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就躲着了

  车子将王山,方文都带到思明区一处郊区一个瓦房链接的村子,夜深,连个路灯都没有,方文都拿着手机在前面照亮,王山在后面跟着,不久二人来到了一处院落,里面是一处三间瓦房的大院。

  王山看了看皱着眉头问方文都“你这,你这大农村啊?我去,我都不知道思明区还有这样地方!”

  方文都没理王山,自己掏出钥匙打开大门,看得出这院子很久没人来了,杂草丛生,蜘蛛网这里挂一张,那里挂一张,王山捡起一根棍子打来打去。

  方文都回头把门关上,看王山在那打蜘蛛网,啧啧啧,吧嗒吧嗒嘴说道“我说山哥,你跟个蜘蛛网叫啥劲啊,进去吧,我买点东西吃去,村口有个小卖店,你喝酒吗,要不正点喝两口。”

  王山把钥匙接过来,屋门被打开,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房梁上还随着门被打开落不少灰尘,王山用手捂住口鼻,进了屋,打开灯,几只耗子见人进来呲溜溜转进洞里,在洞口看着两个不速之客。

  方文都看着王山,这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就知道,这屋里估计人要是住一晚山肯定不好受,站在门口就跟王山打了个招呼去买吃的去了。

  王山看方文都连屋都不进踢了一脚门,方文山已经没了影子,王山在院子里找了个大扫把,把屋里屋外扫了个干净,毕竟王山不知道还要在这里住多久所以没办法,必须先把自己住的地方弄干净。

  一切安顿好,方文都抱着一大堆吃的回来了,看见王山堂在炕上,把东西往炕上一扔,说道“山哥,小卖部里打牌,这屋我是睡不了,我去看打牌了哈,还有刚给你买了个电话,号码我存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啊,我去把电话钱赢回来去,死老板娘,一个破诺基亚要我二百大洋,今晚上必赢回来,我走了你自己吃吧!”

  方文都走了,去赢他刚刚花二百块钱给王山买手机的钱,王山知道这只不过是个幌子,方文都并不是差那二百块钱,他是不甘心住在这里,也更加海派被人堵到屋里。

  王山叼起了烟,他手里捏着电话,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想给妈妈打一个电话,想听妈妈叨咕自己两句,可是他又不敢打,他怕妈妈知道自己的事担心上火,在生了病。

  王山堂在炕上一根一根的抽着,啤酒喝下了三瓶,恍惚的睡着了,在王山睡着的时候只感觉一个女人的影子在自己身边晃动,王山以为在做梦,以为自己的妈妈在看自己睡没睡熟,过来看自己被子盖好没盖好,怕自己感冒。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山感觉自己身边有个女人在哭,可是王山实在太累了,朦胧中感觉见过这女的,挺熟悉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王山向起来,可怎么也动不得,只听那女人一边哭一边说“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我连累了你,等这件事了了,我在来报答你!”

  说着便擦了擦泪水,女人走了,王山只感觉自己像做了个梦,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第二天,王山被方文都叫醒的,王山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心里骂了句,没人叫我我能睡一天。

  方文都看了看王山这一脸倦容就这道这小子多久没睡这么安稳了,方文都泡了点方便面,王山洗了个头,看见方文都在弄吃的问了句“就这么躲着?”

  方文都叼着个叉子,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咋周,你想去裸奔我不拦着!”

  王山没回方文都的话,见方文都把叉子插在泡面盒上的一瞬间,饿虎扑食抢了过来,方文都把边上一个凳子踢飞“王山,我干你大爷,赶紧吧泡面给我,我一宿没吃没睡,赶紧的,给我我给你说个好消息,不给我我就不告诉你了,关于昨天晚上那个女的,咋样有兴趣没?”

  王山忽然想起了昨晚上的那个女的,一下子来了精神,把方便面还给方文都问道“别蒙我啊,不然你这方画面可别想吃消停。”

  方文都把方便面往身后一藏,点了根烟回忆起来“昨晚上啊,我不是去打牌了吗,我怕有人跟来浴于是留了个心眼,就在小卖部花五十块钱雇了个收破烂的,给咱们看门,拿个收破烂的跟我说,后半夜估计两点了吧,有个女的来咱家了,不知道长啥样,但是个女的,骑摩托车来的,不知道干嘛的,那女的在咱门口转悠了半个小时吧,才进院子,那个收破烂的对咱这片门清,他躲起来,那个女的自然没发现,于是进了屋,也不知道你干嘛呢当时,要我有人进来早醒了,那女的在屋里呆了有十多分钟就走了。”

  王山看了看方文都疑惑的问道“会不会是孙甜甜呢?”

  方文都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踩灭了,看着王山语重心长的问了句“兄弟,说句实话,你俩是不是一伙的,要是一伙的,你俩就别演了,我赶紧撤,你脸也好比翼双飞,之后功德圆满。”

  王山点了点头,心想我要去找孙甜甜,这丫头非往死里害我咋滴,一回不行还有二回,二回不行还有三回,我跟她有啥深仇大恨,这一顿往死里害我。

  想到这里王山就要走,方文都一把抓住要走的王山“不是你干嘛去?你上哪啊?”

  王山急了,大叫“你松手,我让你松手,卧槽,你不说我俩一伙的吗,我现在就找他去,看看她到底想咋滴。”

  方文都一把抱住王山,情绪不比王山差,抱着王山嘴里说道“兄弟,兄弟,别冲动,现在黑白两道都找你,你敢出这里一步,第一你进警察局,第二你死无全尸,你自己选吧。”

  “卧槽,那我岂不是没得选?我选我自己行不行啊?”王山急了一拳打在方文都胸口,方文都差点没被打趴下,斜着身子站直了一拳还回王山胸口“行啊,你可以选你自己,除非你不要命了,你可以出去裸奔,说你是王山,警察在找你黑社会也在找你,多牛逼啊!”

  ☆更OB新‘K最快上h酷%匠网

  王山被打翻在地,大口喘着粗气,右手拳头紧握,使劲的砸了下地,口中骂道“我就操他妈,我咋滴了我,孙甜甜,你这个害人精你为什么害我!”

  方文都把王山扶起来,拍了拍王山身上的土,说道“一会龙哥要来,他知道你的事了,他或许能摆平一些事,一会我也要出去,你不是要找孙甜甜吗,我有办法,黑道白道都不行,咱们来无间道你看我能不能找到,这个传说中的孙甜甜。”

  王山噗嗤一笑“还无间道,你以为电影啊,我是梁朝伟你是刘德华啊,你以为咱们在这里演一将功成万骨枯呢,真有闹你。”

  “闹啥,我是去找私家侦探,去查查,看看有没有可能查到这女的在那,行了别乱跑你在这等着龙哥吧,我去办实事去了。”说着方文都就走了,留下王山一阵不解。

  方文都走后,大约半个小时赵子龙带着张猛李明骑着摩托车找上门来,王山很是谨慎的开了大门,好像是电视剧里一样关门时左右看了看,缩回头去,过了一会又看了看,发现没人才敢下一步动作。

  赵子龙从兜里掏出一把仿真手枪枪,看着王山比划比划,王山以为赵子龙还记仇,神色瞬间紧张起来,赵子龙知道王山上当了哈哈哈哈大笑“小样吧,给你防身用的,我爸那偷的,想真的不,听说是缴获来的,这东西我爸有的。”

  王山接过去,网吧常去,火线逆战什么的常玩,对枪也是了解,拿过来琢磨琢磨就明白了。

  张猛一旁叼着烟指了指三间大瓦房说道“山子你就是这地方啊?这地方好,一般人还真找不到。”

  李明看了看王山说道“山子,有时间换身衣服,你这衣服他们认识,别到时候让人看出来,躲也的有个躲的样子。”

  “对对对,明说的有道理,你这衣服不行啊,他们都认识,你要不这样你和小猛差不多,让小猛给你换的了。”赵子龙符合着李明来了句。

  张猛一边捂着自己衣服“卧槽,老子不换,老子这可是牌子,好几百一件呢,别闹啊!”

  而就在这时赵子龙电话响了,赵子龙接起电话看见是方文都的就按免提“蚊子你死哪去了,不听你叫唤我都不适应了,给山子买身衣服,他这衣服不行,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电话那边一顿嘈杂,之后就是方文都的大叫“别打我,我啥都不知道,别打了,龙哥救命啊,山哥快跑别在那呆了……”

  电话被那边挂断,李明看了看王山说了句“山子,别慌啊,没事,哥给你找一地躲着,肯定比这里强,龙哥带山子上车,去老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