头赵明健接起电话“喂,哪位,我是赵明健,你找谁?”

  “赵局长,是我啊,我想找你说点事”王山用沙哑的嗓音说了句,王山的特殊音质,赵明健记忆犹新,忙说“好好好,你想明白了,这样我开车过去接你,你在哪呢?”

  王山笑了笑,说道“中山路有一家二十四小时的奶茶店,今晚十点,咱俩见一面,商量一下,以后的对策。”

  赵明健连说了三声好,之后挂了电话,朱志龙在一旁看了看赵明健说道“老哥,我这一大早上就跑你这里来,你昨晚上给我打电话说有发现是什么?”

  赵明健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有发现,通缉令没下来,不过,上面已经对此案作出明确指示,此案被命名为二二零年独特大盗窃案,上面已经重视起来,放心很快就有眉目了。”

  王山关了电话,靠在床头,想着晚上要和赵明健谈些什么,他要不要和赵明健说自己已经见过孙甜甜,还是说卡的事。

  王山正想着,忽然老孟在外面大叫“小山子,有人找。”

  王山一愣,赶紧起身撩开窗帘,发现外面没什么人,他不敢出去,怕是找自己的人把老孟威胁起来,诱自己出去,王山走到门口耳朵贴着门听,想听一听有没有什么动静。

  半响老孟见王山没出来,以为王山睡着了,又喊了声“是一个叫张宇的,你见不见,就他一个人。”

  王山砰的把门一开,一边跑一边喊着“小宇,你咋来了,可想死我了,你没事了吧。”

  张宇看见王山也很是激动,跑过去抱住王山,吼了句“山哥威武,我早没事了,就是我妈,他不让我出门,我是跟方文都打听到你的,我还请他吃了顿饭呢。”

  王山心理骂了句死蚊子,你就这么把老子卖了,张宇抱着王山手里拎着酒鸡爪子肠,一些吃的问王山“山哥咋周,喝点,我这可是偷我爸的钱买的,我爸的小金库,这可是冒死正点钱,就为和你大醉一场。”

  王山一啦张宇,脸上幸福洋溢,说道“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走喝着。”

  张宇脸上都笑开了花,他这辈子啥没有都行,就是离不开王山这个大小穿开裆裤玩到大的兄弟,张宇说过,你王山永远是我大哥,有人要揍你,我也先当着,因为,我们是兄弟!你永远是我大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