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我整死你,小崽子,给你脸了是吧?”赵子龙抡起钢管就要砸王山,王山也是怕了往后推了几步,赵子龙刚要砸一旁的李明唔嗷一嗓子“龙哥,他妈送我去医院,腿,我腿完了!”

  赵子龙没下手搀起李明就往楼下走去,寝室里已经醒过来张猛腾地站了起来“我靠,你什么来路?下手挺黑啊?说谁让你来砸场子的?大爷的能把我干蒙圈的你是第一个,我张猛长这么没服过几个人,你算一号,兄弟咋称呼报上名号,你我们三零二收了!”

  王山依旧用着用沙哑的声音说了句“没劲,我叫王山王山的王,看得起叫声小山就行。”

  张猛笑呵呵呵的走到王山身边,王山没防备张猛抡起拳头一下子周在王山的下巴上,王山被打的是眼冒金星,几乎没被打晕了,可是王山觉得,胜负未分出来,谁是王者还不一定,王山是真急了,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手里的刀子噌的一下亮了出来“狭路相逢勇者胜,今天你必须躺着,我必须站着!”

  “咋滴?我躺着你站着,笑话,我张猛可从来没怕过,生死看淡不服咱俩就干,被阴的滋味不好受吧!”张猛一脸阴笑,不屑一顾的看着嘴角溢血的王山。

  “嗯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王山也不说话,三步变两步,一个侧身刀子就扎向张猛,张猛也不是吃素的,往边上一躲,这个转身拳头就要砸到王山的后背,王山一看失算,稳住身型接住了张猛死命的一拳,这一拳砸在王山后脖子上,本来积压在王山嗓子眼的一口血半天没上来,张猛这一拳全给打出来了。

  王山只觉得肺里一股压力涌到嗓子眼,一口鲜血喷溅出口,王山也没时间擦嘴,张猛还怀疑这一拳也没用多大劲,不会给人打死了吧,张猛正想着,王山已经刀子扎了过来,一刀攮在张猛腰间,张猛啊的一声,疼痛让他瞬间恢复理智,捂着腰间,右脚拼命踢开王山,王山攥着刀子还想再给张猛一刀,可张猛却开了口“小崽子送我去医院,我他娘死了,你就得蹲巴黎子!”

  王山刚要再上去补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叫“我去,我去,我去,兄弟手下留情,再来一刀,他死你进巴黎子!”

  王山猛回头看见是自己扛被褥时堵住的哪个黄毛小子,叫方文都,方文都跑到张猛身边抱住张猛“猛哥,猛哥,没事吧?卧槽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善茬,我都让了你非较劲,龙哥和明哥呢?人呢?”

  ;》看P正X,版q&章节1R上、@酷匠网R

  “医院医院,都去医院了,快带我去医院!”张猛说完话已经晕了过去,方文都看了看王山说“唉哥们咋称呼啊?帮个忙呗,你看你干的好事,鸡毛开学第一天你就把一寝室人都干进医院,你行,你说有啥大不了的,整一起吃顿饭喝点酒不就啥都解决了。”

  王山错愕的看着方文都抓了抓头“哪个,都是我不好,快上医院吧,别真死了,我这年纪轻轻进巴黎子,那不全毁了!”

  良久第二医院门诊部。

  此时李明堂在左边床上,张猛躺在右边床上,张猛李明俩人干瞪眼愣是谁都找不到话题,方文都和赵子龙在一旁嘟囔着像是研究着什么,王山在小卖部买了盒烟,他不会抽烟,可是此时他只想有个东西麻痹自己,喝酒现在不是时候,也就唯独有烟了。

  王山蹲在台阶上抽着烟,赵子龙方文都也走了出来,看见王山抽着烟,赵子龙打趣“啧啧啧,抽烟呢?没瞧出来啊,得了,这下你算出名了,把三零二都掀翻了,你知道三零二在思明中学意味着什么吗?那是整个学校最牛逼的存在明不明白?”

  王山把烟一丢,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咋滴?我管你咋滴牛不牛逼,我就是来住校的,老师把我安排在哪我就住哪,你们不让我住,还要打我,是我的错?”

  方文都赶紧站到两人中间“干嘛干嘛,还要打?都躺下两个了,怎么着,还要再躺下两个?”

  赵子龙骂了句,掏出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王山看了看方子都“哪个医药费我是没钱,你们看着办吧,你要有你先垫着,等我有了还你,算利息也行。”

  方文都呵呵呵的笑了“多大点事,钱我家有的是,关键这不是钱的事,你说你,你把话说明白了能不让你住,你这一脸阴神恶煞的劲,搁谁都能想到你是来砸场子的。”

  二人正聊着突然三辆警车响着警笛停在了他们面前,赵子龙一看见警车三下两下就躲了起来,警车上下来一群警察,其中一个貌似是头的走道王山面前。

  王山也是傻了,这是啥情况,我不就是打一架,人我都送医院了,学校还报警?我没干嘛啊,这阵势我又不是杀人犯!

  那个貌似头的警察跟王山笑了笑“小子你叫王山吧?你知不知道犯什么事了?”

  方文都见王山愣住了连话都不会说立刻解围“赵叔,你咋来了?不是我们闹着玩呢,您这个点不应该在这吧?”

  被方文都叫做赵叔的警察把帽子一摘“别跟我没大没小,赵一龙呢?是不是闯祸了不敢出来了?”

  方文都大叫了一声“龙哥,你爸找你,你要是再藏着,估计你又要挨揍!”

  赵子龙晦气个脸从门后走了出来“爸,您这么晚了不跟家呆着,您这是开警车遛弯啊?”

  “我遛你大爷!小玩意你给我过来,赶紧的,你妈让我把你带回去,好几天没见你了想你了!”

  赵子龙尴尬的看了看王山“我爸,对我爸,不是来找你的,是找我的,哪个我先走了,我估计我又是九死一生,记得给我预备点酒,我回来好压惊!”

  赵明健现任思明世警察局局长,是赵子龙的父亲,赵子龙原名不叫赵子龙,原名赵一龙,他自己觉得土气就改名赵子龙。

  赵明健见自己儿子一天像个小痞子似的十分恼怒,也不管其他人咋看像提溜小鸡一样把赵子龙抓到了车里,王山以为没事了便向门诊楼里走去,可王山刚走没两步赵明健叫住了王山。

  “王山同学请跟我走一趟,我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我儿子,为我儿子我也不需要搞这么大阵势。我不说什么事你应该明白吧?”

  王山愣了一下,猛的回忆这半个月发生的烂事,不过好像没有一桩值得一个局长亲自出马的吧!

  难道,难道,难道孙甜甜是这个局长的私生女?不会,不可能这么狗血,自己昨天晚上是干了不该干的事,可孙甜甜是自愿的,不可能一大早跑到警察局告自己强奸啊!不对难道是别的事?

  王山猛的回头“什么事,我可什么都没干,你们也没权利抓一个未成年。”

  赵明健给身后的两个小跟班使了个眼色,王山看在眼里,知道不好,大叫一声“方文都,我先走了,跟学校给我请个假!”说完撒腿就要跑,可王山还没迈出第一步,得有十几把手枪对准了自己。

  王山彻底蒙了,大骂一声“我就操了,我咋滴了,这阵势,我不跑了,我看对付江洋大盗你们也没这样啊,我发啥事了?”

  赵明健从后腰掏出手铐,嗖的一下扔到了王山脚下“自己手拷上,别问为什么,到局里自然告诉你来龙去脉,别废话过来上车!”

  王山自然还是一脸懵,颤颤巍巍的带上铐子,以搬挪泰山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警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