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何雪琴熟吗?”听了徐建国的话,毛队也忍不住发问了。

  “不熟,老员工组织活动的时候,偶尔她也会去,其他再没什么。”徐建国边摇头边说道。毛队点头表示理解。

  不一会儿,就有消息传来,说是何雪琴的家人说她前天起就没回过家,本来她的家人也打算报案了,没想到警察反而自己找上了门。

  隔了约有半小时,一对老头老太相互扶着,颤颤巍巍地进了研发室大门,看到暴露在空气中的那具女尸,呆愣了有好一会儿,突然颤抖着身子,嚎啕大哭起来。悲恸得连周围人都感染了,虽然素不相识,但也不知不觉跟着掉眼泪。

  “小琴……”老头一屁股坐在女尸旁边,似乎丝毫不介意那尸体可怖的面容,老泪纵横,“小琴,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忍心再说下去,老头别过脸去,搂着旁边早已呆愣的老伴大哭。

  我们静静地站在旁边,诸雨为从包里掏出包纸巾,递给他们。

  老头看着诸雨为上前,错以为她也是名警察,像抓救命稻草似的抓住诸雨为的手,双腿由坐转为跪,边哭边说:“警察同志!求求你,一定要查出杀害我们小琴的凶手!求求你,求求你们!”说完,又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周围的警察们。

  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的毛队发话了:“你怎么确定这就是何雪琴?”

  “不会,不会认错。老头旁边的老太突然开口喃喃,像是在说给毛队听,又像是自言自语,“自己亲身养的女儿,化成灰都认识啊……”

  老头安慰似的拍了拍老太的背,抹干眼泪,指着女尸的耳后,对毛队说:“小琴耳朵后面有个联排的三颗痣,就在这里。”说完,老头眨巴眨巴眼睛,又开始掉起眼泪来。我忍住恶心,和毛队凑上前去看,果然,女尸的右耳后,有三粒痣呈三点一线状排列。

  毛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着我说:“只要等陆医生的检验报告出来,就可以敲定死者身份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现场勘查差不多结束。女尸被运去了局里进一步研究。两三天就高度腐烂已然成为了事实,没有不继续研究的道理。但毛队偷偷和我说,运去局里的最终结果就是存放几天,迅速被推去火化。他现在连局里的法医都不能完全信任,所以才找了老陆过来。我点点头,又悄悄把毛队和我说的事和大黄他们知会了一声。

  大黄他们纷纷表示能理解,在这样的情况下,越谨慎才越好。何况先前有了在红观音庙并肩作战的前提,大家一致决定和毛队站到同一战线上,暂时对外界保密。

  一切收拾得差不多后,毛队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去局里。徐建国也开始安排人员来研发部进行大清扫,及时把科室恢复到正常上班的样子。

  这个时候,一同回局里的警察们七嘴八舌的小声议论起来。听着悉悉索索的讨论声,毛队终于忍不住问:“你们窝成一堆在讲什么?”

  听见毛队这么问,为首的一个警察脸色变得有点难看,支支吾吾地说道:“头儿,刘明不见了,厕所里也没有。”

  刘明就是刚才在中央空调甬道里,发现何雪琴员工卡的人。

  酷%匠@6网P首发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只能想起那小子在天花板上扔员工卡的样子,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他有没有从梯子上爬下来。

  毛队似乎也是回想不起来,过了会儿,才突然一拍大腿,喊了声“坏了”,连忙驾着梯子往刚才刘明呆着的地方跑。毛队竖好梯子,一刻不停地爬上去,把头钻到了甬道里,喊了几声。

  甬道里空空如也,回应他的,只有狭长空间里,不断来回撞击的回声。

  刘明失踪了,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失踪了。

  “迅速封锁研发楼,调一小队人过来,进行地毯式搜索!”意识到刘明失踪这个事实,毛队井然有序地迅速制定对策。有了红观音庙那次的体验,他一定也明白,刘明这无故失踪,或许和那怪脸脱不了干系,况且,我也已经告诉过他,我们的工厂,存在另外一个怪脸。

  行动部署下去后,很快有人搜索到了线索,中央空调的其中一截甬道里,竟然发现了刘明的手机。

  另外,让人心中一凛的是,手机上,居然还趴附着一条蛆虫。找到手机的时候,那条蛆虫正在手机上探头探脑地到处爬。

  手机连同蛆虫一起被送了下来,包括找到手机的那名警察,为了安全起见,也一起下来了。

  看到那条肥胖的大蛆,毛队脸色很明显由原本的紧张变成了阴沉。在场只有我们四个人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

  徐建国站在一旁,好奇地看着毛队手里的这两样东西,眼神里也满是疑惑。

  “两两分散开,继续进行搜索,有情况立即汇报。”毛对说道。

  “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吗?”徐建国站在一旁有点局促的样子。

  毛队看了他一眼,说道:“最好能找到你们建厂时铺设天花板的图纸,这样或许能好搜一点。”

  徐建国听了之后,坚定地点了点头:“我可以去资料室找找看,应该会有存档。”说罢,就急急忙忙出了门。

  中午的时候,建厂的图纸还真被徐建国找了出来,包括铺设中央空调的规划,上面也都清清楚楚。然而,不顺利的是,一直到下午三点,刘明还是不见踪迹。这个人就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仅留下了一部没有任何提示的手机。现场的气氛渐渐变得有点紧张,大家都站在那儿不知所措。整个研发大楼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仍然一无所获。

  肥胖的蛆虫在塑胶袋里扭动着,仿佛在做无声的反抗。

  虫子之于人类来说,太过渺小。同样,人类之于那怪脸也是。

  四点左右的时候,公安局有人打电话要求他赶快回局里开会,毛队重重地叹了口气,留了一组警察在这里继续守着,带着其他人先回了局里。我们四个也走了出去,临别的时候,毛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其中的意思,很多话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不代表就不能讨论不能说。而毛队回局里所要开的“重要会议”也不见得是什么好的事情。我终于有点相信毛队上午在厕所说的那句话了。我们极有可能,对抗的是一整个系统。

  而这个想法完全应验,竟然就在三小时后,晚上七点左右。

  毛队一个电话打给我,开头第一句话就是:“下午开会提起,我被撤离了这起案件,张叔案,女尸案和刘明失踪案都不再由我负责。他们一定是发现了我们在调查这件事,开始反击了。”

  我听得一愣,明白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他们”竟然能够轻而易举地撤了毛队的职,可想而知,这只手是有多长多大。无法想象。

  “方便的话,约个地方见面。”电话那头的毛队简短地说道。

  “行,那就现在,商业街上后面的夜市见吧。”我回答。

  听完我的地点,毛队立刻把电话挂了。听筒里,只剩下“嘟嘟嘟嘟”的忙音。我稍微整理了下衣服,准备出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