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胜,还有那次圣诞节带头打我的其中一个。”

  罗子顿了顿继续说道“本来这次的事是找我来的,但没想到的是,李明胜的后台就是那人,现在连累到了叶莎,都是我的不好。”

  我听完他的话叹了口气“行了你也别往心里去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罗子点点头没在说话。

  我慢慢站起来看着来回过往的车辆,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叶莎,心里怒气不断上涨。我回过头去看向罗子。

  “罗子,你敢砍人吗?”

  罗子听到这话愣了愣,随后很严肃的点点头“只要你疯子一句话。”

  “走,先和我去一趟小雨哥的店。”

  罗子没多问,只是对我点点头。我两打车来到小雨哥的游戏厅,他原来说过,要是找他,白天的时候他多数都在游戏厅,晚上都在夜雨。我两来到小雨哥的游戏厅,没看到小雨哥在游戏厅里,倒是看到了马涛。

  我向他走了过去,马涛正背对着我,我拍拍桌子大声说道“老板买币。”

  背对着我的马涛被我吓了一跳,游戏厅的人也停了下来看着我。马涛怒骂了一声“骂了隔壁的,没看到人在啊,喊那么大声,当喊死人呢。”

  他转过身看到我愣了愣“小风咋是你呢,你不上课啊。”随后他对着玩游戏的那些人说道“行了行了,别看了,玩你们的,这是我弟弟张小风,闹着玩呢。”随后那些人‘草’了一声低下头继续玩游戏。

  “怎么,有事啊,上课时间跑来这里。”我对着他笑了笑,献媚的说道“涛哥,这不是想你了嘛,所以来看看你。”

  “得得得,你打住,直接说是来找你小雨哥就行了嘛,还说得这么肉麻,我全身上下都是鸡皮疙瘩。。”马涛看到罗子在我身后,扫了他两眼“这小伙也在啊,怎么,是不是普明顺的人来找你们麻烦了?”

  我摇摇头“这倒不是,就是闲的无聊过来找小雨哥你们说说话。”马涛点点头“我就说嘛,那群小崽子都被普明顺开除了,还来找你们麻烦,他是不是脑子疼着。”

  听到他的话我顿了顿“哥,他们都被踢了?”马涛点点头“是啊,在发生事的几天后就被踢了,真不知道你小雨哥是咋弄的,是不是感觉到你小雨哥很牛掰。”

  “得了哥,要是我小雨哥听到你这句话不是马上飞上天去了,还是少夸他好,他这人是欠教育。”

  马涛听了我的话哈哈一笑“也就你小子敢这么说,要是别人,你雨哥敢和那人兑命。”

  “哥,问你个事,那天带头打我兄弟那个叫什么名字?”马涛两个眼睛转了转“我记得好像叫候什么的,叫什么我记不得了,等我帮你问问。”他对着玩游戏的人大声吼道“小鸡,小鸡,你特么给我出来。”

  过了几秒钟,只看到一个瘦瘦弱弱的小青年从一台游戏机前面站了起来对着马涛说道“涛哥,啥事。我正忙着呢。”

  “忙你的卵子忙,前段时间被普明顺踢走了的那几个小瘪三是不是有一个叫候什么的。”

  “那人叫候福。涛哥你要怼他啊,我现在码好人就过去草他吗。”

  马涛对他摆摆手“怼你骂了隔壁啊,你给我消停点,安心的玩你的。”他回头对我说道“小风啊,我今天怎么越看你越奇怪呢,你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我对他摇摇头“哥,我的涛哥,我咋敢有事瞒着你呢。我就是过来看看我雨哥在不,想他了呗。”

  马涛点点头,随后从柜台的一个抽屉了拿出几百块钱递给我。

  “我看你小子啊,准是要给你小女朋友买什么东西没钱了,才过来找你雨哥的。拿着,就当你涛哥赞助你的。你雨哥去外地办事了要去一个多星期才回来的,你有事直接就来找我就行。还有,你可千万不要私下和你雨哥说我给你钱啊,他知道,非把我皮子剥了。”

  我挠挠鼻子,没接他手上的钱。马涛嘿嘿一笑,把钱塞到我手里。“大老爷们的磨叽个啥,拿着拿着,就当是我硬塞给你的。”

  听到他这话我才把钱放进口袋里,马涛看了我一眼对我比比大拇指“你小雨哥你两就是一路人,一个大人精,一个小人精。”

  “哈哈,谢了啊哥,我绝对不会出卖你的,既然小雨哥不再,那我就先走了啊。”

  马涛对我点点头,“去吧去吧,赶快回学校老老实实的去上课,少在外面溜达。”

  我‘嗯’了一声,转身就向外走去。

  “小风啊,有时间带着你家叶子来店里玩啊,哥请你们。”

  听到马涛说道叶莎的名字,我心里顿时一阵刺痛,我强露出一个笑脸回身对他说道“知道了哥,你忙吧。”说完我和罗子就快速的走出游戏厅。来到游戏厅外面,罗子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小风,你来这里不是来叫人的?”

  “刚开始我是准备来叫人的,但是路上想了想还是算了,我们的事就少人他们参合。他们加进来味就变了。”说到这里我顿了顿“况且现在那个候福已经不是普明顺的人了,我们可以放心的整了。”

  罗子点点头“难道就我两?”

  “对,就我两,你怕了?”

  “怕倒是不至于,只是...”

  我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出什么事了我一个人扛起来就行了。”罗子叹了口气“什么事我都不怕,咱两是兄弟,有事一起扛。只是,我两现在连候福在哪都不知道,怎么整?”

  我听到他的话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对啊,连人在哪都不知道怎么整。

  “张小风,你等等。”

  我闻声向后看去,对我说话的人正是刚才在游戏厅里面的那个小鸡。他走到我身边看了我和罗子一眼对我两个说道“你两叫我鸡仔就行,我比你两大不了多少。”

  “鸡仔,你找我两有事?”

  鸡仔抽了一口烟饶有深意的看着我两。“我看你两个是不是要去找候福的麻烦啊。”我和罗子对视一眼,罗子点头说道“差不多吧,怎么了?”

  “算上我一个。”鸡仔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瞄了他两眼“不是,大哥,你这无缘无故的说算上你一个,你不会是涛哥派来的奸细吧。”

  鸡仔瞅了我一眼“你想去哪了你。”说完,他掀起身上的衣服,只看到他的后背有四五道伤疤,他背对着我两说道“看到了吧,我身上的这几道伤疤都是候福造成的,若是没有你小雨哥和涛哥他两,可能我现在已经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他接着说道“那次事过后,我就开始跟着涛哥玩,过了几天你雨哥给了我几千块钱,说是候福给的,当时我听到心里总算得到了一点安抚。可是后面有一天,涛哥喝醉了,才说那些钱都是雨哥自己掏钱给我的,我当时听到那是一个气,可是也没办法,我当时和候福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面,雨哥和涛哥对我的好我永远记得,所以只要他们不发话,我现在绝对不会去找他的麻烦。”

  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只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和你去。我就看以正大光明的弄他了。至于为什么,你应该懂了吧。”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对了,你为啥要找候福的麻烦?”鸡仔向我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女朋友被他侮辱了。”

  鸡仔听到我的话愣在原地,随后把烟砸到地上,狠声说道:“我擦他吗的候福,他吗还是人不,畜生啊。你当时怎么不和涛哥说呢。”

  “说了这事,你认为他还会让我自己动手嘛?你能打听到候福的消息不?”

  鸡仔点点头“这个都是小事,那你想怎么搞?”

  “买刀,亮刀,开整。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ar酷pH匠t网N$唯z一正O版v,…}其l他都H…是盗R版:~

  ....一个下午我们三都在鸡仔的小出租屋里,我拿着磨刀石一遍一遍的磨着刚买来的砍刀。鸡仔坐到我旁边看着我,随后说道“小风啊,你这么磨不是想要一刀把他砍死吧。”

  我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对他说道“要是一刀死了那更好。可你说能让他死吗。”鸡仔点点头没再说话。而罗子就坐在鸡仔的床上闭目养神,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能他现在心里也和我一样吧,毕竟谁都是第一次砍人,谁都会害怕,谁都会顾忌一点。

  我看了眼坐在我旁边正在玩手机的鸡仔,对他说道“鸡仔,你砍过人没有?”“没有,杀鸡算不算?”

  “我擦说正经的,既然你没砍过人,那你不怕啊。”

  鸡仔听到我的话,放下手机想了想。“不怕,都是出来玩的,迟早要过这一关的,想到我身上的那些伤疤,我就没有一点怕的感觉。”他看了我一眼,“怎么你怕了?”

  我点点头“不怕那是吹牛比的,只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紧张,毕竟都是第一次。”说完,鸡仔指了指坐在床上的罗子,“你看看罗子,他就不怕,现在还有闲心思睡觉的。”

  鸡仔捅了捅床上的罗子,罗子慢慢睁开眼睛,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们,“怎么了,是不是有消息了,我已经等不及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快了,罗子你就不怕嘛?”

  罗子听了鸡仔的话,随后翻了个身说道“怕个卵子,就不是碗口大的一个疤嘛,只要我还不死,我继续干他。”听到他的话,我和鸡仔纷纷对他比了比大拇指,这尼玛以后一定是个战犯,听他的声音一点怕的语气都没有。

  “哈喽摩托...”鸡仔的手机铃声响起。刚翻过身的罗子立马坐了起来。我也一脸凝重的看着他。

  “喂...有消息了啊.....好,谢了啊,下次我请你吃饭。”鸡仔挂了电话,说道“星宇网吧。”

  我把刀拿了起来,在手上挥了挥,看着他两说道。

  “星宇网吧,哥几个,开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疯雲说:

  ps:大家有推荐的,挖机的,施舍给疯子一点,疯子饿啊。跪求了。阿里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