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毛队是兴师问罪来了。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想到之前做笔录时候和大黄的刻意隐瞒,以及红观音庙时候的露馅,现在回想起来,反而变得惊疑不定。

  看到我的犹豫,毛队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顾虑。你可以不相信我们警察。”毛队重重地往嘴里送了口烟,又狠狠吐出来,说:“但是,你必须相信我!”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话说得一愣,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才好。张叔的意思可以说是绝对不希望警察插手,如果可以向警方求助,那他早该去报警了。何必遮遮掩掩留到现在,这其中必然会有缘由。我和大黄不是没有怀疑过,警方里又不值得信任的人存在。

  我为难地说道:“这……”

  毛队看我依然在举棋不定,不由又心急起来:“陈利民车祸,老张被杀,现在又出现了这具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尸。你知不知道,你继续隐瞒下去,会直接关联到这家厂里员工的生命,你负担的起么!”

  一个重磅锤下,我放弃了抵抗,吞吞吐吐地说起了这些天的事情,把从机器是第一次遇到怪脸,一直说到我们根据张叔留下的血手印,分析出1994的事情。

  事情讲完的时候,毛队的第二根烟已经快要吸完。

  他的怒火稍微平息了点,转移了部分心思去思考案件的突破点了。

  “你的意思是,这女尸才刚被杀,只不过和那把铁锹一样,因为碰到了那怪脸,才一下子会烂成这样。是吗?”毛队用脚踩灭了烟头,又狠狠碾了碾。烟灰划过厕所整洁的地面,留下一道污渍。

  我点点头,赞同他的说法。

  毛队转过头打开厕所的窗户,望着窗外的风景,叹了口气:“小王,其实你的隐瞒不是没有道理,我现在也相信,我们局子里,有内奸。”

  “什么?”我问道。

  “陈利民的车祸草草结案,说是他自己违规驾驶所致。老张更夸张,案件还未结掉,尸体却先火化了。”毛队在我面前第一次露出不作为的表情,“你觉得呢,是不是有人特意推波助澜。”

  听了他的话,我起先是震惊,但随即又反应过来,这就是张叔没有报警的原因,其实大家早该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去试验其中的真实性而已。

  毛队没有等我继续回答,又说道:“很多事情都是由内部高层决定,说一不能二。昨天晚上我接到命令,由于老张案件的拖延,我很可能会被换下来,接由别人继续调查。具体时间还没出来。”

  “你是说,有人故意想让事情遮掩过去?”我问毛队。

  毛队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侧过身子看着我,认真的说道:“我说,如果你我将对抗的,是整个我们市的公安系统呢。高层决断,下属执行。如果没有人发现异常,没有人提出异议,那公安系统才是推波助澜的最大主力。”

  我倒吸一口凉气,忙摇头说道:“这不可能。”

  毛队见我反应如此之大,也不再说下去,只是沉默地继续点燃根烟,目光悠远深邃。

  他一定不知道,就因为他刚才短短的一句话,我的心中却翻起了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

  整个C市的公安系统,就算玩笑也不该开这么大。何况……他竟然如此认真地讲了出来!我从心底泛出一股寒意。或许从一开始,这件事我就不该碰,也碰不得。

  我和毛队在厕所站了又站了会儿,才返回了研发部里。

  大黄硬是挤上来前前后后看了我不下十遍,确定我没事后,才舒了口气,一边又紧张的问我刚才毛队把我拉过去干嘛了。

  介于毛队刚才的话,我暂时对大黄和大家都摇了头,小心言行比较重要,至少也得防着那些暗中看着的人。

  老陆仍然蹲在女尸旁认真的提取样本。我们背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来人是徐建国,作为研发部的部长,他今天确实应该过来。

  自从张叔去世后,我就一直没什么心情关注上班的事,和徐建国见面次数也变得少起来,偶尔碰到也只是匆匆忙忙点个头,各干各的去了。况且他部长刚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估计也是忙的焦头烂额。

  他看见了我们四个,有点诧异,不过还是友好地和我们依次打了招呼,那股亲切劲让人甚至产生自己和他是多年挚友的错觉。

  毛队见他来了,点了点头,就开始询问起他日常工作的事情。可以看得出,毛队正抓紧时间分析处理每一个线索。

  我和大黄他们四人站在一旁,木木地看着正在被老陆反复研究的女尸。

  我抬头望着天花板,天花板被拆掉了一小半,包括管理科上面那块被抠了一个洞的那块板,就是那个洞,那天调试机器的时候,后面竟然藏了只眼睛。

  隔板在继续拆除中,估计是想要把中央空调的那条甬道翻个底朝天。就在这时,一个正在甬道里负责检查的警察突然喊道:“发现了一张员工牌。”

  酷匠$(网r唯uJ一+^正版!p,其他都@是FX盗版

  听见喊声,众人急急忙忙往发现员工牌的下方跑去。给员工牌的发现地点,时间,并拍完照之后,那块布满血污的牌子才被装进透明密封袋里,拿下来。

  毛队掂量着这块牌子,前前后后反复看了几遍,终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表情。我们工厂的员工卡上会写上姓名和职位,并且帖付照片。所以这张牌子,或许就可以证明这具女尸的身份。

  牌子上赫然印着三个字,虽然有些被血污挡着,但依然能清楚的辨别——何雪琴!

  第一工厂1A线的普通工人。

  “马上排查何雪琴的所有线索,尽快通知何学琴的亲属过来认尸。”毛队迅速作出反应,对旁边的两个警察命令道。

  那两个警察点点头,向门外跑去。

  听闻何雪琴的名字,徐建国愣了一愣,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转瞬即逝。发现我在看他,徐建国抬起脸对我笑了一下。

  “徐部长,你认识何雪琴?”我不由问道。

  徐建国没有想到他刚才的表情被我看见了,只好缓慢的点了点头:“认识,工厂的老员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