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废品的那人站在原地看向我两,随后又看看两旁,指了指自己“你们叫我?”

  我一边跑一边点头说道“对对,就你,站那别动。”谢铭我两跑到他身边,谢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哎...哥..哥们,还记得我不。”

  那人扫了谢铭一眼“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为了两块钱都差点和我干起来。”

  我掏出烟发给他一支,对他笑道“呵呵,大哥,不好意思啊,我兄弟脾气有点冲,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他得罪你的地方,弟弟给你配个不是。”那人接过烟摆摆手“算了算了,有什么好计较的,习惯了。”

  那人抽了口烟,看着我亮说道“你两找我有什么事。”

  我尴尬的笑了笑“咳咳,大哥,就是那个,你今天下午收的哪些废书废纸还在不?”“别大哥大哥的叫了,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多少,只是有点显老。叫我赵世杰就行了。”说完赵世姣挑挑眉,掏出手机对我说道“你先等会,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

  赵世杰对着个号码打出去不大一会,对面就有声了。他对着电话‘嗯’了两声,随后电话就挂断了。

  “大兄弟,不好意思啊,我老板说就在几分钟前被人开车拉走了。连带今天我收的那些。”

  我听了他的话,脸不自己的抽了抽“都...都....都被收走了。”赵世杰点点头“收走了。”听了他的话,我一屁股坐到地上,我造的什么孽啊,一张通知书就被让当废品一样的收走了。我这特么就是自找的。

  而站在我身边的谢铭则是又想笑又不敢笑的,拍拍我的肩膀,强忍着说道“风啊,就别往心里去了,想开点想开点。”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想笑就笑吧,这都特么是我自找的。”

  赵世杰站在一旁奇怪的看了我两一眼,向谢铭问道“他这是咋了,什么重要东西丢了。”谢铭在一边咧着嘴笑道“不是啥重要的东西,就是一张高中录取通知书。”

  还在抽烟的赵世杰一听谢铭这话,嘴里叼着烟愣在了原地“卧槽,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把他当废品卖了,哥们,你牛B,在下佩服。”

  谢铭哈哈大笑的说道“你看吧,我就说你张小风只属于混社会这条路,你偏偏要去读个什么破高中,看吧,老天都不收你。”

  我心里那是一个气啊,站起来踢了谢铭一脚“你给老子滚一边去,见你就烦。难怪然然这么烦你了。”谢铭则是对我耸耸肩,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看着我。我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我对着赵世杰说道“虽然东西找不到了,但还是要谢谢你。”赵世杰摆摆手“没事,多大点事,以后有废品多联系我就好了。”说完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接过名片扫了一眼,XXXX废品站,下面则是一串人员名单,赵世杰也在里面。没想到社会进步这么快啊,一个废品站都搞起名片这东西。

  我点头把名片塞进兜里,“那今天就这样吧,以后有废品我就联系你,走了啊。”赵世杰点点头“慢走啊,不送。”

  看着还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谢铭,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扯了他一把“笑个卵子啊你,还特么不嫌我丢人啊,赶紧走。”我拉着谢铭就向摩托车走去。

  再回去的路上,我越想,心里越气,“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你大爷的。”我在公路上大吼了一声,只听到前面的谢铭对着大声吼道“小风,老天爷没大爷,他就是大爷。”

  我对着他的头盔重重一拍“你给老子滚犊子,闭嘴。”说完我通过后视镜就看到谢铭一脸的幸灾乐祸,看着他这个样子,要不是因为他骑着摩托,我真的很想下去踹他两脚。

  ......我和谢铭在天明台球室停了下来(这个台球室也是小雨哥开的)。

  我两走进台球室的时候,就看到罗子坐在凳子上面玩着手机。我向着罗子走了过去,把他的手机一抽,罗子抬头看了我一眼,直接跳了起来“你大爷的,张小风,老子正在打游戏呢。”

  我对他嘿嘿一笑“嘿,还发脾气了呢,来喊声哥,我就给你。”

  “哥,大哥。我的亲哥。”

  “哈哈哈,乖。”

  我把手机递给罗子,罗子骂了我一声坐到凳子上继续玩起手机。谢铭则是来到罗子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罗子玩游戏,对着罗子说道“往右往右,哎哎...快点,撞上了。”

  “gameove”手机传来了游戏结束的声音。”

  我一听这声音哈哈一笑“只要铭子一开口,不死你都得死。”谢铭撇了我一眼“滚犊子你。”

  罗子则是叹气的说道“得,又输给鸡仔一个晚点。命啊。”

  “得了得了,就个晚点钱,至于吗。”罗子则是横了我一眼“是一个星期。”谢铭则是点头说道“鸡仔这坑兄弟本领是越来越厉害了。还是我教得好啊。”

  “行了吧你,别自恋了。”我转眼看向罗子“咋的,今天不帮家里了。”

  罗子靠在椅子上抽了扣烟说道“今天我老爸给我放假两天,刚出来就遇到鸡仔,他说铭子你两在一起,我打你两电话一个都没打到,就跟着鸡仔来台球室里赌球。”

  我摸了摸裤兜才发现那时出来急,手机都忘家里了。

  坐在一旁的谢铭则是一点不在乎他的手机,对着罗子说道“鸡仔他们打多少一杆。”“50一杆。”谢铭点点头,就向着鸡仔他们那桌走去。

  ◇\酷5匠V;网r永,久2免R费、E看小说

  “小风,咋说,你通知书到了没有。”

  听到罗子和我说通知书的事,我心里就是一阵无奈,叹了口气说道“快特么别提了,好好地一张通知书,一时大意被我当废品卖了。”

  ‘咳咳..’罗子被烟呛了一口,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你说,你的通知书被当废品卖了。咳咳...”

  “嗯,别提了,我这心里的气就是不打一处来。”

  罗子坐在位置张嘴就大笑,手中的烟一抖掉到他大腿上,‘哎哟’一声,笑着说道“得得得,兄弟,你牛B。别往心里去,丢了就丢了,一会哥们请你喝酒吃肉,今天管够。”

  我横了他一眼“你和谢铭一样还是闭嘴吧。”罗子稳了稳情绪,镇定的说道“你这样还读个屁的书啊,那你打算干啥。”我叹了口气“不知道,等着看了。我现在担心的是我老妈知道我通知书被我当废品卖了,会不会把我绑在树上吊打。”

  罗子给了我一拳“你行了吧你,阿姨不会的,放心。”“谁知道呢。”

  “我草你妈的,你说谁呢你。给老子放开。”

  还在说话的罗子我两,听到台球室里传来的这阵暴怒,一听就是谢铭的声音,我两对视一眼,向着鸡仔他们那桌走去。

  我和罗子挤开人群,只看到三四个人把鸡仔和谢铭按在台球桌上。我过去拉了拉其中的一人“兄弟怎么了,赌个球不至于吧,先把手松了,咱们有事好好说。”

  那人回头瞅了我一眼,把我的手甩开“你滚一边去,我和你熟吗,过来就称兄道弟的,小心老子抽你。”

  我一听这话,哎哟我这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本来今天通知书就这样被我弄丢了,好心上前劝一下还不听,哎我这脾气啊。我上前耗住那人的头发把他向后一扯,一手按到后面的台球桌上,捏起拳头一拳掏在那人的肚子上面。

  只听那人‘哎哟’了一声,在桌子上大叫道“你有本事放开,老子弄死你。”

  “你在给我称个老子试试,草泥马的。”说完又是一拳。

  一旁的罗子看到我上手,二话不说把烟一扔,拿起台球杆,一杆子抡到其中一人的头上。

  谢铭和鸡仔趁着这个空档,一个起身,胡乱的抓起桌面上的一根台球杆,一人一根直接就上开始往头上撸。

  “都停下,停下。你们特么的要打出去打别影响声音。”一道声音从人群外面传来,所有人听到这声音都让开了一条路。我向说话的那人看去,来人正是马涛。

  马涛带着三四个壮汉走了过来,皱眉看着我们,对我说道“小风这是咋了,有事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啊,这影响生意呢。”

  “涛哥,不是我不好好说,这些人根本不听,把鸡仔和铭子按在地上就是一顿踢。”

  “哦——”马涛拉长了声音,把其中一个长发小青年拉了起来“什么事,非要在我场子里闹事。”那小青年畏惧的看了马涛一眼,颤颤巍巍的说道“是他俩偷了我们桌上的钱。”说完指了指鸡仔和谢铭。

  马涛回头看了两他一眼“有这事?”

  “涛哥,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明明就是他们输不起,非要赖我们偷了他们的钱。”鸡仔一脸凶狠的看着说话的那人。

  “行了行了,把你那杀人的眼神给我收收,这是要杀谁啊,这点逼事至于不。”马涛接着说道“你们打多少一杆。”

  “五十一杆。”鸡仔回道。

  “赢了几杆?”“二十五杆。”马涛点点头,随后看着那四人说道“你们把这个桌费付了就行,输的钱不用给了。”

  “真的?”其中一人无比呆萌的问道。

  “真的。”

  四人点点头就到前台付账去了。马涛则是跟在这四人后面,我和谢铭几人对视了一眼,好戏来了。就跟在马涛后面。

  马涛看着四人付了钱,跟着四人一直走到店外,其中一人回头说道“大哥,你送我们送到这就行了,我们能走。”

  马涛一听那人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特么脑子是SB250做的啊。还出来混个B的社会。”“那还能咋。”那人奇怪的看了马涛一眼。

  跟着马涛来的几个壮汉,上前把四个小青年按到在地。马涛冷笑了一声看着地上的小青年说道:“记住在我们老王家场子玩,就要懂场子的规矩。你们来消费我们当你们是上帝,若是你们来闹事,上帝个J8,一人留下一只手再走,这就是我们王家规矩。”

  听到马涛这句话,我特么顿时觉得这真JB霸气啊。只看到马涛从一个壮汉那里拿过一根橡胶棒,一棍子敲在一人的手臂上,‘啊’的一声,一声惨叫在这阴冷的街道叫得格外凄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