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虎朝着他的脑袋瓜子就是一巴掌,那青年怒气冲冲地回头看了一眼单虎。

  “蚊子,好久不见了,来,让爸比看看你”

  那名青年右手攒足了劲儿,一挥拳,往单虎小腹上捶去。

  “啊!”整个网吧里都是单虎的惨叫声,网吧里的人都纷纷看着他俩”

  “没事,我哥俩闹着玩呢,你们继续,继续”

  上网的人们骂了句傻逼,便不理会他俩,继续上网。

  那名叫蚊子的青年笑了笑“你嘴还是那么欠抽啊,阿虎”

  俩人来了个熊抱,“蚊子我知道你肯定会在这,我刚放学就来找你,见到爸比,开不开心,高不高兴,激不激动?”

  蚊子伸出右手,一副要揍他的样子,单虎见状,立马伸出双手,死死地按住蚊子的双手“蚊子哥,跟你闹着玩呢,怕你了还不行吗”

  蚊子笑了笑,打掉了单虎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黄鹤楼,抽出一根,递给单虎,单虎接了过来,点着火,俩人从网吧里出来。

  蚊子全名叫张文,他和张溢一样,三人从小穿开裆裤一起玩,感情特别深,只不过蚊子没上完初中就辍学了。

  蚊子的父亲是一个老混子,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一个月,出来以后,四处找工作却因前科,没人敢用他,所以他只能去那些工地上找一些不要身份证的零时工做做,蚊子很体贴父亲,知道自己也学不出个所以然,就辍学了,找间网吧,做一名网管,补贴家用。至于蚊子的母亲,从未听蚊子说起过。

  %t酷{@匠:网$Y唯一'K正版l,其他.6都Z~是¤=盗◎版GW

  单虎狠狠地抽了一口,很正经地说了句“蚊子,回来上学吧,你现在才17,不读书没出路的,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将来?”

  蚊子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笑“将来么?像我这种人没有将来,我只能在社会上混吃等死”

  单虎急眼了“你说什么丧气话,你现在还年轻,有着大好的未来”

  蚊子看着单虎急眼的表情,连忙岔开话题“对了,张溢那死胖子,最近过的怎么样?”

  单虎瞥了他一眼“挺好的,那胖子每天和十几个“美女”玩得不亦悦乎”“是吗,那胖子艳福不浅啊,哈哈”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阿尼玛休息装的青年走了过来,他看见了蚊子,一脚踹到了蚊子的大腿上“张文,老子要你是来干活的,不是让你来打屁的,不能干,就给我滚”

  单虎二话不说,挥动右手,准备揍这个傻逼,蚊子算好了单虎会这样,就提前出手,狠狠地抓住了单虎的右手,单虎看了他一眼,蚊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单虎叹了口气,很不服气地瞪着那个傻逼青年。

  “阿虎,我先回去了,有空咱哥几个聚聚,喝喝酒”蚊子说完就和那个傻逼青年一起走了.......单虎站在原地,看着手中还有三分之二没有抽到的烟,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曾经把酒言欢的兄弟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他那种无奈摇头的动作,一直在单虎的心中不断地放映着,“这个社会,真的这么残酷吗?”他扔掉手中的烟,朝着回家的路上缓缓地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