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梁师傅看着王山拿着手机摇了摇头,走出门看见老孟先是一愣,后笑了笑说道“孟老弟,房租缓一缓,我现在手里没那么多,你也知道我的徒弟都不太争气,所以……”

  老孟走到王山身边扶起王山,拍掉王山身上的灰尘,看着梁师傅摇了摇头说道“没事钱吗无所谓,你有了就给,没有就不用了,同是落难人,何必还要互相挤兑。”

  梁师傅一抱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孟老弟太客气了,这小兄弟火气太大了,我这把老骨头可有点吃不消了!”

  王山吐了口嘴里的污秽看了看梁师傅问了道“咋周,听老孟说你会功夫?还咏春,真的假的,不会是卖艺的假把式吧。”

  “哼,无知小儿,懂甚”梁师傅听到把戏俩字一脸的不高兴,看了看王山说道“我师传正宗咏春拳,十岁拜师,十五岁游历,二十五岁开武馆,三十五岁有所成,五十岁与人比武,虽败犹荣,你知道打败我的是何人,是刘加贺,他学习的是霍家拳。”

  王山在一旁嘀咕“败就败了,还虽败犹荣,不知廉耻的老头。”

  粱师父眉头紧皱,要出狠话,老孟一挥手制止了,拍了拍王山说道“小兄弟,你是截然不知,这霍家拳从不外传,可你知道刘加贺为何会?因为他就是霍家人,他是被逐出师门的,他好高骛远,到处踢馆,最后死在霍恩久手里,是梁师傅和霍恩久一起打败的他,那场比武我也在场,梁师傅被打倒了,可他为了武林虽败犹荣。”

  王山错愕了,他能幻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一个高手,虽然败了,可他至少争取过,他为自己心中的武林恩仇争取了。

  王山把手机揣回兜里,对梁师傅鞠了一躬,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啊梁师傅,我不知道,我以为,真不好意思,这样,您肯定没吃饭,这顿我请,你想吃啥,我给你买去,对对对,我不能出去,让老孟买去。”

  梁师傅点了点头,心中暗自高兴,孺子可教也,于是便说“孩子为何沦落于此呢?”

  王山叹了口气“别提了,这事说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我被各路追杀,被朋友安排躲着,那里都不能去了。”

  “哦,看来你小小年纪遭遇却不凡,实在是看不出啊。”

  说着梁师傅就朝旅店门外走去,老孟看了看王山说道“小兄弟,这梁师傅的咏春可是一绝啊,你要听我的拜他为师,有身功夫,那以后的路可就好走多了。”

  王山恍然大悟,梁师傅还没走出门去,王山扑通跪地,当的一个响头,大叫“梁师傅,收我为徒吧,我叫王山,给师傅磕头了!”

  梁师傅又没回只是挥了挥手“不成,我不会再收徒弟,你起来吧。”

  梁师傅心里很想收王山为徒,他从王山眼里看出一丝王者之气,其中混杂着狼性,这样的人要是在古代不是大将军,也是一方诸侯,天地都盖不住,他要称王称霸的气焰。

  王山没起来,头也不抬就在那跪着,老孟看着站在门口的梁师傅说道“梁师傅,你就是他一个吧,您的那些徒弟,现如今有几个真正还惦记您,这小兄弟我感觉人不错,以后您真动不得了,身边也好有个人啊。”

  梁师傅回过头来表面上不太愿意心理却是很美,对王山说道“你可以起来了,我可以收你为徒,可以将我毕生所学都传你,可你要答应我,不论何时你都要记住我是你师傅,你明白了吗?”

  *☆更新_最快上h$酷m匠网

  王山起身回了句“是师傅。”

  老孟在一旁笑着说道“得了,您师徒俩先聊着,我去弄点酒菜,晚上咱喝点,为庆祝梁师傅收了个好徒弟,也为咱这小兄弟拜了个好师傅,咱庆祝一下。”说完,老孟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王山掏出烟递给梁师傅问道“师傅抽烟吗?”

  梁师傅接过去王山给点上,笑了笑把王山让进了自己的屋子里,梁师傅的屋子里很简陋,就一个木桩,其他的人什么都没有不过很是干净整洁,王山暗自发誓有一天必须给师傅弄一个大院子,让师傅每天都开开心心。

  梁师傅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王山笑着说“咏春拳不像别的拳,咏春的拳术套路主要有小念头、寻桥和标指三套拳及木人桩。基本手法以三傍手为主,还有挫手、撩手、破排手、沉桥、粘打。主要步型有四平马、三字马、追马、跪马、独立步等。它是一种集内家拳法和近打于一身的拳术,要求手、腰、马、心、意、劲整体合一。强调以“心”指挥“意”,以意引导手、腰、马运动,从而形成整体合一。它立足于实战,具有招式多变、运用灵活、出拳弹性、短桥窄马、擅发寸劲的主要特点,以大闪侧、小俯仰、耕拦摊膀、黏摸荡捋、审势记牢、曲手留中为手法,以搭、截、沉、标、膀、腕指、黏、摸、熨荡、偷、漏和“二字钳阳马”的身形步法为标志。这些就是咏春的基本拳路,不过李小龙结合咏春短处创造了截拳道,可我更佳觉得咏春有短处可也有长处,你确定要学了吗?”

  王山点头,虽然他听的一知半解,可还是觉得厉害,电影里叶问那般厉害,自己要学会了,看谁敢在和自己炸刺。

  梁师傅看了看王山眼珠子溜溜直转就知道王山的心思,端起一旁不知道泡了多久的茶水杯喝了口问王山“你为什么要学功夫?”

  “我觉得很厉害,像电影里叶问那样,呵呵哼哈”就这样,多厉害,我也想和电影里叶问一样厉害,王山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梁师傅笑了笑,站起身来到木桩旁,打了一套桩,王山看的眼花撩乱,梁师傅让王山也试试,王山早就跃跃欲试了,上去试了两下,第一下出手第二下被木桩打了一下,疼的王山直咧嘴。

  “这大桩呢,是入门必学的,这桩就好比是人,眼线你根基不稳,自然会吃亏,你要想打好桩就必须苦练半年平马,下盘稳了,自然上盘不会跟着乱晃。”

  就这样王山开始和梁师傅学起了咏春,晚上十点梁师傅累了要休息,王山才肯放过,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灯被吓了一跳,他最想见却又不想见的人出现了,孙甜甜。

  王山指着孙甜甜问道“你咋进来的,你咋知道我在这,不是你把我害惨了你只懂吗,我现在有家不能回有学不能上,躲在这破地方,不知道我多闹心吗?”

  孙甜甜也不说话起身拉着王山就往出走,王山只好跟着,到了柜台王山发现老孟居然睡着了,王山心理就砸吧嘴,这样的也能看门,贼进来都不知道。

  孙甜甜把王山带到了一处平民楼里,拿出钥匙打开门,王山就被拽了进去,一进去孙甜甜就吻了过来,王山措不及防,一下子推开了孙甜甜,骂道“死婊子,你要干嘛?你害老子不够惨是不是?还来这套,老子还上当吗?说吧找我啥事?”

  孙甜甜扑过来抱住王山,她已经哭了,哽咽着对王山说“我是偷偷跑出来的,他们不让我出来,我太想你了,对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这并不是我自愿的,他们故意设的局,为的就是你做替罪羊,替我死,我不想你死,因为我爱你!”

  王山看着孙甜甜哭的撕心裂肺有写心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推开孙甜甜问道“卡呢?卡在哪?我给警察,不我给黑道,不我给谁啊我到底。”

  孙甜甜的吻又一次堵了上来,王山这一次没拒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