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几天,我们在学校里面风平浪静,原来打的那个黄毛也没有来找我们的麻烦。当初我问过谢铭黄毛的来历,谢铭告诉我,黄毛名字叫赵仁吉,是一个地痞小流氓,整天带着四五个人在学校周边敲诈一些学生,属于混吃混喝之类的,没多大的名气,也没什么靠山,就是一个小瘪三。

  我听了谢铭的话,告诉白然然他们几个这几天出学校不要一个人,小心赵仁吉的报复。刚开始的时候白然然他们都是成群结队的出去,后面几天看到没什么事,大家都开始放松了,而我整天在学校,要么和尹雪在一起,要么就是睡觉,也没有太在意黄毛他们,毕竟就一个小流氓,我们这么大一帮子人会怕他们几个。

  今天我正在宿舍睡的香,就被人拉了起来。我揉揉眼睛,才看清我面前的人,“轮子,你干啥呢,这么慌慌张张的。”轮子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小风...今天今天...”我递给他一瓶水“先喝口水再说。”

  轮子拧开瓶盖,喝了几口水才缓缓说道“小风,今天白然然和肖宇出去被赵仁吉他们堵了,现在他两已经被送进医院了。”“什么。”我抬起头看着轮子“不是让你们这几天别落单,就是怕黄毛他们会报复。”轮子叹了口气“我们看都这么长时间了,以为没事了,大家都松懈下来,没想到今天。唉。”

  我快速的穿上鞋子“走带我去医院。我草你妈的。”说完我两就向着医院飞奔而去。

  来到医院,不用问护士也知道他两在哪个病房了,病房外面组满了人。多数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里面还有几个是外面的混混。他们看到我都纷纷让开路,喊道‘风哥’。我阴沉着脸点点头,走进病房就看到白然然还有肖宇两人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白然然躺在床上睡着了,只有肖宇还醒着,躺在床上和于佳说这话。

  我走到他的身边,肖宇对我喊了声‘风哥’。我看着他“没事吧。”肖宇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没事。哥。”

  这时白然然的父母走了进来,我们对他两喊道“叔叔,阿姨。”白然然的父亲板着一张脸点点头,他母亲留着眼泪站在一旁。白然然的妈妈走到他的旁边帮他盖好被子,谢铭拿过两条凳子放到他两的旁边“叔,姨,你两座。”

  白然然的爸爸坐到凳子上,扫了我们一眼,“以前我就以为你们这群小兄弟只会在学校里面打打闹闹,没想到啊,现在翅膀硬了,和社会上的人打起来了,还动刀子了。”我听到白然然父亲的话,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动刀了。我看向一旁的谢铭,谢铭对我轻轻摇摇头。白然然的父亲继续说道“都长大了,管不翻了你们了。今天的这个事,我已经报警了,一会警察就过来做笔录了。”说完他顿了一下。突然瞪大着眼睛,低声吼道“我操他妈的,不要让我抓到那小逼,崽子。让我抓到他我一定剐了他,敢动我儿子。”

  这时我才注意到白然然的父亲不是一般人,从他穿的那些来看就知道白然然家很有钱。白然然的父亲抬起头对我们说道“行了,你们小哥几个也散了吧,快回去学校上课,然然我已经请人过来照顾了。没事的啦。”

  我们点点头,谢铭对他父亲说道“叔,我们走啦。然然醒了你让他打小风的电话。”白然然的父亲点点头“走吧。快回去吧。”我们点点头就向着外面走去,刚走了几步背后响起了白然然父亲的声音“你们谁是张小风。”我听到愣了愣,转过身对他说道“我是张小风,怎么了,叔。”白然然的父亲对我点点头“没事,走吧。对了,把你们外面的人散了吧,搞得像黑社会一样。”我点点头“知道了,叔。”

  我对着病房外面的人摆摆手“大家都散了都散了,没事了。”人群开始慢慢散去,谢铭我们走到外面,就看到医院外面停了两辆黑色的别克小轿车。谢铭指了指那两辆车说道“这就是白然然家里的车。”“白然然家里这么有钱啊,为啥还送他来这里读书。”谢铭听了我的话点点头“然然家不是我们县的,和强子家一样是外地的。至于他家里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然然也不说,可能就是做生意的吧。”

  y看正KP版‘章#节c上V,酷匠p网~L

  “小风,今天的事要怎么办?”谢铭看着我,“还怎么办,警察都介入了,以后看吧,但是这仇是一定要报的。”

  一路无话,直到我们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对着谢铭说道“铭子,黄毛他们动刀了,是吧。连学生都动刀他们还是不是人了。”谢铭躺在我的旁边抽了口烟“这次的事过后,黄毛就不用想着在这一片混了。他也是混到头了。”我嗯了一声,我两个就躺在床上默默的抽着烟。这时刘明强走了进来,坐到我旁边,“小风,刚才有人传来消息,警察在外面抓到了黄毛,黄毛只是进派出所几分钟又出来了。”

  我听到刘明强的话猛的坐了起来,拍了拍旁边的谢铭“铭子,走骑上你的摩托,我两去镇上一趟。”“去干啥?”谢铭坐了起来。“你听我的就是了。”我转头对着强子说道“强子,你派人去跟着黄毛,一会电话联系。”我站了起来看着窗外,捏紧了拳头“动我兄弟的人,我要他加倍偿还。”

  谢铭我两骑上车十分钟就冲到了镇上,我两停在一中门口我掏出手机打给李波一个电话“阿波,你在哪呢。”电话那头的李波气喘吁吁的说道“我在球场呢,咋了。”“那两把刀给我,上次我的那一把也带着来。我在校门口。”李波听到我的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过了两三分钟,就看到李波和大象两人冲了出来,李波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的行李包。

  “怎么,是不是二中那里出什么事了?用不用我们过去。”李波来到我旁边把行李包递给我,我接过包背在身上,“没事,就是一个不长眼的小混混动了我在那里的兄弟。这种事你们就放心好了,我能解决,不是一次两次了。”

  大象站在一旁点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事就给哥几个打电话,随叫随到。”我点点头“知道了,哥。我们先走了啊,赶时间。”李波点点头“去吧,路上小心点,真的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对着他两点点头,谢铭我两就向着二中飞速的冲去。

  我两来到来到二中前前后后就用了半个小时,我给刘明强打了个电话,刘明强告诉我,黄毛他们正在学校附近的台球室打台球,他正带着人过去。我听了他的话和谢铭骑着摩托向台球室赶过去。其实当时的二中就建在乡下,现在城乡建设起来,也融到了县里。

  我和谢铭刚到台球室旁边,刘明强他们也赶到了。我下车把包里的刀拿出来分给强子和谢铭“用衣服把刀抱起来。谁进去把赵仁吉给我喊出来。”我们一帮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没人站出来,虽然二中比一中混乱,但是二中的学生只是在学校里闹腾,没人敢和外面的人闹。

  这时走出来一人,“风哥,我去吧。”我点点头看着他“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何兴华。”我拍了拍他“一会你把他带出来,就带到台球室旁边的这个小巷子里面。不要紧张,放轻松点,有我们在的,没事。”何兴华点点头,就向着台球室走去。

  “大家都散开,躲在小巷子里,不要聚在一起。”我说完话,二十多人慢慢散开,躲到了台球室旁边的小巷子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