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谁在拦截

  到达商业街后,我给毛队挂了个电话,和他约在后面巷子里的一家烧烤店见。烧烤店人杂又吵,像我们两个坐在里面,倒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谈话也方便的多。

  和毛队要了些烧烤啤酒,坐在白色的塑料桌上慢慢喝着,彼此也不多言语。时常给人印象壮硕威武的毛队,此刻也耸拉着脑袋光顾喝酒,一看就是挫折不小。

  “哎,老弟,这事儿我不明白。”喝了三瓶啤酒后,毛队才提起了话题。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称呼我,我立马殷勤地给他开了瓶啤酒,心里却想着,明明他知道了全部的事情,为什么反而又说不明白了。我把倒满酒的杯子在他面前放好,等他继续说下去。

  “先不谈其他,你说吧,这俩玩意怎么说出现就出现了。到底是哪儿来的,又要到哪儿去。”毛队喝了口啤酒,看着我说道。

  这个问题还真难住我了。怪脸是和Dawn一起出现的,但一切的一切似乎又可以与94年的Dragon串联起来,如果说不是机器惹出的问题,我还真不信。我也学着他的样子豪饮一口,说:“只觉得和那两台机器有关,其他一无所知。”

  “那机器又从哪里来?”毛队接着我的话说下去。

  “两台都是日本发布过来的样机。”

  “还有呢。”毛队似乎不满意这个回答,继续追问道。

  “机器品质上乘,对市场都有很大的冲击力。”我只好按照我的理解说。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毛队半眯了下眼睛,我知道这是他在思考的表情。趁着这空当我随意瞄了几眼周围几桌人,确定没什么威胁存在后,才又将目光定格回自己桌上。

  毛队一杯啤酒下肚,又点起了跟烟。吸了一口,隔一会儿又将烟慢慢吐出,说:“你有没有想过,94年Dragon导入时,为什么会最后被拦截。”

  我顺着他的意思想了一下,瞬间想出点苗头来:“你的意思是,世界上,还存在知道这其中缘由,并且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的人?”

  “有可能,但也不一定。”毛队点点头,又摇摇头。

  “此话怎讲?”

  “阻止Dragon进入中国市场的,虽然和那股势力是对立面,但不一定就是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的朋友。”说完这句后,毛队就不再说话了。

  烧烤摊的老板娘把烤好的串串端了上来,上面撒着些孜然和作料,香喷喷的很诱人。正好没吃晚饭,肚子有点饿。我拿起一串肉串,招呼着毛队一起吃。于是我俩就沉默着狼吞虎咽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毛队和我一起走出了巷子,步行至商业街。夜晚的商业街热闹繁华,无数穿着时髦的男男女女匆匆来去,赶着下一个夜场。这个小小的城市进入夜晚之后,竟然也会有如此鲜活的另一面,然而,那些阴谋们也趁着夜色在角落里自身蔓延。或许,真正的夜晚,就要来临了。

  我和毛队慢吞吞地朝车站方向走,两个大男人逛起街来多多少少让人觉得奇怪。

  ●酷wB匠网唯+一M%正F版,Kw其他都Q是WK盗版

  好在毛队丝毫不介意,仍然有一搭没一搭地小声和我聊着对这几起案件的看法。

  两次的机器都由日本引进,也当然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日本,或者某些日本人的阴谋。这个问题暂且搁置一边,关键就是这两台机器,这三个死去的人,和这两个怪脸,以及失踪了的刘明。

  和毛队到了车站后,毛队没有丝毫停留,招招手就挥来一辆出租车,撂下几句话后绝尘而去。

  “调查的方向你大概清楚了,我不便插手,记住,找出阻止Dragon的那个人。还有,我们被人跟了,你也拦辆车回家,千万注意安全。”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紧张起来,连往四周看的勇气都没有了,被监视的感觉也越发浓重,我只好装作不知道,拦了辆出租车赶紧上车,叮嘱司机在市中心多绕两圈再送去自己家。

  回到家后,我选择了走楼梯,也没有立即开灯,如果真的有人跟踪我,很容易根据电梯停留的楼层,以及开灯的房间辨别出我所住的公寓。也得亏我住在高层,一幢有一两百户人家,不那么好分辨。

  把门锁好后,我径直去了卫生间,摸黑洗了个澡,连头发都没吹,就躺在了床上。好在头发短,没一会儿也就干了。

  本来想躺在床上好好回想一遍今天的事情,无奈太累,刚沾上枕头,我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比较细心的诸雨为去资料室去翻档案,大黄和李鸭留在管理科处理日常事务。研发部的天花板已经修好,地面也已经完完全全打扫过一遍了,干净得好像从未发生过什么一样。何雪琴的死,也只能在同事间的谈话中才被偶尔提及。

  如果大家都不讲话,那一定不会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在天花板上发现过一句高度腐烂的女尸。而且死亡原因不明。

  管理科本来就保管者各类钥匙和门禁卡,看来管理科科长这个职位也为调查提供了方便,我和诸雨为绕过几个摄像头后,快速打开了资料室的门,一溜烟闪了进去。

  资料室除了每年年末定期存放资料,需要人进来之外,一般不会有人进来。刚踏进去,我就感觉自己吸了满鼻子的灰尘。诸雨为轻咳了两声,用手在空中挥了挥,想掸掉点灰尘。因为实验室保存了很多文书资料,所以用的门都是无玻璃不透光的,避免阳光晒过之后出现损坏。

  我和诸雨为安安心心打开灯,在里面搜寻起来。

  很快,我们找到了靠近边缘的“1994年”那一栏书架。上上下下两大联排,多半纸已经泛黄,有不少还是手写资料。

  好在一般有关同一机种的资料都是整合在一起的,况且日本的管理体系就是要条条杠杠分列清楚,无论管人还是管事。

  所以很快的,我们依照书架旁的94年索引,找到了Dragon相关的导入资料。一页一页翻过去,看了个大概。

  虽说这台Dragon就现在的眼光看来,是个低端笨重的机器,但是放在当时的大环境下,确实是堪称一流了。从Dragon样机运过来,所有的信息反馈都是正面,可以看出大家当时对这台机器的期待。正在我胡乱翻着的时候,诸雨为突然拍开我的手,让我停下来。指着其中一页叫我看。

  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眼前的这张纸上赫然复印着诸雨为在陈利民家看见的那张照片,就是六个人在樱花树下接机器的照片。只不过,这张的资料更为齐全,下面还配了段文字,简要介绍了照片上的几个人。

  我心中一喜,这下可以找到那剩余两个不认识的人了。匆匆忙忙让诸雨为用手机把这页纸拍了下来,我继续往后翻去。

  翻到最后的时候,果然,我看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中断Dragon导入中国市场决裁书》首页上正正规规敲了一排章,而起草人,竟然是——牧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