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原地挠了挠头又抓了抓鼻子不该说啥才好,毕竟两人认识还是因为我的关系,而且两人从好开始就是我们这群人里最羡慕的一对。

  杜冰冰深吸了口气,嘟起小脸,脸蛋喝过酒后红扑扑的,整个人变得格外美丽。

  “小疯子啊,以前说过的话还记得不,要不咱两凑活着组一对算了。”杜冰冰大气的笑了一声,坐到沙发上勾住我的脖子。

  鸡仔几人则是识趣的走开了,唯独一旁的墨天则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两。我扯开杜冰冰的胳膊,对着墨天尴尬的笑了一声,拉着杜冰冰向着顶楼走去。

  “说吧,怎么回事你两。”我坐在地上抽着烟看向一旁的杜冰冰。

  杜冰冰纯熟的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对我笑了一声“还能怎么样,人走了茶也就凉了。他是好学生,怎么可能会和我这样的小太妹呆一辈子。”

  “握不住的沙就扬了它,你说不是吗?”杜冰冰抽了口烟看着我,绝美的脸蛋上被月光辐照。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不禁那么一疼,此刻的杜冰冰不在是我以往认识的杜冰冰,没了那嚣张的笑容,没了那自信的蛮横,有的只是一脸的憔悴。

  “冰冰,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也只能说一切随缘吧,人的命,天注定。你还会遇到更好的。”

  “也许吧。”

  我两坐在天台上静静的抽着烟,气氛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小风,能抱抱我吗,就像他一样。”

  杜冰冰首先打破了宁静。我扔掉烟头也没多想,伸手把杜冰冰抱进怀里。她靠在我的怀里开始慢慢的哭泣,声音很小很小。我看着她的样子就想起了叶莎,不知道她还好吗?感情的问题我也是一个文盲,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人,我只知道哭出来就会好一点。

  我感觉到背后一凉,杜冰冰的双手伸进了我的体内,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杜冰冰的双唇就堵到了我的嘴上。我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杜冰冰,我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闭上,竟然慢慢的和她吻了起来。

  当大象的身影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时候,我猛地睁开双眼,推开怀里的杜冰冰。

  “冰冰,我们不能这样的,大象是我兄弟我不能这样对他,也不能这样对你。”

  我低下头沉声说道,一旁的杜冰冰则是流着眼泪苦笑了起来,指着我大声吼道“你们男人都一样,都是一群吃了就走的禽兽,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杜冰冰擦着眼泪向楼下跑去。

  “杜冰冰。”

  我对着杜冰冰大喊了一声,她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楼梯口。

  我看着她的背影回想起她说的那句话,心里开始疼了起来,我没吃,我也没碰,可她的一生就葬送在了我这个小混混手里。难道她一直躲着我也是这样想的吗?

  “小风,小风,快下来。二楼出事了。”

  鸡仔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我扔掉香烟,快步的向着楼下跑去。

  ......“怎么的,刚才不是好好的,怎么就干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只是上个厕所,两个包厢的人就干起来了。”

  我点点头,看了鸡仔等人一眼,从腰间抽出橡胶棍向着闹事的人群走去。鸡仔几人也纷纷拿出橡胶棍跟在我后面。

  “咋的了哥几个,喝大发了,开始找乐子了是不?”

  我斜眼瞅了眼这群小青年,每个人喝得那是脸红脖子粗的,一个个提着酒瓶怒视着对方。其中一个好像是带头的站了出来,此人身高和我差不多,长得那是一个嗑残,应该不是嗑残,而是传说中的杀马特,一个大男人还特么化妆,那人嘴里喘着浓浓的酒气,横了我一眼。

  “骂了隔壁的,你们镇场子的就这群小B崽子,我看你们夜雨是不是拉了。”

  我一听他说这话顿时笑了,拿着橡胶棍杵了杵头,笑着对他说道“这位大哥啊,您老是哪里蹦出来的,我们夜雨行不行不是您光看嘴说,我告诉你啊....”

  ‘砰’的一声,我手里的橡胶棍直接甩在那人头上,而我身后的鸡仔等人早已按耐不住,看我上手二话不说提起橡胶棍对着那小青年就是一顿嗑。

  “行了行了,再打下去出事了,都停手。”

  鸡仔几人停下手来站到一旁,我蹲到地上耗住那人的头发把他按在地上。

  “小子,现在知道你爷行不行了吧,我告诉你在夜雨你咋玩都行,在这个楼层别给你风哥惹事,你风哥脾气暴管不住自己,要是我真的一不小心失手,你现在躺的应该是太平间了。知道了吧。”

  我撒开手,他身后的那群人这才上手扶他起来,我一脸不削的看了他们那群人一眼,这特么这么多人自己兄弟被干谁都不敢出手,这特么还是混社会的,纯属就是来搞笑的。

  我走到那人身边拍拍他的脸,对他笑了笑“哥们,叫啥名字呢,让我记住你一下。”

  “代大鹏。”

  “哦。小崽子我呢名叫张风,你不爽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就在夜雨呆着,你只要码好你的人,我随时奉陪,我倒要看看你的马力有多足。”

  代大鹏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有点恍惚。

  “你叫张风还是张小风?”

  “张风和张小风有啥区别,我只是把我的小字去了,你有意见吗?”我眨了眨眼,有点懵逼的看着他,这货是要表达什么呢。

  “风哥不好意思啊,今天酒喝多了,日后我定打摆一桌给你道歉,打扰了,打扰了。”

  说完,代大鹏一脸殷勤的对我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塞到我手上,随后暗暗离去。

  我看着手里的香烟有点不知所措,这是演的哪一出,小哥我啥时候名声大震江湖了。鸡仔在一旁捅了捅我,指了指另外的一群人,我这才回过神来,差点把他们给忘了。

  “不好意思啊各位,对刚才的事我深感抱歉,一会我让服务员给你们送一打酒,就当赔罪了。”

  刚才对伙走出来一人和我握了握手,操着一口普通话对我说道“没事没事,小兄弟谢谢啦,你办事厚道。谢啦。”说完对我比了比大拇指。

  “只要你们玩开心就好,几位也别站着了,进去继续玩吧。”

  我笑着与面前的人握了握手回应道。那人从兜里掏出名片递给我,继续说道“小哥们,以后去了州府打电话给我,我招待你。”

  “小风你们在干啥呢?”

  杜冰冰从人群后面冒了出来,红着一双大眼睛看向我。

  而站在我面前的人则是回头看向杜冰冰“冰冰你这是怎么搞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没有哥,我刚才不是出去吹了一下风嘛,被风吹的。哥你们这是....”杜冰冰满脸疑问的看着我两。杜子腾微微叹了口,摸了摸杜冰冰的头发。

  “刚才我只是出去一下,回头你就不见了,我就让阿鹏出去找你,不知怎么的就和一个小青年闹起来了,这不还是这个张风小兄弟帮忙解的围。”

  杜子腾眼睛一转“冰冰,你两认识?”

  杜冰冰笑着点点头,一扫刚才的阴郁,抬手给了我一拳“小疯子,谢了啊。”

  “嘿,多大点事。我冰姐客气了啊。”

  接下来杜子腾又和我到了一遍谢,带着杜冰冰他们回到包厢里继续玩。我让服务员送上一打啤酒,自己又掏腰包给他们送去一瓶洋的,我那个心啊,一个星期的工资又特么不见了。杜冰冰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个手机号,她告诉我她高中要去省一中,以后可能不会回来,让我有机会去省城她带我飞。

  我看着杜冰冰离去的背影,心里莫名的感到失落,一段感情可以改变一个人这是真实的,一个人可以为了某人而改变也是真实的,就如我为了叶莎而改变了自己。

  “杜子腾。这名片怎么没写公司名字呢,哟呵还是镶金边的。”

  我把名片塞进兜里,看着这空荡荡的街道,一阵微风吹来我不自觉的紧了紧衣服。一件黑色的西服从我背后悄无声息的批了上来。

  “哥。”

  我转身看去,小雨哥嘴里吐着酒气站在我身后。他上前搂住我的肩膀,嘴里叼着一支烟“小风,后悔吗,现在。”

  “不后悔。”

  小雨哥吐出一口烟,拍拍我的肩膀“你来这里了我就不能和以前那样照顾你,想要使别人重新看待你,必须自己亲手拼出你的实力,知道不。”

  “嗯。”我点头闷哼一声,沉默的站在一旁听着小雨哥的话,我心里其实明得跟镜子一样,其实公司员工怎么在背后我都知道,我不能说出来,不能发脾气,因为我现在和他们的段位一样,是在给小雨哥打工。

  我若想他们另眼看待我,必须做出一番成绩,在我心里有那么一句话。

  “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我是狼,到哪我都要吃那块最大的肉。”

  九月份的到来,大象和李波上学去了,罗子和于佳也开学了,轮子也参军去了,而我和谢铭来夜雨也一个月了,这一次九月份的到来则是我在社会路上新的征程。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i他qs都‘#是盗D{版5N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