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爹重重的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雨中行车的说道。“小风啊,咱家就你一个男丁,你妈也就你一个孩子,以后做事多考虑考虑,事情的经过我们都了解了,你现在就安心的待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过几个月我们在接你出来。听到没有。”

  我对着大伯点点头,坐在床上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舅爹向外走得身影,我才轻声说道:“舅爹,谢谢。”

  舅爹在门口顿了顿,回头看了我一眼“长大了。”

  ‘咣’牢房的大门重重的再次关上,而等我再一次见到光明的时候,则是五个月以后。期间那位叫尹安的年轻警察多次来牢房里看我,到后面我才知道,他是退伍军人,退役后来公安局里上班,直到我出来就再也没见过他。

  ......“行了,说完,后面的事你们也知道了,就是遇到你们这群风一样的少年。”

  说完,我拿起桌面上还剩半瓶的啤酒一口闷了下去。我看着谢铭还有白然然他们的表情一个个都愣在座位上。

  _s最新D#章U¤节$0上酷$:匠网,b

  白然然看了我一眼,说道:“完了?”

  “恩,完了。”

  谢铭最先站了起来,“卧槽他姥姥的,没想到一中会有这样的人渣,要是放在二中,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于佳拿起一个酒瓶对他挥挥手“诺,这酒瓶赏你的,今晚你就去灭了他。”

  刘明强抽了口烟对我说道“小风,现在李明胜还在牢里吧?”

  “恩,还在牢里。”

  白然然瞪大眼睛看着我,“不是,风哥啊,这李明胜咋还蹲窑子里面了。他不是....”

  “是什么,你是不是想说,我一刀把他捅死了。要是他死了我还能坐在这里啊。”我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也算他命大,要是在晚送去几分钟,他可能真的去见阎王爷了。不过还好,最终他还是没有逃过法律的制裁,在我出来后,我才知道,他被判了九年。”

  “那你咋还能坐在这呢。”白然然睁大眼睛看着我,我叹了口气,懒得和他解释。而坐在他身边的谢铭则是踢了他一脚。

  “你特么蠢是不是,刚才最后不好好听,就忙着啃你的猪蹄,又不是会有人和你抢。没听到咱疯子说他舅爹嘛,咱们疯子哥可是大背景呢。”

  白然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随后只看到他一巴掌拍在谢铭头上。“卧槽你大爷的谢铭,敢说我蠢。你当爷傻啊。”

  “你不傻,也不蠢,就是憨。”

  “这还差不多”

  看到白然然一副肯定的表情,我们顿时就笑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谢铭已经跑到饭馆外面,眼神中写满了SB两个字。白然然提起酒瓶直接冲了过去。

  我拿手机看了看时间,对着大家说道“今天就到这吧,等考完试,我带上一中那群货,咱们在好好聚聚。”众人纷纷点头,轮子则是一脸牛掰的说道:“那感情好,我要看看一中的酒量好还是咱们二中混子的酒量。”

  我对强子来了个暧昧的笑容,强子打了个冷颤。

  “知道了。”说完,拿着钱包就到柜台去结账。所有人则是一脸鄙视的看着我。我横了他们几眼。

  “看啥看,要不你们来付账。”

  刚说完这句话,众人马上换了个脸嘴,同声说道“风哥威武,风哥霸气。”

  “哈哈哈。”

  可能这才是学生的生活,没有心机没有社会的险恶,大家都是一味的用感情在交流,而不是社会中有钱就是朋友的那一套,时光的远去,有谁还记得我们单纯时候的模样,而那些模样早已流逝在时间的长河里,他们不是消失了,而是使自己成熟了。

  中考终于来临了,因为每人都喝了酒,头一晚上各个都在宿舍里面孤苦狼嚎,群魔乱舞,光辉岁月这首歌直接震动了整个宿舍楼,直到大黑狗黑着脸进来把我们教训一遍,大家这才安心睡去。

  而第二天考试的时候,我刚坐到考场里面,往桌上一趴,这一趴直接给我趴到离考试还差半小时结束。当我醒来,看到和我一个考场的谢铭口水都快流成一个水池了。

  ‘嗡嗡嗡....’我偷瞄了讲台上的老师两眼,从兜里拿出手机,是李波给我发的短信。

  “小风,哥知道你不会做,答案我都给你照下来发到你彩信里了,你自己去看,下午继续给你发。”

  看完短信,我打开彩信功能,只看到一张张答案都在手机里,我提起笔,二郎腿一翘,开始奋斗。半个小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铃声响起我的笔也刚好落下。

  “什么,考试都结束了,我只记得我才刚进来啊。”

  我闻声看去,只看到谢铭一脸懵逼的看着监考老师,我走过去拍拍他“走吧,大兄弟,你睡了两个小时了。”我拉着谢铭走出考场,只看到谢铭眼睛通红,眼泪都快出来了。

  “铭子,不至于吧,这就要哭了。”

  谢铭擦擦眼睛,哽着声说道:“你知道吗,我连名字都没写,本来想给阅卷老师留一个好印象的,现在好了,名字没写,还特么在试卷上留了这么多口水,我的人生就此结束了。”

  “你写不写名字不都是零分嘛,有啥区别?”我不解得看着他。

  “我叔在教育局上班。”

  “哈哈哈,得了,别伤心了,抽支烟解解气。”我安慰着说道。

  “我不抽紫云。”“那你要抽啥。”

  “我要抽玉溪。”

  “去你大爷的,滚犊子,我只有紫云,你爱抽不抽。”我踢了他一脚,直接头也不回都向前走去。

  只听到谢铭在后面大声喊道:“哥,我亲哥,有烟抽就行。”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咋和白然然一样贱呢。”

  我两走到学校门,都是初三的学生,各个都聚在学校门口外面开始吹牛。谢铭我两找到团队,就看到白然然他们几个垂头丧气的。

  我走过去一人传了一支烟说道:“咋的了,哥几个?”

  于佳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昨晚上唱嗨了,今天考试都睡着了,睡醒只有几十分钟了。”

  谢铭一听于佳的话,哈哈大笑道“得,有人陪我得零蛋就行。哈哈哈。”

  白然然瞅了他一眼“去你大爷的,谁和你得零分了。好歹我们都做了选择题写了名字,谁像你。”

  谢铭听完白然然的话顿时就焉了,蹲在一边不再说话。我给他一拳,笑着说道“慌啥,你考不上,我就陪你混社会呗,你的梦想不就是社会大哥嘛,开心点。”

  “唉,就你这句话中听,不像这群人,都是禽兽。擦。”

  我哈哈一笑“行了行了。下午别睡就行了。坚持就是胜利。”

  “你也一边去,你也是个禽兽,坚持个屁啊,看到那些数字我脑子都是疼的。”

  “哈哈哈。”

  “对了,小风你考的咋样?”强子对我说道。我耸耸肩说道“还能咋样,咱们这里的高中时稳妥的考上了。”而一旁的谢铭听到我这话脸更黑了。

  “你大爷的张小风,还陪我混社会的,这尼玛保定的高中生了。老天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听到铭子的话,我们这群人顿时在人群里爆笑开来。

  而就在我们数落谢铭的时候,何兴华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何兴华就是在办黄毛的时候,第一个敢站出来挑刺的人。)

  “华仔,干啥呢,慌慌张张的,是不是考试也考了个零蛋啊。”于佳对着何兴华说道。何兴华稳了稳说道“风哥在不在啊,我找他,有事,大事。”

  我听到有人找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只看到何兴华一脸慌张的神色。我对着何兴华招招手“华仔,我在这呢,啥事。”

  何兴华稳了稳情绪,说道“风哥,刚才我从我朋友那边收到消息,赵东的哥哥,赵明放话说要在九村废了你。”本来就有点怒气的谢铭一听这话跳了起来,大声说道“我擦他么,他们老赵家没完了是吧,他这么叼,怎么不来这里给我堵一个试试看。”

  于佳无奈的叹了口气“哥啊,他敢来吗?你看咱们对面就是咱们的人民警察。他来不是找死吗。”谢铭点点头“也对。”

  我蹲在地上抽着烟,一想到赵明那个大高个,心里顿时一阵无奈,这人咋那么烦,他老爹都作出让步了,他还来这里做个搅屎棍。

  “风哥,要不你考完试就赶快回城里躲躲,我估摸着咱们考完试他一定会上前来找麻烦。当初赵明是碍于他老爹在着,现在他老爹去城上学习去了,我看这事没那么简单。”

  听到肖宇的话我心里一暖,对他笑了笑说道“怕啥,他在怎么牛B,还不是一板砖撂倒。放心。”肖宇叹了口气没在说话。倒是一旁的刘明强特为霸气的说道。

  “让他来,在咱们走之前,咱们一定要让咱们的名字在二中继续荣耀下去。”

  “对,就像强子说的,让咱们名留千史,哈哈。”说完我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他赵东不是很狂嘛,就算他是九村的地头蛇,我也要让他知道咱们不是猛龙不过江,草他吗的。我倒要看看九村有多少牛鬼蛇神,就让我张小风在狂一回。”

  谢铭他们所有人听完我的话,都点头说道。

  “风雨同行,我们是兄弟。”

  而就是这么一小群人,在少年无知的岁月里面陪着你疯,陪着你闹,每到你有事的时候,只要你的一句话,他们不求什么,只求每个人在以后的日子里过得比谁都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