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七)书架顶端的手臂

  竟然是我们的统辖牧村提议的中断了导入Dragon的计划,我和诸雨为都吃了一惊。怎么可能?

  之前,我们隐隐猜测到这件事可能与日本总部有些许关联,因此从没有把日本人考虑进中断计划的人选之中。

  而这次的发现却是出乎意料,可是说,是完全颠覆了我的猜想。

  整篇文稿都是用日文写的,勉强用半吊子的日语水平看了个大概。中断的理由牵强附会,基本上是狗屁不通。但的的确确是批了下来。现在是2010年,1994年已经是16年前。那个时候牧村还是个小小的副部长,权力还没有达到顶峰。现在他担任了整个研发部的统辖,说一不是二。让大家往东,没人敢站出来往西。

  诸雨为不禁侧过头看我,眼睛里也满是疑惑。或许不应该说是疑惑,其实更多的,是怀疑。

  如果说,此时此刻,我们发现中断Dragon导入的是某个中国人,我们一定会继续追查下去,问清楚这个中国人事情发展的缘由。

  但偏偏,中断整个导入计划的,是个日本人,还是我们的大领导,这就难说了。不得不让人猜想,这也许是个庞大的阴谋。这个大圈子,把所有相关的人和事都绕进去了。而圈子外等着我们的,搅拌圈子混淆我们的,却一无所知。

  我叹了口气,又让诸雨为拍了几张照做记录,随后把那些资料放回原位。

  蹲了近半个小时,我也有点累,正准备直起身来时,突然,诸雨为“嘘”了声,迅速拉着我重新蹲下,我正要问干嘛,只见她神情紧张,眼神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我偏过头,不仅看到了她满眼的恐惧与惊慌,我还看到了,倒影在她眼眸里的,那一具诡异酮体。

  刚才进门急匆匆找资料没注意留意头顶,现在恍然一看,还真有东西,我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隔壁书架顶上,直直地垂下来一截苍白的手臂,而手臂的主人,应该是正躺在书架顶端。

  不知是死是活,不知是人是鬼。

  “怎么办?”诸雨为拉我蹲下来,然后用口型问我道。我重新回过头,直起身,打量着那只垂下来的手,心里琢磨着怎么有点熟悉。

  这手臂细细长长,虎口处有个很厚的茧子,似乎在哪儿见过。我挠挠头皮,竟然淡忘了刚才的那阵恐惧,开始专心思考出来。

  好在,这股熟悉感很快得到了回应,但在得出答案的同时,我心底也陡然一惊。

  是刘明,居然是刘明的手臂!当时他把何雪琴的员工拍放下来时,正好也露了这么一截手臂出来。我也清楚地留意过他的虎口处,有一层泛黄的厚茧子。

  谁会想到,他竟然会在资料室的书架顶上。这真是太不可思议。

  并且,仔细看的话,那截白皙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尸斑,乍一看不怎么明显。

  诸雨为又拉了我一下,用嘴形和我说道:“死人。”

  我点点头,同意她的看法,说:“是刘明。”,安全起见,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地交流,以防节外生枝。

  诸雨为一下子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我,随机又仰起头继续看。

  a☆酷匠◎网f8永久¤J免k费L看小X说~!

  我们就死死盯着半空中垂下的手臂,没有动弹。

  就在这时,突然,手臂动了一下,接着,是“咝啦”一声,手臂缩上去了一半,只剩下半截我们还看得到。

  这会儿不只是我,就连诸雨为都吓得差点叫出来,因为刚才我们的潜意识里,刘明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不仅尸斑表明了这个事实,那股沉沉的死气也是错不了的。

  可是,那截手臂,的的确确动了。

  想到这里,我脊背发凉,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诸雨为迅速恢复了平静,用眼神示意我继续看,别出声。

  果然没过多久,我们就听见了那书架顶上巨大的摩擦声,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拖动刘明的尸体一样,而不是刘明自己在动。

  我几次想探头看个究竟,但是都被诸雨为拦了下来。摩擦的声音在移动,我迫切想要看到底是谁在搬尸,亦或是刘明还活着,只是受伤了在爬行。哪怕是个活死人也好,我也可以给毛队一个交代。

  现在我们蹲着,视线波及的范围太小,其实我只要站起来踮脚看一眼,就能稍微确定一下此刻的情况。

  诸雨为说什么都不让,就在我们拉拉扯扯的同时,好巧不巧,因为蹲久了腿太麻,我一下子撞到了后面的书架上,发出了“砰”地一声。陈旧的书架被这突如其来的碰撞惊起了一层灰尘。诸雨为一个措手不及,被呛到咳了两声,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尸体摩擦的声音停止了。

  我现在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强有力的,快跳出嗓子眼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诸雨为在一旁喘着粗气,还没从刚才这变故中反应过来。

  最关键的是,摩擦声停止了。

  如果此时的资料室,除了我和诸雨为以及生死未卜的刘明之外,还有第四个人的话,那无疑,我们暴露了。

  还没等诸雨为气喘晕,对面书架后就传来拖沓的脚步声。“踢踏踢踏”的,在安静的资料室里,格外突兀。

  糟糕!光听这脚步声,我就能大致猜出来者何人,我似乎已经隐约闻到了阵阵的腐臭味。

  是那怪脸,绝对无二,就是那怪脸!

  我们已经从资料与书架的间隙中看见了那个佝偻的形态。他的头四处转着,像是在找东西一样,嘴里偶尔发出“呵呵”“呵呵”的声音。

  他走过了我们前排的书架,在走廊里停了下来,它还是穿着破旧的工作服,脑袋上头发稀疏,上次李鸭砸的那个窟窿还在,黏糊糊的一片,看着更让人觉得恶心。他此时此刻正背对着我们。我的心都要顶到嗓子眼了。如果他现在回过头,那我俩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诸雨为迅速把自己的嘴捂了起来,也悄悄捂住了我的,用眼神警告了我一下。哪怕喉间的一丝声音,都有可能让整个事态恶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幸好怪脸在走廊里停顿了一下,又慢慢朝前走去。我和诸雨为一动不动地蹲着,心里却长长地舒了口气。

  比较奇怪的是,它这次走的特别慢,完全没有以前的灵活。好像行动被制约了一样。要是换作前两次,他应该早发现我们才是。诸雨为蹲在一旁默不作声,神情紧张地盯着怪脸的背影,直到他走到另一个书架消失不见了。

  踢踏的脚步声还在,或近或远,或而消失。

  我们的心还不能完全放下,很有可能,怪脸在下一秒就会绕到我们这排书架。

  我偏过头看诸雨为,诸雨为也正好也在看我。

  她用手指了指门口,示意我们一起跑出去。这个当下,确实早跑比晚跑要更安全。等怪脸发现我们时再跑,恐怕就来不及了。

  只是我还放心不下隔壁书架上的刘明,他已经看不见了,也不知道怎么样。我现在很确定刘明已经死了,而刚才的摩擦声,很可能是怪脸拖曳刘明时导致。

  怪脸拖动刘明,到底是要干嘛?

  为什么刘明会出现在资料室的书架上?

  这次的怪脸为什么如此反常?

  我脑袋里好多疑问,一时间塞住了转不过来。

  突然我觉得手臂一紧,诸雨为正拉着我的手腕,神情紧张地说“快跑!”。我清楚地感觉到她指节的因为太紧张而紧箍的力量。

  没错,怪脸看见我们了。就在它刚才停顿的走廊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它返回了过来,站在那里,用它蜥蜴般的眼睛打量着我们,喉咙里发出“呵呵”,“呵呵”的冷笑声。

  我定在那里,今天资料室开了日光灯,我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它的全貌。

  以往的两次,及红观音庙里的另一个,都是在黑暗的状态下对峙的。而这次,它完完全全被暴露在日光灯下,白色惨淡的灯光倾泻而下,把它照了个通透。

  怪脸仍旧站在走廊上一动不动,盯着我们的方向。在灯光下,他的整个样貌变得清晰起来,只见它的皮肤干瘦蜡黄,贴在身上,没有皮肤的地方是红白相间的肉,没有血液渗出,但是会有细细密密的小蛆虫在上面翻动。

  它的眼眶深陷,黑色覆盖了整个眼球,可能由于光线的缘故,它的眼睛正半眯着。眼皮的脚趾很厚,所以整个眼睛看上去,就像是蜥蜴或者鳄鱼一样。

  至于嘴部则是更加骇人,一副稀疏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嘴唇不知是萎缩了,还是天生没有。连带整个面颊都凹陷了下去。

  它的整个身体佝偻得很严重,就像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正在经历人生的风烛残年,从没有这么强烈地感觉到过,这怪脸或许曾经是个人,而且是个正常的普通人。

  见我呆愣在那里,诸雨为又扯了扯我的手臂,示意我赶紧跑路,我这才回避开怪脸的目光,反过手拽着诸雨为跑了起来。只不过,怪脸这次没追过来,只是向我这个方向迈了两步,然后就再没动作。

  我和诸雨为熟练地关上了日光灯,暂且不管书架上的刘明,“砰”地一声关了资料室的门,这才完全定下心来。

  剧烈运动让我有点喘,诸雨为在一旁,用手撑着膝盖,半弯着腰,气喘吁吁道:“你刚才在看什么呢,为什么不跑?”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因为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觉得怪脸并没有恶意。或许是我吓糊涂了。我叹了口气,从心中抹去这丝想法。

  “先不管这些,我们尽快通知毛队,就说在资料室发现了刘明。”我对诸雨为说道。

  因为毛队被撤离调查这些案件的原因,我也特地和诸雨为大黄和李鸭说明了其中的缘由和一些猜想。

  其实不用说,大家也心知肚明。因此在后来的行动中,大家都变得谨慎小心起来,无论是和毛队的联系,再或者是私下的调查。再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去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