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换地躲着

  上了车,不久就来到了思明区最下层的一个地方,这地方是个废弃的开发区,曾经一度风光,可怎奈开发商撤资,现在这里变成了,鱼蛇混杂的地方,给式各样的KTV酒吧林立,小姐舞女混混什么人都有。

  王山一看李明把自己带这来了一阵不解,下了车看着赵子龙问道“龙哥,给我整这来,蚊子咋办?”

  张猛走过来拍了拍王山的肩膀说道“没事,你不知道蚊子的家世,他爷爷是军区的干部,他爸爸是整个Z市最大的地产商,别说别的,就说蚊子一个电话,他家的俩老子能为了蚊子把思明区翻了你信不信。”

  “咱就不说他爷爷,就说他爸,没点道行能控制整个Z市的地产界,别管事黑道白道,他爸要是一哆嗦,今年整个Z市的各级领导年终奖估计都没了,还有黑道的俸禄估计也泡汤了。”

  王山听张猛这么一说反倒放心了,这方文都看着不着四六没想到背后家世挺霸道啊,不说他爸,他爷爷一纸令下估计就回是军方介入,谁吃了豹子胆敢跟中国人民解放军过不去啊!

  李明看了看王山在思索着什么把赵子龙扯到一边“龙哥,咋周,这小子咱真一只护着了?别到时殃及了咱们。”

  赵子龙也是若有所思,拍了拍李明笑了笑“你怕了?你不记得当年你被人家追杀躲我家多一个多月的时候了?即然认识做了兄弟,那就别怕,没事,大不了找蚊子他爷爷出马。”

  赵子龙点了点头,转过身叫了声王山摩托车停在一边,之后就带着路进了一个小旅店,开了间房,几人把房间打扫了一下。

  李明看这憔悴不成模样的王山说了句“没事,这旅店我以前照着的,老板人还成,想吃什么叫老板给你出去买,你就别出去了,万一有人认出你来,到时候可真不好办了。”

  王山点点头,张猛靠在门口叼着烟,说了句“山子你真不知道孙甜甜在那吗?你要知道赶紧说了吧,遭这罪,这丫头这不害你吗,还有他们说的卡你不会藏起来了吧。”

  王山点了根烟坐在凳子上,叹了口气说道“我把你们当兄弟,就实话实说了吧,卡我真不知道,就算弄死我我也不知道,卡肯定还在孙甜甜那,我和孙甜甜也就认识一天,那天被马野追杀,我就躲到孙甜甜家里了,谁知道出了这档子事。”

  赵子龙走到王山身边安慰道“没事山子,你先躲着,这事我们先去办,学校那边已经给你请完假了,这个学期不用上都行,校长特批,你明哥办的,学校的事你明哥好使,他爸是思明区教育局的,眼下就是找孙甜甜,马野那边我也跟他说好了,他不会再追究以前的事了,现在不是打架斗殴的事,是关系到思明区以及我们触碰不到的一些势力的事,有点繁琐,反正你不能露面。”

  李明招呼了赵子龙张猛二人告别了王山走了,王山现在如老鼠一样躲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躲着,难道他们真以为哪个东西在我这里,显然不可能吗,可为什么要躲着呢,在抽完了半盒烟后王山明白了过来,孙甜甜找不到了,现在整个事件的苗头都指向自己,自己不躲着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王山躺在床上睡着了,他不是身体累,是精神累,迷迷糊糊睡到了晚上,肚子饿的胃疼,把王山叫醒了,王山下了楼,旅店老板看王山下来了要出门赶紧拦住“小兄弟,阿明可嘱咐我了,你不能出门,有啥事你说我给你办去。”

  旅店老板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有点秃头,说着一口南方人的话,王山有点好奇,问道“您是那里人啊?听口音不是本地的吧。”

  老板呵呵一笑,饶有兴趣的看着王山说道“我是福建人,你叫我老孟就行,我是三年前躲债跑这地方来的,不敢说曾经,那时候我也辉煌过,我那时候身价十几亿,可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个这样的下场,人啊要懂得起落,今日你遭了难,明日没准你就飞黄腾达了也说不好。”

  王山明白了老孟的话,转头回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了两步王山想起了什么,问老孟“我隔壁住的是什么人,感觉有打斗声,还有我饿了,给我弄点饭来吃吧。”

  N}酷1N匠nG网◇☆永久p¤免0!费p}看◇小E说

  老孟出了柜台,看着王山的背影,说道“你隔壁住着一个练武的老师傅,六十多岁,姓梁,以前开武馆的,交咏春拳,后来和别人比武败了,就躲到我这里一躲就是两年,每天除了在房里练功,就是下楼和门口的几个老头下棋,你别招惹他啊,他脾气不好的,我去给你买盒饭,一会给你送去。”

  王山慵懒的回了句“哦,我知道了,他只要动静不是太大我绝对不和他干,别给我正素的,我要吃肉。”

  王山回到房里,隔壁砰砰砰的打击声又传来了,王山点了根烟,有趣的听着,心想,这老头挺有精神啊,还咏春,叶问啊,有意思。

  赵子龙李明张猛三人回到学校,三人窝在寝室里,因为方文都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孙甜甜是特工,这是方文都爷爷告诉方文都的,方文都就是因为查了这件事,才被绑起来打的。

  方文都一手捂着脸一手揉着腿看着赵子龙问了句“龙哥你爸管不管抓特工啊?”

  赵子龙看到方文都这吊样,止不住笑了笑,回他说“抓,抓个六,特工,你能抓住啊,来无影去无踪的,你以为她们被训练出来,就是逗闷子的,显然吗,是干大事的。”

  李明在一旁安慰方文都“蚊子,别难过,谁也没想到那个妞是特工,你查她被人抓也不冤枉,要不是一个特工,这事也不一定搞出这么大动静,我估计现在他们就是拿王山做替罪羊,还有他们可能是拿哪一段录像威胁什么人,这事太严重了,我不参合了。”

  张猛回手一冰红茶瓶子扔在李明脑袋上,嘴里喊着“王山啊王山,你要做替罪羊了,哥几个救不了你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方文都也跟着大叫“山哥啊山哥,蚊子我为你的事差点没让人打死,您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惹了这么大个事啊!”

  四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王山的事,可王山此时正一脸闹心之相,因为隔壁房间砰砰砰的声音一直没完没了,自己连吃饭都没心情了。

  王山把筷子往桌上一摔,骂了句操,站起身扯开房门就去敲隔壁的房门,当当当,当当当,半响过后也没人开门,王山对着门内大叫“开门,草,有能干你开门,有没完了,你不累啊,我去一个多小时了,你疯啦!”

  王山大汗的确好使,自己隔壁房间门没开,反倒别的房间门都开了,一个个脑袋惶恐的看着王山,以为王山是干嘛的呢,老孟匆忙跑了过来,见王山还在踹门,赶紧制止“小兄弟哎,你咋不听我的呢,你别招惹他呀,这样,一会我给你换房间,你别惹他了。”

  “砰”房门开了,一个老头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王山一看有人开门,把老孟一推,上去就是一脚,老孟在一旁哎呀一声,王山的一脚空了,反过来是自己被一脚踢飞,装在身后的墙上。

  王山扶着墙站了起来,指着屋里的老头骂了句“卧槽,你练过,你牛逼。”

  说完这话王山自己笑了,这老头是练过啊,老孟告诉自己来着啊,自己一冲动,后果当然是自负了。

  老头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是一个小孩,笑了笑说道“鄙人姓梁,咏春门徒,不才有辱师们师傅传承之功夫,虽败,却不懦弱,如今苟活于此,只为思过,向师父的在天之灵悔过。”

  “卧槽,你这老头,我你妈我弄死你,叮咣的,没完没了的。”

  话音落,王山站起身又上去一脚,老孟在一旁大叫“梁师傅,轻点,他还是个孩子。”

  “砰”王山又被踢飞出来,这一脚有点重,王山站了半天也没站起来,王山看着屋里的老头骂了句操,之后掏出电话大叫“你等着,我他吗摇人,你给我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