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地跨过重重阻碍,一片漆黑中,我们不知道被钢筋板材磕磕绊绊了多少下,才终于到了庙门口,一到门口,一股浓重的油漆味扑鼻而来,熏得我几乎窒息,我着急地大喊:“诸雨为!”

  可是庙内空空荡荡的只有我的回音。毛队用手臂挡了我一下,率先推开木门,迈了进去。

  “什么味儿啊,庙里刷了漆还没干啊?熏死老子了。”大黄捏着鼻子,用怪里怪气的鼻音嘟哝了一声。

  “哒。”

  毛队打亮了打火机,四周变得清晰起来,我们三个的影子赫然出现在周围的墙壁上。这里是庙的背部,没有佛像只有供台,我打量着四周,因为还没翻修好的缘故,这里也和院子里一样,乱糟糟一团。

  环顾了下周围,没发现诸雨为和怪物的踪迹,毛队示意我们绕过去前厅看看,因为走动时打火机火苗容易熄灭,毛对干脆关了打火机,凭着记忆往前厅走。

  嘴里叼着还剩一点的烟头是最好的指示灯,我们大黄尾随。

  进入了前厅,一下子感觉四周开阔了点,走路的脚步声回音显得更加空旷。而夹杂在油漆味中的,还有那熟悉的、令人作呕的腐臭!

  怪物一定在这里!

  为了避免上次那样的状况发生,我们三人迅速靠成了一个三角形,试图抵御四周不知名的危险。

  “都别再说话,我点打火机,谁的方向有那怪物,谁就出声。”毛队小声地命令道,说罢就有开了打火机。

  前厅相较于后面,果然宽阔许多,中间造了一尊大型的观音像,宝相庄严,眉角透着股庄严和慈善。四周则是摆了些普通的香案,天花板上垂着一些白色的布条,写着善男信女的名字,凉风刮过,布条微微飘动,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白绫。让人背后莫名地渗出一股寒意。

  然而,没有诸雨为,也没有怪物。

  “快看!”毛队突然蹲下身子,朝我们招了招手说道。我和大黄警惕地环视了下四周,确定暂时没有危险之后,才凑合毛队蹲着的地方看。

  只见大厅中间的地面上……居然印着一排血色的脚印!而脚印周边,则是一大滩红色的东西!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几乎要炸开,此刻只祈祷这些都不是诸雨为的。

  毛队皱着眉头不说话,只是顺着脚印的位置往前走句。

  脚印在我们周边绕了个圈,然后慢慢的,拖沓地走向了佛像背后……

  毛队盯着那尊大观音佛像,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思考何事。我和大黄犹豫着是否要上前一探究竟。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们背后的矮桌下响起。

  “喂。”

  如此清丽洒脱,一听就知道是诸雨为的声音。

  我和大黄激动地连忙回过头朝矮桌那边跑,边跑还边迫不及待地探下头去看,果然!诸雨为整个人好端端地蜷缩在桌子下面。黑暗中,她的目光炯炯,就像是夜空里的星光:“终于等到你们了。”她冷静地说道。

  我和大黄一怔,都听出了她话里有话,耐心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它被我泼了油漆,你们把它引到后院,然后烧了它!。”诸雨为说着话,表情坚毅而果敢,仿佛一个身经百战的女斗士。

  诸雨为话一出口,我就发自内心的佩服起她来。油漆是易燃物,依附性又强,如果泼在怪物身上,十有八九能点着。唯一不敢肯定的是,怪物到底会不会被烧死。不过从刚才它怕火的程度上看,约莫是可行的。

  如果在这里把怪物烧了,那整个红观音庙搞不好会付之一炬,外加上燃烧产生的有害气体,把我们四个熏死都是可能的。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引它去后院,后院烧起来,雨天湿滑又透气,应该不会酿成火灾。想完这些,我郑重地点了点头,伸出手把她拉起来,然后快步朝毛队走去。

  对于诸雨为的出现,毛队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冲她点了点头。言简意赅说明了目的,毛队表示诸雨为的提议可靠,便暂时收了打火机,保留点气。改用诸雨为的手机照明。我们一行四个人向那观音大佛的背后走去。蹑手蹑脚地走到那佛像背后,毛队率先抽出手枪,摆好了防御的架子。

  就在这时,红观音大佛的背后突然传出了一阵“呵呵”“呵呵”的声音。仿佛是那躲藏在那背后的怪物,感知到了威胁的靠近。

  夜里的气温降低了,我的背后泛起一阵鸡皮疙瘩,直直窜到脚底板。好不容易跟着毛队挪到观音像的背后,我一下子看到了满身红油漆的怪物。

  那怪物弯着身子站立在佛像的高台上面,对我们是一副居高临下的状态。周身已经被红色的油漆泼满,就连稀疏的头发上,还在垂着往下慢慢滴油漆。身上更别说,完完全全就像从染缸里出来的。大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说他想笑,看见怪物狼狈的样子,就连我也很想跟着笑。

  诸雨为拉了大黄一把,示意他噤声,眼里满是严肃。经过她的提醒,我才蓦地发现,这个怪物哪里有点不对。

  '!酷匠网2X首F发

  是不对,很不对!

  只见它的背越来越佝偻,全身像是要融化了一般,而它此刻的样子,像是正在承受异常的痛苦!

  微弱的手机灯光下,怪物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呵呵”声,他的两只手臂越垂越下,几乎可以碰到地面。而被毛队打穿的眼睛,此刻也已经坍圮得看不出了那个子弹打出的洞口。

  这个样子,仿佛是在融化。对,伴随着油漆融化!

  大家看的都有点发愣,连一贯能及时应变状况的毛队,此刻竟也看得呆住了,举在手里的手枪渐渐放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改变,让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措手不及。

  隔了半晌,大家才在微弱的手机灯光下回过神来,此时此刻,怪物已经完完全全地画成了一探油漆,伴随着阵阵油漆味加恶臭。

  大黄拧了拧鼻子,忍不住说道:“这就完事儿了?不人不鬼那玩意儿就这么被油漆给融了?嘿。”

  我没有接大黄的话头,只是望着那一滩深红色的油漆,心里感到很纳闷。而此刻毛队和诸雨为两个,却仍旧盯着原本站着的地方,眼睛越睁越大……

  “快跑出去!它们来了!”

  还没意识到“它们”是谁,我就被诸雨为一把扯过袖子,跌跌撞撞地朝庙外狂奔而去!

  大黄和毛队断后,只见大黄一边回头一边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我,大喊道:“卧……卧槽!油漆追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