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小雨哥的话,我身体不自觉的顿了顿,我知道他说的正是叶莎那件事,从出了事到现在,他是第一次和我提起。

  我低着头说道“没有。”

  小雨哥对我笑了笑“你小子啊就是这臭脾气。”

  此刻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样。小雨哥首先打破了平静。

  “小风,哥对不起你。我不知道会出这样的事。”

  我放下碗筷看了他一眼“有啥对不起的,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若是让我再选一次的话,我还是选择那样。”

  “呵呵,你这脾气咋越来越像我了呢。倔驴一个。”小雨哥吐出一口香烟“小叶子现在还好吗?”

  “不知道。”

  小雨哥坐在板凳上重重的叹了口气。“唉,你也别往心里去,哥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得了吧哥你,先把我的那群嫂子搞定再说吧,反正我是不会再爱了。我心会疼。”

  小雨哥哈哈一笑“你吃吧,我先回去了。”我点点头“去吧去吧。记得把门给我带上。”

  “呵呵,你小子。走了。”

  小雨哥说完话拿起包向着屋外走去,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和我说了那句话。

  “弟,对不起。”

  ‘咣’大门重重的关上。虽然我两谈话是那么的简短,但是我还是从小雨哥的语气里听到了他的自责。其实我真的没有怪过他。若是让我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拿起我手中的刀来捍卫我曾经许下

  的承诺。

  “若是有人感伤你一分,我必屠他满门。”

  我站起身看向窗外,叶莎你还好吗?怎么到现在你还没联系我,难道我两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

  直到中午我才接到电话,谢铭他们昨晚上处男都给了那群姑娘,每人都拿到了一个两百元的红包。唯独强子没拿到,为啥,因为这孙子早把处男奉献了,而且我还从电话里听到强子哽咽的声

  音“得,这次被你们害惨了,脖子上都是草莓,回去我媳妇非杀了我啊。”

  他的这句话引来一阵爆笑,让你在外面偷腥。而现在只有我还保持着童子之身。谢铭于佳等人都各自回家了,我们的长假也开始到来了。

  长假这期间,我收到了好多人的消息,都是谢铭告诉我的。黄伟然不再读书了,跟着家里去外面打拼去了,轮子呢则是听家里的参军去了。肖宇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白然然传来消息,好像

  肖宇去外地读书去了。白然然和强子呢则是留在他们本地读书。

  谢铭呢不用说也知道,总分加起来还没有别人的一科高,他和我说他要跟着鸡仔去混社会。现在的一中改名了,叫做实验中学,一中的名称则是落到了县高中上,据可靠消息,这一次改革将

  孕育着以后为了高中生的光明前途。

  而我呢在半个月后收到了咱们县一中(也就是改名的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于佳和罗子还有我,我们三人都考起了一中。李波和大象则是名顺其然的考上了州一中重点高中。

  当天下午。

  “喂,铭子,在哪呢。”

  “在游戏厅呢,咋了。”只听到谢铭那头传来拳皇KO的声音。

  “你小子又输了是吧。”

  谢铭则是急声说道“你有屁快放,哎呀卧槽,鸡仔我就不信我弄不过你。”

  “哈哈,你歇会吧你,和咱们鸡哥打游戏你是找虐呢。”我轻咳了一声“咳,铭子,现在也就你在L县了,于佳和罗子两人都出去旅游了。你来我家,我两庆祝一下我考上高中的好消息。”

  谢铭大骂了一声“你大爷的,你这是在打击我呢啊,等着五分钟后到。”说完只听到他对着鸡仔说道“鸡哥,鸡爷,我打不赢你行了吧,我服了。”

  ‘嘟嘟嘟...’我放下电话,把屋里的废纸废书放到一起,拿起我的录取通知书看了起来。

  张小风同学,你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我校,分数线已过半,请在九月一日前到我校注册。我靠到床上,看着这个通知书心里就莫名的兴奋,奶奶的,没想到我还能考上高中,真要感学我大波

  哥了。

  ‘砰砰砰...’“小风,开门我到了。”

  听到谢铭那鸭脖子似的嗓音,我把通知书塞好,丢到一边,起床开门去。

  “铭子,嫉妒还是羡慕。”

  谢铭拿起水杯喝了几口水,横了我一眼“你一边去,哥现在都准备读大学了。”

  酷Q√匠'网!永J久免Er费@看(%小i说{

  “哦?啥大学?”我看了他一眼,他一脸牛B的说道“社会大学。要不你和我一起。”

  “滚你的,老子以后还要考清华呢。”我瞅了眼铭子,对他贱声说道“铭子,商量个事呗。”

  谢铭抽了口烟看着我,“啥事。”

  “你口渴不?”谢铭对我点点头。“想吃西瓜不?”谢铭点头说道“想吃,咋了。”

  “那就好办了,摩托钥匙给我,我出去给你买瓜。”

  谢铭吧钥匙递给我,愣声说道“你不会真去给我买瓜吧。”我点点头“真去。”

  “嘿,那感情好,快去快去。”说完拿起遥控器躺到沙发上看起电视。我走到门口回头对他说道“一会收废纸废书的要来,你记得帮给他。”谢铭点点头“多大点事,那些书在哪。”

  “我屋里。”说完我就走了出去,而我屋内则是传来了谢铭的吼声“张小风你特么的又坑我。”我在门外哈哈大笑了一声找到谢铭的摩托,向着菜市场驶去。

  ......‘当当当...’“铭子开门,麻溜的。快点。”我在屋外提着两个大西瓜,半天没有等来谢铭开门声。这小子不会死了吧,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抬起脚一脚向门踢去,‘咣’的一声,大门开了,而我的脚恰恰好好地落在谢铭的小鸟上。

  谢铭脸色涨红,‘傲’的大吼了一声,双手捂着裤裆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张小风,你大爷的,我和你有仇啊,有必要这么狠吗,就不是半天没给你开门嘛。哎哟...哎哟...”

  我看着谢铭的样子想笑又不能笑的,强忍着说道“该,谁让你不开门的,让我等了半天。快点给我起来,别坐在这给我丢人啊。”说完这句话我提着西瓜就向厨房走去。

  “特么的,算你狠。草。”

  “哈哈哈。”

  谢铭嘴里吃着西瓜还不忘一直问候我家先人。“行了啊,骂了半天了。消消气,我真不是故意的。”

  谢铭瞅了我一眼“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消气行,你给我踢你一脚。”

  “去你大妹子的,一边去。那个我的废书那些卖了没有。”

  谢铭吐出一个瓜仁,伸手指着茶几上说道“诺,钱都在那的。”我把瓜皮扔到垃圾桶里,拿起桌上的钱数了数“麻痹,这么大一堆书就二十块钱,你不会私吞了吧。”

  “去你大爷的,还私吞呢,我差点因为这点钱和那个收废品的干起来。”

  “这就好,一会哥请你打游戏,等会啊,我给你看看我的通知书。”

  谢铭一听通知书,脸色变了“你是纯心的是不,欺负我这个考不起高中的好学生。”

  “哈哈,等着。”

  我到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看到通知书,奇了怪了,刚才出去明明还在的,怎么现在就没了。

  “铭子,你看到过我通知书没。”

  “没有,我还正奇怪的,你不是考上高中了嘛,你通知书呢。”谢铭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这特么是撞鬼了吧,大白天的通知书就这么不见了,难道自己长腿跑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一屁股坐到床上,看向放废书的那个位置。卧槽,糟了,就在我刚才去开门的时候我把通知书

  放在那堆废书里了。

  “铭子,穿上衣服,赶快和我去追那个收废品的。”

  谢铭抬头看着我“找他干啥,你不会把通知书放那里边了吧。”

  “对。”

  “卧槽。”谢铭骂了一声。穿起衣服打开门就向外跑去。我两坐在摩托上,谢铭在前面大声问道“那家废品站在哪?”“城南。”

  ‘轰’谢铭一拉油门,快速的向着废品站驶去。

  我两来到城南郊区,放眼看过去,一排排的收废品的。谢铭咽了口口水“我的大风哥,这要怎么找。”我叹了口气,“从第一家开始找,我就不信了,多大的点破逼地方我还找不到他。”

  从第一家开始,直到晚上,我两都不知找了多少家了,硬是没看到今天中午来收废品的那人。

  “兄弟,要我说就这样算了吧,我两一起混社会。想想以后要是咱两做了大哥,他奶奶的,一个口哨就能跑来上百人,多风光,多酷。”

  我看着谢铭一脸的享受,拍了拍他的头“哥,你以为你在拍古惑仔呢,还特么一个口哨跑来上百人,你咋不说你一个口哨直接吹来一个军队呢。”

  谢铭嘿嘿一笑“这不是在鼓舞你和我混社会的嘛。”

  “滚你大爷的。”

  就在我还在不断损谢铭的时候,谢铭伸手一指“哎哎....停停。”我愣眼看着他“咋了。”

  “找到了找到了,就那逼崽子。为了两块钱和我挣了半天。”

  我顺势看过去,拉起谢铭就往那人追去。

  “哥们,哎,等等...哥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疯雲说:

疯子呢纯属新人一个,哪里写的不好请大家多多担待,但是我每一段话都是用心在写,哪里还有不足的请到萌萌里提建议,^_^谢谢大家支持。

  还要感谢我征服大女人的一块肥皂。老铁你的名字我喜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