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大家又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一直在捣鼓照明灯的李鸭突然把灯关了。

  一时之间大家陷入了黑暗中,面面相觑起来,微弱的路灯勉强能透过帐篷,在黑暗中把人照出轮廓。

  “李鸭,你干啥呢这是,灯坏了?”大黄好奇的问,黑暗中他挠头皮的声音异常响亮。

  “没,”李鸭嘴里嘟囔着,又“啪”地一声打开灯说道:“我就是好像发现个事情。大概就是……”话没说完,他又一开一关捣鼓起那灯来。

  帐篷里变得忽明忽暗的,最后还是毛队忍不住了,一巴掌呼啦在李鸭头上:“你小子有屁快放!别卖关子。”

  李鸭这才又开好灯,老老实实说起来:“刚才我分析了下资料室怪脸遇到的环境和前几次碰到时的环境的区别,我认为,最有可能左右他行为的是——光。”

  酷《◎匠Vd网d"唯一。Q正y{版%,R'其X他都o是》?盗|版

  “光?”听了李鸭的话,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是。”李鸭点点头,继续说道:“从一开始的王可贱自己在机器室,到第二次大家再探机器室,再到最后一次你们四个去小北山。怪脸出现时,无一不在黑暗之中。而最后一次王可贱和诸雨为在资料室那次,灯却是开的,光线充足,怪脸也很反常。”说完后,李鸭又晃了晃手里的照明灯,开关了几下给我们看。“你们感受下,我们现在在黑暗中的感觉,或许就和怪脸在光亮中的感觉相似,寸步难行,难辨敌我。”

  “的确。”诸雨为认同地接起话来,“有不少动物和人类相反,比如说猫。猫的视力在黑暗中比在有光亮的地方好得多。你的意思是,怪脸和我们相反?”

  诸雨为赞同过后,李鸭的目光又多了份肯定和坚毅,连连点头,又举了写别的动物的例子做举证。

  但这样一来,怪脸就和我那天的想法中“是个人”这个想法产生了些许冲突,这里也是值得推敲的地方。

  “变异人咯。”大黄从包里掏出一袋薯片,撕开来嚼着,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长得像人,还穿着人的衣服,习性却和人相反,并且是个实物。那不是僵尸就是变种,要不就是活死人。thedeadwalking看过没?”

  “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不管到底是什么,最好活着来研究。”毛队说,“之前诸雨为给陆医生提取过它的皮肉组织,但除了高度腐烂这个事实外,一无所获。所以,只有把它捉住了,稳定了,或许才能有突破。另外,找到胡刚和试探牧村也很重要。”

  我附和了一声,也顺着毛队的话对我们进行了简单的分工。诸雨为是女生,交流能力强,为人又细心谨慎,李鸭处理数据的能力不错,脑子好使。因此,他们两个负责调查和接近胡刚和牧村这两个人。

  毛队本身部队出生,拳脚功夫没话说,大黄小宇宙爆发时的蛮力我见过,和他们一起逮那怪脸,最可行。至少我们现在初步掌握了怪脸惧怕的东西——光明和火焰。

  就这样分工完毕,大家也没什么异议。于是收帐篷散场,各回各家去了。

  临走前,毛队和我说明天要制定活捉怪脸计划,让我和大黄今天晚上早点休息,接下来的日子,苦战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我照例去上班。

  Dawn的导入工作还在推进当中,徐建国当了部长后,每周三都要开一次例行早会。今天开早会时还一句带过这个问题,希望各组权力配合Dawn的导入计划。我还特地看了在一旁旁听的牧村一眼,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似乎这件事情与他毫不相关。

  另外,警察局还另派了几名小警察来调查刘明失踪的事情。

  早会结束后,大家各回各位做事情。诸雨为和李鸭已经在着手暗中调查胡刚的事情了。而我和大黄依旧毫无头绪,只有点最初的想法,但也不好立刻付诸行动。

  捉怪脸又不是捉鱼,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必须要把它引出来,这个好办。我记得那台样机Dawn就是个很好的诱饵,然后要把它捉住。我想好了大概的方法,就是开灯,让他的行动尽可能减慢,以此形成被捕捉的契机。

  可是,这样一来,他被捉住的话,我们又怎么寻找刘明的尸体?

  再或者是,先擒住它研究了再说。

  想到这里,我和大黄合议了一下这个初具雏形的想法,大黄虽然觉得不是很靠谱,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眼看Dawn的导入正在步步推进,再不看出点苗头来,只怕出了事都来不及了。

  于是,我电话通知了毛队,准备下班后粗略计划的捕捉行动。

  我和大黄下午五点准时下班。

  五点半在厂后门与毛队准时回合,六点的时候大家一起又溜回了研发部,我和大黄人手两盏从仓库拿的应急照明灯,准备怪脸出现时使用。毛队则带了局子里特有的手铐和网兜,准备装那怪脸,不知情的人看了,还真会以为是捉鱼的。

  另外,我们三人还捂得严严实实,一人带了一副橡胶手套。经历过上次红观音庙那一个后,我们都觉得哪怕被怪脸摸上一把,恐怕也是相当糟糕的事情。

  因为那台Dawn仍然放在机器室的角落,况且机器室空旷好捕捉。所以我们最终决定的捕捉地点也是在机器室。

  “嘀”刷了门禁卡后,“砰”大黄率先打开了机器室的大门,径直往西边角落的Dawn走去,我走在中间,毛队断后。

  我们没有开日光灯,借着还有点光的傍晚天空,勉强能分辨清里面的事物。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走到了那台Dawn旁边,我们都站定了脚步。

  深呼吸一口气,我走上前去,拿起电源线,给Dawn插上电源。

  说实话,现在我只要听到Dawn通电的提示声,就会肝颤。前几次的阴影太厉害了,我都快要形成条件反射。害怕冷不丁一个回头,怪脸就在我背后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从机器通电起,毛队和大黄就开始紧张地戒备起来。所幸,机器通了电,启动并预热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输代码,故意输成000,然后按Start键。

  我一个一个字小心地输入,然后忍着紧张,按下了Start键。果然!机器瞬间暴躁起来,内部无数嘈杂的声音迸出,散热器开始嗡嗡转动,本来沉闷的一份一下子升级为了紧张,特别紧张!

  我也跟着毛队他们上下左右的看,留意身边的动静。但黑暗的空间里,除了那还聒噪的机器外,丝毫没有任何其他事情发生。

  没有拖沓的脚步声,没有呵呵声。可以负责的说,一旦把机器关掉,又会立刻恢复死寂。

  怪脸没出现不代表安全,反而更会让人提醒吊胆。我不断地看着,不断地想为什么它这次没来。心情从紧张又升级为焦虑和恐惧。

  三分钟过去了,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时候怪脸应该出现在我们的周围。我们三个背靠成三角形状,各自守好一方,以防突然袭击。此时此刻,Dawn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自动停止了抽风,恢复了安静。

  “噗通,噗通,噗通”我的心跳声,格外响亮。

  突然,东南角传来一声细微的轻笑声,好像是呼吸的时候,不经意间发出的声音。我们顿时戒备地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地盯着声音发出的方向。

  我知道,它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