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中午.....“鸡仔,你说都一个月了,为啥公司还不发工资。”

  “我咋知道,你怎么不问小风,他可是咱们雨boss钦点的头子,你问他更靠谱。”

  谢铭嘴里含着一根吸管,伸脚踢了踢我,嘴里打了个嗝说道“风老大,联系联系咱们boss呗,我的弟弟想抹润滑油了。”

  “咋的,咱们公司的小美不给你上她床了,想换点新鲜的了?你的处男....”

  “卧槽。你给老子打住,别特么提了行不。要不是我看她,我怎么可能稀里糊涂的就把我处男给她。不过那感觉还是....嘿嘿。”

  我和鸡仔对视一眼,嘴里同时喊道“贱人。”对他狠狠的竖起中指。

  谢铭则是厚皮老脸的坐在摩托上一脸的贱笑,手里还时不时的做个爪子的动作,那是给我一个气啊,不就鄙视我现在还是一个处男嘛,小爷我想破处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也不看看我什么地位什么角色。

  “说真的,小风快问问咱们boss,要是再不发工资,咱们三可真的就喝西北风去了。”

  我看着蹲在路边的鸡仔,心里自然明白,自打进夜雨以后,刚开始谢铭我两都是跟着鸡仔吃饭,而鸡仔那些存款都拿着把妹去了,这段时间咱哥三就是到处蹭饭吃,现在别人看到我们就像看到瘟神一样,直接关门装作不在家。

  后面这几天要不是小惠照顾咱哥三,可能咱三人已经饿死在街头了。

  “行,我看这小雨子是皮子痒了,敢拖欠咱的工资,要是今天再不给咱工资,我就给他钢筋爆菊花。”我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查找小雨哥的电话。

  “风啊,你别吹牛逼行不。太阳都特么快给你吹灭了。”

  我手里握着手机看向摩托上的谢铭,“嘿,你特么不想发工资了是不。短枪不想抹油了是不。”听到这话,谢铭抬起头也不怕阳光刺眼,嘴里自言自语说道“哎,你说今天的月亮咋那么刺眼呢。我风哥的身躯咋那么强大呢。”

  “这还差不多。”

  我嘿嘿笑了一声,刚准备按下拨号键,小雨哥的电话就过来了。我瞅了两人一眼,对他们比了个嘘的手势,这才接通电话。

  “我说...”

  “说你二大爷。小雨子,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啊,想给兄弟们拖欠工资了是不。你是不是觉着,天晴了雨停了,你有觉得你行了是不。”

  我对着谢铭和鸡仔使了个眼色,对他两的得意的笑了笑。两人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对我比了比大拇指,嘴里说到“牛逼”两个字。

  “怎么的,小雨子,不敢说话了是不,是不是知道....”

  没等我话说完,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爆笑。我顿时就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咋还有别人的笑声。我马上明白了,小雨哥有个习惯就是打电话喜欢开免提。这次完了,老子算栽了。

  只听小雨哥在电话那头冷声的对我说道“你过来,现在就过来公司,看老子不剥了你的皮。老子让你尝尝我到底行不行。”

  ‘啪’的一声,小雨哥挂掉电话,我手机里传来一串忙音。谢铭和鸡仔两人则是在原地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为啥笑,因为为了表示一下风哥我的段位,我也开了免提。

  “我说风哥啊,快看看你有几层皮,不然去到公司要被咱雨哥剥成香蕉。”谢铭手里拿着可乐瓶笑道。而鸡仔呢则是笑得说不出话,一个劲的对我比着大拇指。

  我横了两人一眼,懒得和他们两人吵嘴。直接把谢铭从摩托车上拉下来,一屁股坐了上去,横眼看向两人。

  “你两继续笑,继续笑。劳资先去兜会风在去公司,你两走路去吧。拜拜。”

  说完我扭动油门一跨挡直接原地离去,而两人则是操了一声在后面开始不停的追我。我从后视镜看去‘哈哈’一笑,把摩托停在原地,看着跑上来的两人。对他两得意的说道“怎么的怕我跑了不成,告诉你两,就算风哥被剥皮了,你两还是要跟着风哥走。”

  谢铭与鸡仔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坐到摩托车上。鸡仔咳嗽一声“风哥啊,走吧,一会你在墨迹,不是剥皮那么简单了。”

  “哎哟这风哥叫得我真舒服。就算被剥皮也值了。坐好,起飞了。”

  我猛地扭动油门,‘轰’的一声,摩托原地飞了出去。只听两人在后面不断的对我大叫道“贱人。”两个字。

  为了我消磨消磨咱雨哥的小脾气,鸡仔我们三人骑着一张摩托,开始在大街上像无头苍蝇一样的绕来绕去。而我手里捏着油门,心里则是在不断找各种各样的开拓借口,找不好借口去到公司也只有被削的分。

  “....”一阵怒吼在街道旁响起。坐在后座的谢铭两人闻声看去,只看到一个身穿一中校服的男生,手里捏着一条板凳和对面四五个人怼了起来。

  “鸡仔,你看那人的背影好熟悉,是不。”

  “嗯,咦,这人....”

  还没等鸡仔说完话,只看到街道那头的冷饮店里又冲出来三四个人,其中一个趁那人不注意一脚踹到他的身上,那人向后一倒,在地上滚了两圈,整个人滚到了马路牙子边上。

  当看清楚那人的面容,谢铭和鸡仔稍微一愣,脸上的表情变了。

  “那不是罗子嘛。”

  “小风,停车,罗子被人堵了。”

  “哪呢?”

  “冷饮店那里。”

  谢铭坐在中间拍了我一下,我马上回过神来,向街道那头看去,顿时坐不住了。我一脚踩住刹车,‘吱’的一声,摩托车在街道上拉出一条黑线。

  我跳下摩托车,二话不说,从摩托上抽出一根钢管直奔罗子而去。谢铭和鸡仔两人也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从车上抽出钢管紧随我而去,摩托车直接倒倒翻在原地,跟在我们身后的车辆顿时急刹车停在了原地。

  我怒吼一声,伸手揪住一人的头发有力把他踹到一边,抬起手中的钢管向着另一个人头上抡去。‘噹’的一声,那人捂住头一脸吃痛的倒在了地上。

  谢铭和鸡仔两人快速冲了过来,两人飞身踹到面前的人,一句话也不说抬起钢管就是一阵乱抡。

  “你他娘的,滚。”我怒吼一声,拿着钢管使到一人的脸上,一脚把他踢开。

  刚才还在追着罗子打的这小群人纷纷停下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我,鸡仔,还有谢铭我们三人。鸡仔和谢铭手里握着钢管,一脸轻蔑的看着他们,我伸手拉起罗子,满脸的血渍,身上到处是脚印,看着他的样子刚才怒气也减了一半,这可是我第二次看到罗子狼狈的样子。

  “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

  ‘呸’。罗子低下头吐了一口血痰,眯着眼睛冲地上捡起一块板砖向着人群的其中一人走去。罗子双眼怒视着他,怒吼了一声,“普明利。”抬起手中的板砖,一板砖直接抡到普明利的头上。

  ‘哎哟...’普明利吃痛的大叫一声,双手捂住头,鲜血开始不断的从手缝流出。普明利看了眼自己的手,“血,啊....血....”自己吼叫两声差点晕了过去。

  “利哥...”“明利....”

  @*酷T;匠;网\永_y久免|费N看$)小\U说f

  他身后的小跟班扶住普明利,开始不断大叫起来。

  而就在此时,街道的小巷子里突然窜出来一二十人,手里捏着木棍大叫的向着我们这边冲来。只看扶住普明利的一个男生大叫了一声“兄弟们给我干,咱们的援军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我们几人反应过来,只看眼前的几个学生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徒手上就上。咱们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抬起钢管就是一阵敲。

  时间没过去几秒,从小巷子冲出来的学生马上参加了战斗。我只感觉我背后火辣辣的一阵痛,整个人向前一扑,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你骂了隔壁的。”

  我背后响起罗子的声音,罗子抬起手中的板砖直接拍到那人的头上。我前面的人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拳直接抡到我的脸上。我捏住那人的手一钢管直接焊了上去。普明利的人越聚越多,我们四人不断靠拢,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可哥几个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躺着进医院。

  “代哥,你看那人不是张小风嘛。我擦,这么多学生围着他们啊。上次在夜雨的事,你看要不....”

  刚从小饭馆里消遣出来的代大鹏露着膀子,挺着一个小啤酒肚,嘴里叼着根牙签,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我们这边。

  代大鹏在原地想了想,从路边操起一根木棒直接向着我们这边冲来。而他身边的人这是有点发愣的看着他。

  代大鹏回头看了几人一眼“看个毛啊,操家伙上啊。”

  “哦哦哦...”他身后的人纷纷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跟在他身后向我们走来。

  就在我们快支持不住的时候,只听人群外面大吼了一声。

  “风哥。我们来也。”

  当听到这声音,我稍微愣了愣,这是谁,我怎么会有援军,不会阿敏他们来了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只看一个学生一棍子直接抡到了我的头上。

  “你奶奶的。铭子,咱们冲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疯雲说:

 ps在看的兄弟姐妹在萌萌里给我吱一声啊。别让我感觉没人,好pia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