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小北山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有陆陆续续的警察在上山,毛队及时和他们接应并作出指挥,我们三个则乘着大黄的车子先回市区。

  开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快要晚上九点,本想连夜去找李鸭的,然而时间不早,简单商讨后,我们决定先各自回家,睡醒再说。

  我回到家立刻洗了个热水澡,往床上一趟,迫不及待地把今天脑子里积攒的东西搜罗出来认真想。

  先是李鸭发现了1994这个线索。随后,我们又开始调查1994年间发生的事情。

  1994年已知的线索只有导入了Dragon这个机种,以及张叔在生产线上受了伤,至于其他,一无所获。

  然后同时我们又偶然发现,张叔留下了另外一条线索,就是小北山红观音庙里的铁箱子。那个装着和实验室怪脸一样怪物的箱子。

  不知道张叔埋在那里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有就是,箱子里的怪物到底怎么来的呢?是张叔活捉?还是本来就存在。箱子在哪里做的,是什么材料。

  这些信息汇聚在一起,十分混乱且难以分类。我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先睡觉。因为下午太累,没一会儿,我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工厂,到了厂里问过老李之后,才知道今天工厂放假一天,就因为昨天傍晚发现了一具女尸这件事。走到研发部的时候,诸雨为和大黄已经等在那边了,李鸭也一起在,研发部大门全部贴了禁止进入的封条。李鸭挠着头和我道歉,说是忘记工厂要放假一天的事情了。

  我探头从铁门玻璃里往里看,有三三两两的警察在里面忙碌。李鸭见我在张望,说道:“那句女尸还没移走,主要是在中央空调甬道里,不好搬运,不过今天肯定是要搬出来的。我们隔壁组陈大胆还特地爬上去看了,当场就吓得发抖,一点不夸张。说是那女尸的鼻子眼睛嘴巴,全被老鼠啃没了,脸上血糊糊一片,分不清楚哪是哪。”

  我点点头,掏出手机给毛队打电话,想问问这尸体具体的进展情况。

  “嘟”声响了有一会儿,毛队才接起电话,他和我敷衍了几句就挂了,好像很忙的样子。隔了有半晌,一个小警察从研发部里面颤颤巍巍开了门,小声地说毛队让我们过去一起看,事关重大。”

  大黄偷偷和我比了个大拇指,一溜烟闪进了研发部。我和李鸭诸雨为三人紧随其后,急急忙忙往事发地点走去。

  女尸发现的位置是在整个机器室的西南角,那边坐着几个女同事,负责研发部日常的考勤。

  就昨天的时候,那边几个女同事突然觉得中央空调打出来的气臭烘烘的,闻着怪难受。所以就向工厂维修部申请检查维修。没想到,维修部的大哥刚爬上去拆开挡板,顿时吓得从三角梯上连滚带爬地下了地,两条腿一个劲抖,嘴里念叨着:“死人……死人了!有死人!”

  %酷c匠网%首●发@H

  大家意识到事情不对,派研发部胆子最大的陈大胆上去看。陈大胆愣是看了半分钟有余,这才脚软着从梯子上下来,颤着声音让大家快点报警。

  现在那具女尸已经从中央空调的甬道里移了出来,平躺地放在地上,身上盖了块大大的白布。看不清具体的样子,其实只看到了白布,我心里就已经开始发毛。何况,现在研发部的办公室里,正散发着浓烈的腐臭。

  而毛队正在那尸体的旁边来回踱步,心事重重的样子。

  昨天晚上警察过来后,就立刻命令工厂人事部调出考勤和年假表,还有最近离职人员名单。以此确定该女尸的最初身份。之所以如此笃定这个女尸是工厂的员工,是因为她的身上正穿着统一的工作服。但奇怪的是,挂在脖子里的用来打卡的员工卡不见了。

  我们四个正盯着白布看,毛队突然蹲下身子,一把掀开白布,女尸那张可怖的脸顿时浮现在我们眼前!

  没有五官,血肉模糊,嘴和眼睛基本只剩下凹进去的空洞。嘴巴似乎是大张着的样子。灰蓝色的工作服上有大片大片的血污。

  李鸭一下子别过脸去干呕起来,饶是做好了心里准备,也不见得能憋出此时的恶心。

  我觉得我的胃在翻滚,我分明看见了女尸脖颈处正翻滚着的蛆虫。这才是初春,哪来这么多肉虫子,难道是中央空调甬道里温度过于温暖,才导致它们大量繁殖?这么看来,整个尸体的状态,似乎和怪脸有些类似!难道……是那怪脸干的?

  一旁的诸雨为默然,皱着眉头没说话,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毛队静静地看着我们四个的反应,不痛不痒丢出一句话:“怕了么?”

  大黄立刻点头如捣蒜,连声说“怕了怕了。”我和诸雨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李鸭仍在一旁干呕,面有土色。

  看着我们的反应,毛队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摸着烟和打火机甩门走了出去,留下我们四个站在那里,和地上的女尸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法医拎着简易的仪器匆匆赶到,走近一看,竟然是老陆。老陆见到我们也很惊讶,不过碍于公务在身,也不好多说什么。隐约听诸雨为说过老陆现在在转法医的编制,看来是真的。

  老陆简单打了个招呼,就蹲下身子检验起来,到底是职业的,看见尸体既没惊讶,更为呕吐,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砰”的一声,研发部的门又被踹开,毛队气势汹汹地走进来,感觉他浑身都燃烧着熊熊的火焰。旁边几个勘测现场的小警察都吓得不敢吱声。毛队一把拽起我的手臂,把我连拖带拽,拽出了部门外,直拽到厕所。

  “毛队……我不那啥的……”我心里又有了不好的预感,看毛对长得虎背熊腰的,难道是……?

  “你给我闭嘴。”毛队呵斥住我,神情愤怒至极,连眼睛都似乎布上了血丝,此刻,他正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免音量过大。

  我被他吓得直接噤了声,大气不敢喘一口,乖乖等他继续说话。

  “为什么那天做笔录没说!”

  “说什么……”

  “你小子他娘的别给老子装糊涂,你知道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