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子我两翻到墙头,往下一跳,重重的落到地上。鸡仔从一个角落里走了出来。他看了我两一眼,然后摸摸我们说道“你两这是进去干啥了,衣服上到处是小口子,没事吧。”

  这时墙后隐隐约约的传来脚步声。我迅速的站起身,二话不说拉起鸡仔就开始往外跑。鸡仔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和罗子。

  鸡仔一边跑,一片急喘的说道“小.小.小风...这...这...这是...咋了,跑..跑..那么...那么...快干啥?”

  罗子在一旁对他急冲冲的说道“事闹大了,咱们在跑慢一点,今晚上咱几个直接就是在局子里面过夜了。”

  鸡仔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又变,大骂一声,撒开我的手拼命的向前跑去。不大一会,他直接把我和罗子拉开将近五十米的距离。我和罗子无奈的对视一眼,这特么简直就是牲口啊,绝绝对对的牲口,逃起命来鬼都怕。

  在回去的路上,看到警车不断的向着一中驶去,我心里顿时一阵后怕,想到李明胜躺倒在床上不断抽搐的样子,难道我真的一刀就把他捅死了吗?当叶莎的面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心里一阵抉择,值了,就算我背上一个杀人犯的称号也值了。

  一中的事情和星宇网吧的事情被我们三个闹大了,一路上只听到警车和救护车警报声。

  我看了眼我身旁的罗子和鸡仔,这事都是由我而起,想要结束也是应该由我来承担,罗子是我兄弟,我哥们,让他来和我一起承担,我张小风做不到。而鸡仔虽然只是刚认识,但是这人还是十分重义气的,若是别人在我和罗子进一中的时候可能早已远走高飞,而鸡仔还是在外面一直等待着我们。而以今天的事来看,不出三天,我们三人肯定落网,要么跑路,要么自首,自首还能减轻点罪行。

  我们三人回到鸡仔的宿舍,我稍微的放慢了步伐走在两人的后面。进到宿舍,鸡仔把刀一扔,直接就躺到了地上,在地上喘着大气。罗子则是淡定的坐到板凳上。

  我把刀放到墙角,对着两人说道“你两先休息一会,我出去一下。”罗子看了我一眼“你要出去干啥,外面都是警车。”

  “我出去买包烟,没烟了。”

  刚说完,躺在地上的鸡仔从兜里拿出一包烟对我摇了摇手,“别去了,我这有。”

  我愣了愣,“我出去买点酒,买点熟食,为今晚上咱们的战绩庆祝一下。”说完,罗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要去我和你一起去。”

  我叹了口气把他按到凳子上,对他说道“你就在这里休息会吧,要是我两出去岂不是目标更大了。我一个人出去,目标小别担心,你就放心吧。”罗子听到这里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我转身就向外走去,而在我后面的鸡仔则是对我说道“小风,你换件我的衣服再出去,你看看你衣服都是血,还破破烂烂的,瞎子都可以看出你刚才一定发生过故事。”

  听到鸡仔的话,我在原地顿了顿,心里一暖,最后一咬牙还是走了出去。

  ‘咣当’寂静的夜里响起了一道关门声,我从外面把门反锁起来。而屋内的罗子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开始在里面不断的拉门。

  “张小风,我草你大爷,你就这样走了,我们还是兄弟吗,说好的一起承担呢。”

  “罗子,你是我兄弟,就因为你是我兄弟,我张小风做不到让你和我一起承担。我和你说过,我能自己扛起来,大老爷们说扛就扛。罗子,我进去以后,你多来我家照顾照顾我妈,多陪她说说话,她经常一个人在家里会感到孤单的,还有叶莎...”说到叶莎,我眼里不知不觉的留下了眼泪。“罗子,一定帮我照顾好叶莎,帮我祝她幸福。”

  我话落,屋内的鸡仔这时急声说道“小风,你把门打开,你们都还是学生,就让我去吧,我一小混混...”

  我哈哈一笑,打断了鸡仔的话“鸡仔啊,你就歇歇吧,当我从一中出来的时候看到你还在外面等着,我就认定你是我兄弟了。以后我看到涛哥和小雨哥一定会和他们美言你几句,让他们提拔提拔你,到时候混好了,做了大哥一定记得照顾照顾我啊。”

  我隔着门对着屋内的两人鞠了个躬,笑着说道“罗子,鸡仔谢谢你们。再见了,战友们。”说完,我就向外面走去,我背后出租屋内传来了罗子的哭声和吼声。

  我走在路上,三月的春风吹了过来,是我打了个冷颤,我掏出一支烟开始慢慢抽起来。我抬头看向天空,想到自己将要走进苦窑,将要笑看人生,牢底坐串,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阵恐慌。但每当我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叶莎,就不在怕了,换来的是一阵释然。

  叶莎,我帮你报仇了,只要伤害过你的人,我都让他们付出了血的代价。叶莎,你还好吗,此刻你睡了没有,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想你,想你牵着我的手,想你对我笑。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伤害了你,以后不要找一个像我这样的小混混,找一个爱你疼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男朋友。

  妈,如果你知道儿子为什么这么做,你一定不会怪我,以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那么累,儿子不孝。小雨哥,弟弟还是没有听你的,没忍住,还是冲动了,我知道你不会怪我的,最多就给我两脚,你一定会说我年轻气盛,可是年轻人不年轻气盛还是年轻人吗。你少喝酒,就是弟弟最大的愿望。

  而我不知道的是,杜冰冰在我出事后的第二天,把事情告诉了叶莎,叶莎在病床哭晕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大象告诉我,我才觉得我做的没错,因为你还是会为我哭。

  我一步一步的在路上走着,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公安局大门,向外看去,公安局里面正是灯火通明。我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踩上了进入公安局的阶梯。

  当我孤生一人出现在公安局大厅里的时候,大厅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我。

  我扫了一眼我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衣服上面到处都是一道一道的扣子,是刚才逃跑的时候被树枝刮的。

  “自首,学校和网吧伤人事件都是我做的。”

  我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里响起。这时几个警员马上反应过来,众人把我按倒在地,把我双手背上带上手铐。

  我被他们带到了审讯室里,被带进来后他们把门一关,就这样把我晾在了审讯室里。过了一会,忽然一道刺眼的强光照到我脸上,我被照得睁不开眼,等亮度变为正常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审讯我的两个警员,一个中年和一个青年。

  两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其中一人说道“哼,闹这么大不跑路,还来自首。不知道是傻还是傻。”我被他说的话听得一愣一愣的。

  “姓名”

  “张小风”

  “性别”

  “男”

  “民族”

  “傣族”

  “年龄”

  “16”

  当问到年龄的时候,两人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怎么?”

  中年的警察对着那个年轻人说道“尹安,去把他的脸洗洗。”年轻警员点点头,拿起桌上的水杯把水泼到我的脸上,递给我几张纸。我接过纸擦了擦,中年警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他点起一支烟,对我吐了口烟,然后说道“你才16岁,16岁啊,正是一个少年大好年华的时候,你现在进去这些年不是白白浪费了。”那人看到我没说话,接着说道“这么大的一点年龄就敢做出这么大的事情,以后还得了,你知不知道和你差不多大的那个学生,现在还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具目击人反应,不只是你一个人,你们是三个人。”

  “就我一个人,改判的,该怎么的判我一人就行。”

  随后我激动的对他说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人和那个小混混对我女朋友侮辱的时候,对她心里伤害是有多大,她才多大15岁啊,15岁啊。那是一辈子,一辈子啊。”

  说道这里,两人一脸震惊的看着我,我对他两冷笑了一声“你现在问我这些,你怎么不问问他们对我女朋友做了什么?”

  旁边的那个年轻警察听了后则是怒骂了一声“畜生”。中年警察还是比较成熟,拍拍他的肩膀,对着我说道“咱们现在分人分事。你先把笔录做了,你说的你女朋友那事我们会另外调查。”

  我冷笑了一声,开始慢慢配合他们做笔录,直到笔录做完,我被年轻警员带出去的时候,听到那个中年警察在背后说道“唉,现在的这个社会啊,我都开始搞不清了。”

  之后我被连夜的送到少管所里,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一个星期,我除了看到送饭的和不断换岗的狱警就没在看到过任何人和没有收到过任何消息。我在里面用饭勺在墙上不断的画着正字,记录着我进来几天。

  直到第九天。

  ‘吱’的一声,牢房的门被打开了,牢房外的光射到我的床上,我从床上爬起来向外看去。舅爹面无表情的向里走来。他进来后,抬起手一巴掌就招呼上来。

  看正9版章节上酷K"匠网m

  ‘啪’一声脆响在牢房里响起。

  “知道痛没有?”

  我对着他点点头“知道”说完,又是一嘴巴打了下来。

  “知道就好,这一嘴巴是我带你妈给你打的。你就在这里给我好好反省,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给我好好呆在这里。缺什么就和这里的狱警说,等你呆够了,知道错了,再出来。”

  ‘嗯’我嗯了一声,弯着头坐在床上,等待着舅爹下一刻的狂风暴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