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对于一个普通的孩子可能刚刚步入初中学校的大门,而对于王山来说却如入了人间地狱。

  王山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父母都是在厂工人,他上面还有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姐姐,因为家境问题姐姐早早辍学,在一家小企业做个文秘。

  这天一早王山背着书包带着妈妈临行前给的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坐着公车来到了这他本不愿意来的初中,临行前妈妈嘱咐了王山好一顿,不要在学校惹事,咱们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些年惹得事,爸爸妈妈都不说你了,换了新环境好好读书,将来好有出息,不要和你姐姐一样,在一个小公司里默默无闻一辈子,爸爸妈妈下半辈子可全指望你了。

  王山满口答应,他本来也是一个好学生,小学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一年的全年级第一名基本都是他,王山知道混肯定没有好下场,小说里写的基本上是骗人的,可是不混别人又欺负自己,这是一个值得他思考一辈子的问题。

  在临行前王山的妈妈嘱咐王山因为父母常常加班,姐姐又搬到员工宿舍去住,家里没人照顾王山,也为了王山的学习考虑便让王山寄宿在学校的宿舍里,周六周日回家来拿生活费就是了,王山虽不愿意可还是答应了,王山虽然是答应了可还是很委屈,因为就连王山第一次入学都没人来送自己。

  王山背着书包看着学校门口一个个家长对自己孩子关爱有加,不由得吃了醋,小嘴里瘪了瘪“有什么了不起。”

  王山裹紧衣服,穿过人流,走进了学校的办公大楼,他独自一人在老师那里领过书本,之后又独自一人扛着厚重的行李,赶往自己的新窝302寝室。

  王山瘦小的身体扛着被褥,以怪异的姿势举步艰难的在楼梯上一步一步的爬着,王山很想把这些被褥扔下去,因为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沉了,自己根本拿不动。

  在王山几乎累趴下的时候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子瞟了眼王山想从他身边走过,这小子穿的像是个跳大神的,身上挂了一串串的东西,以为很酷,可在王山看来,这不伦不类就是难看。

  只因为王山扛着被褥横在楼梯之间,那黄毛小子想从身边路过,身体不由得蹭了下墙,他瞟了眼满头大汗的王山骂了句“这他妈道你家开的,我先过去行不行?要不是看你扛着被褥我今天非干死你!”

  王山自认在小学没人敢惹他,因为惹他的人不是已经转学了,要么见到王山远远跑开像是耗子见了猫,因为王山一直认定一个道理,狭路相逢勇者胜。

  满头大汗的王山砰地一声把被褥扔在了地上,转过头犹如一头饿狼看着刚刚放出豪言要干死自己的黄毛小子,黄毛小子被吓了一跳,此时心也是扑通扑通得乱跳,黄毛小子心理这个恨啊,心说我招谁惹谁啦?你扛个破被褥挡在路中间,我骂两句咋啦?你这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我方文都惹不起你你牛逼行了吧。

  方文都看着王山陪了个笑“哪个别见怪啊,我这人就这性子。我就说你一句,你别像死了娘一样看着我,弄的我挺害怕的,要不这样,为了赔罪给你介绍俩小姑娘认识认识咋样?你哪个班的?”

  王山没在理他回过头抱起地上的被褥左拐来到了三楼第二个寝室门口,此时一个大约一米六五左右,烫着头发穿着黑色小半袖,下身牛仔裤,人字拖的一个小子靠在门口,他刚刚应该看见了王山和黄毛的对持。

  王山没说话,背着行李就要进去,那小子右手一伸,之后拦住了王山的前进之路,王山看了一眼,依旧没说话自顾自的还要进去,那小子突然一脚卷在王山的肚子上“你妈了逼的赶紧的哪来的滚哪去了,三零二不要新人。你他妈咋愣超的呢?”

  王山也正是一肚子火,从早上到现在快中午,没一件事让他顺心,王山想跟这个小子干一架泄泄火,可转念一想妈妈临行前的话语,不由得叹了口气。

  王山站了起来,扑了扑衣服上的鞋印子,王山这一米五的小个子自然硬打是打不过对面气焰嚣张的小子,王山背起地上的行李没说话还想进去,那小子推了王山一把,此时心里想刚刚这小子身上一股子狼性,这会咋啥都没了?张猛就不份这样的,今天我就不让你进来能咋地!

  王山见踢自己一脚好不让进,难道非要干一架?张猛脸色难看至极,邪邪的对王山一笑“咋地小逼崽子,有种你就进来,有种你就别还手,看我能不能整死你!”

  王山也是一笑,王山自打第一次打架就再也没对人笑过,因为他觉得他的笑只配给横着的人看。

  所以每一个见到王山笑的人都非死即伤。

  王山放下被褥,看了看寝室里好像还有人,便用很沙哑的声音说了句“如果今天你横躺在这里,我希望你里面的朋友会送你去医院!”为什么沙哑,那是因为他的嗓子被自己的继父在自己很小的时候醉酒之后掐脖子掐的,他是妈妈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王山真正的父亲早不知道那去了,听妈妈说是死了。他的继父在王山很小的时候就想掐死他,要是没有妈妈自己估计已经是亡魂一只了。

  他的家庭是一个从组家庭,从小的虐待,使得王山骨子里充满了狼性,弱肉强食是他学会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生命法则。

  说完王山后退三步,张猛还没准备好,不知道王山要干嘛,可王山已经准备好,他使出吃奶力气凌空一脚,对张猛骂了句“我操你妈,让你装逼”张猛被狠狠踢飞滑出一米远卡在铁床架旁,不知道死活应该是晕了。

  而这时屋子里躺在床上的两人也站来起来,其中一个小子和王山差不多高,留着个锅盖头,穿着白色贴身小背心,下身一个大裤衩子,依旧人字拖,而另一个小子则是一米六五左右,穿这个篮球装,大概是要出去打篮球,因为看张猛欺负王山而没走。

  哪个穿着个白色贴身小背心的小子上去把张猛扶起来“猛哥,你没事吧猛哥?这小子啥来头,我说你别招惹你不干,敢来三零二的人都不是善茬,你说你狐狸没逗成惹了一身骚,活不活该。”

  穿篮球运动服的大个子挫了一口“李明你是猴子请来逗逼的吗?你废什么话,抄家伙干了他,这小逼崽子挺生性啊,我今天不让你知道知道我赵子龙,是何许人物你把我们三零二当市场了说进就进?”

  说话间李明就从床底下抽出俩半米长钢管子,自己手拿一根,扔给赵子龙一根。

  王山把刚刚抱起的被褥又放了下来,他这一次把书包也放下了,不仅如此还从书包里掏出一把折叠刀,而此时三零二被一众学生是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还在一旁咋呼,三零二装逼行,动真格的不如一个生瓜蛋子,等等云云耳语。

  UL酷y匠g‘网F唯一?正◎1版V,m)其0他O%都是《盗3F版!

  寝室里面的赵子龙吼了嗓子“都闭嘴,今天你小子要是把我也干倒了,我以后就随你姓,要一会要是怂了,赶紧滚的越远越好,别让我再见到你,见你一次我整死你一次!”

  说话间赵子龙给李明使了个眼色,李明也是不多废话,三步并两步,一个跃起双手轮着钢管就朝王山这边脑袋砸了过来,王山嘴角冷笑,身子一侧,手中的匕首已经蓄势待发,赵子龙心里一惊,暗骂了句这小子练过,上当了!

  李明一下子砸空了,这边刚一落地,赵子龙便大喊“李明你快闪,他手里有刀子…”赵子龙的话还没完,王山已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围观的人一看出血了,胆小的都跑了,剩下几个胆大的,也是颤颤巍巍,因为毕竟这不是电视不是小说里的情节,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眼前的!

  这一刀王山扎的很准,扎在了李明的腿上,以王多年打架的经验,这样扎一刀很疼,但是不会伤到筋骨,只会疼的龇牙咧嘴嗷嗷直叫!

  果不其然,李明看见自己流了血,疼的额头青筋暴漏,瞬间倒地,咬着牙骂了句“我操你妈,疼死我啦!”一侧胆小的学生则是大喊“不好了三零二杀人了!快报警啊!”

  瞬间整个楼层的学生如鸟兽尽散,只留下四人,其中一个昏迷一个重伤,赵子龙也是害怕了,他抡起钢管指着王山大吼“你……你……你是谁?……说……谁……派你来的?”

  王山依旧用沙哑的声音回了句“我叫王山,王山的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