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最新“章节,%上酷~匠网O…

  王山懵了,一说到孙甜甜就想起昨天晚上,慌忙的眼神中透露出不安,他却不敢看赵明健的眼睛,把脑袋一侧“我不认识,更加不知道什么卡,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回学校了。”

  赵明健看出了王山的心里,不仅如此,一个老警察看人的能力,还是有点把握的,他知道对于这么一个半大的孩子严刑逼供可定是子哇乱叫,于是心里有了主意,对王山说“好吧,你不知道算了,有孙甜甜的消息及时告诉我,这是我电话号,记住及时告诉我,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不是你能承担的,要是知情不报,你知道后果。”

  王山被吓得一颤,心想,这丫头犯法了,也没看出来呀,跟我不是有说有笑的,再说就她那四五不着六的样也能犯法,还能被一个警察局长搜捕?还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王山整理了一下自己被赵子龙抓的像爆窝鸡一样的头发“行吧,我看到她给你打电话,内存卡我真是不知道咋回事,我和孙甜甜不过就见过两次,她不可能这么信任我,把你们都当个宝一样的东西给我的。”

  赵明健嘴角一丝邪笑,没在搭理杵在原地的王山向办公大楼里走去,只留了一句话给王山“知情不报有包庇罪,后果自负。”

  王山看着赵明健走后,右脚猛的踢了一下警车车轮,口中委屈的骂了句“大爷,甘我啥事,你有能干找孙甜甜去啊,欺负我行!”

  赵明健回到局长室,一个人此时正坐在茶几前,茶已经凉了,他却连喝也没喝,看到赵明健进来赶紧起身“赵老哥,有眉目了吗?”

  赵明健摇头,却又点头,说道“有了一点点,线人说在一个女孩手里,那女孩现在找不到了,通缉令需要省厅下发,现在证据不足,没法申请通缉令,咱们现在只能找证据,最好找到那个女孩。”

  那个人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双膝蹭着地板爬到赵明健身边,眼睛已经全是泪水,哽咽着说“赵老哥,我身家性命啊,我就这么点家当了,这些年生意不好,我也就勉强维持,那成想出了这种事,您要是把这件事办好了,我朱志龙给您磕头了!”

  赵明健连忙扶起朱志龙,他知道这个年仅二十八岁的少年,如今遭了这事心里肯定受了很大打击,十七岁就在街边摆摊糊口,二十岁在档子里卖花椒面,二十五岁开了家超市,二十八岁超市兑了开了这家连锁珠宝店,一个二十八岁的人,脸上的沧桑比一个四十出头的自己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两鬓斑白的头发,更是在一夜间到了头顶,怎能让赵明健不心疼。

  “朱老弟,咋俩就别来这些了,当年我干小刑警的时候要不是你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你放心,这件事我赵明健就算把天捅个窟窿也给你查明白。”

  朱志龙从裤兜里掏出烟来,是那种市面上很常见的红塔山,他颤颤巍巍的放在嘴里,打火机点着烟,他深深深吸了一口,浓烈的烟雾呛的他咳嗽起来,不过这并没有阻止他继续抽下去,赵明健也从他那里拿过烟,两人连一句话都没有就那么抽,其实二人都明白,他们多希望烟抽完了,案子就破了。

  王山走出警察局,来到了公交站点,心里一个劲骂赵明健,王八蛋,你把我开车拉来你不给我送回去,老子就这点生活费,王山一边等车一边抽着烟,看见旁边有一家报亭,不少等车人都在哪里看报,王山也凑了过去,平常连电视新闻都不看的王山出于好奇打算去瞧瞧。

  王山从兜里掏出一块钱递给报亭老板“来份都市报,最新的,带爆炸新闻那种,糊弄人贴墙的不要。”

  报亭老板看了看王山,翻起了报纸口中说道“最近一期没有爆炸新闻,只有一个女星跳楼,上一期有一个爆炸新闻,你要不要,本县最大珠宝店被盗,你要不要?”

  王山一听脑袋轰的一下,双手一拍报亭的摊坂,给边上的人都下了一跳,王山顾不得道歉,大叫一声“就这个,给我找出来,快点。”

  报亭老板骂了句娘“小祖宗,你悠着点,我这摊可禁不住您这一下!”

  王山看了看报亭老板有些尴尬,一把抢过报纸,也不顾旁人咋看,拿着报纸来到一边路灯下,(都市新闻报:头版头条,我市最近发生一起特大珠宝盗窃案!其数额巨大,店主表示他前一天上的货第二天就被洗劫一空,警方介入调查,不过暂时没有任何线索,原因是珠宝店的监控设施被窃贼损坏,储存当日的监控录像记录内存条被窃贼拿走,警方已十万元现金为酬,悬赏知情人士。)

  王山看着这一条醒目的头版不由得乍舌,心里更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和孙甜甜有啥关系,她也参与了?不能把,她不要命了,还是为了找刺激!

  王山实在分析不出孙甜甜掺合此事的动机,索性不去想,这时正好车来了,王山上了车,前往学校。

  而一边在医院的张猛,李明,方文都也办了出院手续,本来王山也没下死手,俩人就是缝两针,医生给开了点消炎药,让回去别剧烈运动个把月就能蹦能跳了。

  王山坐着车漫,方文都带着张猛李明比王山先一步回到了三零二,一进寝室张猛看见王山的被褥气就不打一出来,提了一脚,伤口疼的他呲牙裂嘴,看了看方文都骂了句“蚊子,给他被褥铺上,别让咱山哥回来有炸刺。”

  李明老实了,躺在自己的床铺上,一声不吭,方文都把王山的被褥铺好,看了看张猛“那个猛哥,你饿不,我给你整点啥吃的去啊?”

  张猛捂着伤口大叫“吃个六,整点酒,在整点花生米鸡爪子啥的,不行了我需要麻醉,要不然我晚上估计能疼晕死过去!”

  李明嘴里不老实的说道“疼死过去,你哪点伤算啥,你看我这,我都没叫唤你叫唤个啥,给我也来点啤酒小吃,最好整点串,要牛肉的。”

  方文都安顿好张猛,李明就下楼去买吃的,王山拿着报纸回到了学校,看着学校的大门不尽的笑了笑,嘴里叨咕着,这都啥鸡毛事啊,真是无语了!”

  王山回到寝室门口,张猛一见到王山回来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卧槽,你能从警察局回来?你厉害,咋周山哥,有啥新闻要说啊?”

  李明一只臭丸子扔向了张猛,看着王山说道“别听他瞎叫唤,咋周,跟哥说说,出啥事了,警察抓你干什么?”

  王山一摊手“我那知道个四五六,估计和这报纸的内容有关你俩看吧,让我歇一会,这车给我做得,脑袋嗡嗡的。”

  张猛拿过报纸本来嚣张跋扈的气焰一下没了,转瞬间就是惨白的如纸一般的脸孔,李明见张猛这样以为张猛见了鬼,也下了床拿过张猛手里的报纸,他的面色瞬间不比张猛的差,张猛推了两步做到床上,李明忙扶住他。

  李明叹了口气,口中感慨着对张猛说“猛哥,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张猛瞬间炸了,抄起床头一瓶酒瓶子就砸在了地上,王山被下了一条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坐起身看着张猛问道“卧槽,你见鬼了,还是被这报纸里有鬼,你疯了?”

  李明拿着报纸摇了摇头说道“山子,你是不知道,这珠宝店是猛哥他舅舅开的,出这么大的事没告诉张猛,就怕张猛干傻事,她家人都知道猛哥爱惹事,可能就是这,才没告诉他吧!”

  王山幡然醒悟,原来如此啊,没想什么到还有这样一堆关系,王山看着张猛笑了笑说“猛哥,您别上火,这事得警察去管,咱们可不能乱,一乱就全不对头了。”

  这时门外方文都提着啤酒怀里抱着鸡爪子串烤肠,什么的回来了,在门口一个华丽的转身,脸上兴奋极了,大叫“卧槽,你们猜我碰见谁了?哈哈哈,我的梦中情人,关琳琳,我跟她说话,她对我笑,哎呦喂美死我了!”

  王山,张猛,李明三人同时骂出口一个字“gun滚~”

  方文都差点东西没人地上,慌忙中问了句“卧槽咋了?你们让人煮了吗?咋周?吃不吃了?”

  李明拍了拍张猛,看着嬉皮笑脸的方文都说“吃,吃个六吧吃,出这么大个事鬼能吃下去的了。”

  王山把报纸扔给力方文都,方文都把手里的吃的放下,报纸一摊,脸上也是难看之色,嘴里还骂了句“我凑,这谁啊,活拧了,卧槽这家店我家还有股份呢,我真是日了狗了!”

  就在方文都话音刚落,一顿嘈杂声声从楼道里传来,听声音能有个十来个人走路的声音,寝室的四人都眉头紧皱,李明嘴角抽搐,说道“山子,你惹啥人没有?这阵势貌似是往咱们寝室来的,蚊子,你他娘的是不是又惹事了?”

  王山和方文都都是一脸茫然,他俩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什么人能来,再说自己也没惹什么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