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吉此事过后,我的名声在二中越来越响,甚至延至到了二中周边,外面的一些小混混现在看到我,都会上前发支烟和我说两句话,谢铭我们这伙人也是越来越强大。慢慢的开始传言说我要扛起二中,当我听到这消息,我只是无奈的摇摇头,都快要毕业了,说这些还有意思吗。我也没在理那些,他们爱咋说咋说,我还是我,该干啥干啥。

  政教主任后面来找过我们,这一次他没有对我们发飙,也没有给我记大过,只是询问了我们一下有没有事,说我们办得好,以后外面的混混再来欺负我们学校的学生直接就打,出事了他扛着,虽然这话听着很不靠谱,但是没有给我们什么惩罚是最好不过的了。而到很长时间以后我们才知道,是白然然的父亲和他通过气,才不来找我们的麻烦,态度才变好的,有什么隐情不用点明大家也知道,钱字当道啊。

  白然然和肖宇两人第二天就被他们爸妈接走了,白然然出院的时候给我打了通电话。“风哥。”“小然子啊,好点了没有。”我说完话,电话那头的白然然突然沉默了一下。“风哥,谢谢。”

  “你二大爷的白然然,说了多少次了,在跟我说谢谢,我跟你急。来给我笑一个,哥给你抽玉溪。”那边的白然然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他接着说道“风哥,真的,这么多年了,我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直到遇到谢铭你们几个,只有你们把我当成真正的哥们兄弟。”我拿着电话没有说话,白然然顿了顿“从小到大,我遇到很多人,没有一个对我是真心的,个个都是看着我家有钱才来接近我,唉。只有你们,我出事了,第一个冲上去的是你们,不会计较钱不钱的问题,大家都是有吃就吃,没吃就大家一起饿肚子。我来二中队的这三年就有你们一群朋友,谢谢你们。”

  然然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风哥,可能我这一次要到毕业考才回来了。你们不要想我啊。”我笑了笑“我们绝对不想,只会把你的照片贴在门上,防火防盗居家必备。”白然然一听我的话,一扫刚才的气氛。“你大爷的张小风,只要你敢把我照片贴在门上,你白哥明天就回来削你。”

  我一听他这话,我这暴脾气开始犯了“奶奶的,你来你来,不要隔着屏幕练胆子,只要你明天来,老子绝对不会打你,我特么一板砖拍死你。”

  “小风子,今天就这样吧,记着你还差我一包烟。哥要去做检查了。”“你叫谁小疯子呢。”白然然哈哈一笑“除了你还有谁,记着我的烟。”我愣了愣,“你的什么烟。”电话那头的白然然声音贼阴险的说道“刘明强和铭子在宿舍痛扁你那天,现在记得了吧。”我听到他这话才想到我答应谢铭赔他一包烟“行,你两个狠。”白然然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着,我两个之后聊了一会,我问了他一下肖宇的情况,他只说肖宇在他后面才被接走的,现在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后面几天我才收到消息,黄毛也就是赵仁吉,因为殴打未成年人,入狱两年。知道这事的时候,谢铭我们几个不用说也知道,一定是白然然的父亲弄的。

  这天谢铭我们四个人正在外面的小卖部抽烟聊天,这时候跑来一个学生,对着我说道“风哥,轮子他们在操场上被打了。”刚说完,谢铭我们几人就向着操场冲过去,谁这么大胆,直接就在操场上开干了。

  谢铭我们几人来到操场就看到轮子黄伟然还有两个学生倒在地上,我把衣服扔到一边,一脚踢开我前面的人,这时我背后传来了强子的声音“小风我们来了。兄弟们给我干。”我回头看去就看到十多个人冲着我们这边就跑过来。两分钟时间就剩下我们的人站着,我拉起轮子和黄伟然“没事吧你两?”

  轮子吐了一口血痰“没事,就是一点小伤。”我看着他两的样子就想笑,小伤,都他娘的快变成猪头了还没事。“今天是啥情况?”我看着他两。黄伟然正在擦着他脸上的血,听到我这句话就怒声说道“他娘的这群逼养的,我们正打着篮球的,二话不说就上来动手了。”

  我走到一个人的身边看着他“兄弟,能告诉我今天是什么回事吗?”那人看了我一眼就看向一边。我看到他的眼神,哎呀我这暴脾气马上就来了。我踢了他一脚“蛮硬气的嘛,还打不够是不。来我们继续。”我对着我们的人招了招手,就在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人群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都住手。”我闻言看去,就看到赵东带着三四个人往里走来。我看了他一眼“是你干的?”

  赵东对着我点点头“是我干的。怎么了。”我听到他这话顿时就笑了“你干的还问我怎么了,今天你不给我一个理由,要么就是躺在这里,最后还是躺在这里。”赵东一脸淡定的看着我“呵呵,要打就打吧,我动你一下我就是孙子。”

  我听他这话就要上手,刘明强拉住我,对我小声说道“大黑狗来了。”我向后看去,只看到大黑狗带着两三个保安向着我们走来。我这时才明白赵东为什么会这么淡定,我对着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太急了,以后时间多的是,你想碰碰我陪你。”说完我放下手站到一旁。

  大黑狗推开人群看着我们说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聚着这么多人。”一旁的谢铭笑着说道“主任这不是休息日嘛,我们在谈论感情呢。”大黑狗挑了挑眉“二十多个人聚在一起谈论感情,你当我傻啊,是不是又打架了。”

  “兄弟们我们有没有打架,我们是不是在谈论感情。”说完一群人大声说道“是。”我扭头看向黑狗“主任,都听到了吧,我们真的是在谈论感情。”

  大黑狗对我点点头“行,张小风,不收拾你几天就开始蹦跶了是不。”他扫视了人群一圈大声说道“都散了都散了,黑社会聚会啊,散了都。”他说完话,就带着保安走了出去。我们也慢慢散开。

  回到宿舍谢铭我们几个聚在一起抽着烟。我抽了口烟说道“你们说赵东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无缘无故的来找麻烦。”谢铭在一旁附和道“谁知道,吃饱了撑着吧。”

  刘明强把烟头扔到地上悠悠说道“赵东姓什么。”谢铭横了他一眼“都说出来了,不是姓赵还姓啥。”强子笑了笑“他姓赵,赵仁吉也姓赵。现在懂了吧。”我听他这么一说顿了顿,看着强子“难道...”

  {(看%U正O版`章8i节上酷匠az网)

  强子点点头“不错,赵仁吉是赵东的亲表兄。我们都把他表兄弄进苦窑了。你说他不找我们麻烦,难道去找白叔的麻烦啊。”谢铭把烟一扔大声说道“麻痹,他哥都进医院了,他还嚣张个几把。下次看到他直接削他,省得麻烦。”

  我听到这话给了谢铭一脚“你个二愣子,唯恐天下不乱啊,整天就知道打打。”“你说谁二愣子呢。张战神,你还不是一样。”谢铭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靠,你大爷的,我可不是什么几把张战神,我是你们的社会小风哥。”谢铭听到我这话对我比了个中指“要是白然然在,不出明天你这个张战神的绰号马上就被传遍了,你信不。”

  提到然然我们顿时都沉默了,一下少了白然然和肖宇两人就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一个大胖一个小胖。可能大象他们那边也是一样,少了我也会少了什么吧。

  我首先打破了这个压抑的气氛。“这次赵东的事咱们谁也别去管,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直接弄死他。轮子你们怎么看。”我看向轮子和黄伟然,两人无所谓的点点头“我们都听你的。”

  我嗯了一声“赵东不像我们看的这么简单,不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今天的事大家也看到了吧。”所有人点点头。

  “那好,从明天开始大家像原来一样不要落单,我看赵东能整出什么幺蛾子。今天会议到此结束。”我说完,只看到于佳对我眨了眨眼然后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