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大黄和诸雨为听见那声音,皆是神色一凛。不约而同地和我一起朝那口铁箱看去,只见铁箱被撬开的缺口上,有一个头颅正在奋力挤出,头顶希拉的头发摩擦着厚厚的铁皮边缘,发出难听的金属声,只隔几秒!那头便完全钻了出来。和实验室看到的不同!这张脸虽然也是诡异非凡,但更大更长,额头不像实验室哪位那么短,相反显得又高又长,敢情这怪物还不止一个!

  那玩意儿把头伸出来之后,整个瞳孔敏捷着四处转着,像是在抬头打量着我们三人。稀疏的牙齿微微开合,似乎在等待一会儿后的饕餮盛宴。

  大黄挪动步子,一下子藏掖在我身后,颤抖着声音问我怎么办。这孙子的小宇宙完全要靠临时激发。这么突然的一下,怕他还是没反应过来,仍然一副怕得要命的样子。

  诸雨为半弯着腰悄悄捡起扔在地上的铁锹,摆出防御的姿势。

  而我,也迅速拿了把刚才挖泥用的铁铲,挡在胸前。

  诸雨为侧头看了我一眼,对着那玩意儿朝我使了个眼色。我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先下手为强!

  我和诸雨为举着工具朝铁箱子慢慢走近,大黄顺手抄了跟木板,也一起跟在我们后面。天色不知何时已经暗下,四周的景物此刻在眼里显得蓝幽幽的看不真切。

  我咽了口口水,走到挖掘箱子的地方,对着那个人不人,鬼不鬼,挣扎出半截身子的怪物,抡起了铁铲,与此同时,诸雨为也举起了手里的铁锹,停顿两秒之后,我和她默契的用力向下面的那半截身子砸去!

  “哐!”我只觉得虎口一麻,全身都被震得后退了一步,诸雨为似乎更加吃力,整个铁锹被震得飞了出去。定睛一看,只见那个怪物用手稳稳的接住了我的铁铲,嘴里发出“呵呵”的声音,就像是似笑非笑的嘲讽一般,听着人脊背发凉。而他脖颈处被我敲到的地方,还像外翻着皮肉,我清晰的看见一条小蛆从上面掉了下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诸雨为望着那怪物,怔怔地说道。

  我一把拔过手里的手里的铁铲,接连像那怪物脑袋上拍去!张叔到底留着这玩意儿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自己不能毁掉吗!为什么怪脸不止一个!而它为什么又被囚禁在入土一米的铁箱子里!此刻我心中涌现出了无数想法,但唯一不变的就是不能让它出来!绝对要毁掉它。

  我发疯似的接连挥着手里的铁铲,想在那怪物全部出来之前把他砸死。但事不与愿为,尽管我不停得往下砸去,那怪物靠着他惊人的臂力,在抵挡我攻击的同时,竟然慢慢爬出了箱子!那个豁口硬生生被他撑大了许多!见状,大黄也不顾心中的害怕,抡起木板,一起加入到战斗中。

  使劲砸了一通,大黄终于气喘嘘嘘地说道:“这到底什么怪物!怎么比实验室那货还难缠!丫根本砸不烂!!”我和大黄皆以耗了一半多的力气,而那怪脸就像没痛觉似的,继续一点点网上趴着,眼睛盯着我们三个,嘴巴邪佞地上翘。眼看它就要爬出箱子,爬到地面上来!大黄忍不住大吼一声:“跑吗!”

  我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他。这样一个怪物!如果放任他出去,一定会为祸四方!而且,我们就这样贸然逃跑,也必然有悖了张叔的意思,辜负了他精心留下的线索!

  我重新握了握紧手里的铁铲,准备好迎敌。此时,这怪物已经完全站立在了地面上,脊背佝偻,却比实验室那位高大许多,令人惊讶的是!他也穿着一身破败不堪的本厂工作服!有的布条已经腐烂,挂在红白相间的烂肉上,让人一阵恶心!此时夜色沉沉,整个红观音庙连路灯也没有一盏。再这样下去,恐怕连敌人都会找不到在哪儿。

  诸雨为不由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那怪物。

  感受到了意思光线,那怪物竟然回过头望着诸雨为的手机停顿了有五秒之久,随即一个转身,向诸雨为扑过来!

  诸雨为下意识的往后退,避开那一阵腥臭味。但此时怪物的动作也仿佛流畅了许多。眼看诸雨为就要躲避不了。我和大黄抄着家伙砸向怪物。怪物浑身血肉模糊,肉间好像有蛆虫在蠕动一般。想直接揍他身子又觉得恶心。不揍吧,根本制服不了他!现在我们虽然一起有三个人,但无论怎么办,都是占了那怪物的下风。

  正在我们手足无策时,一个更令人心悸的声音在背后突兀响起。

  “踢踏……踢踏……”不急不缓,不轻不重,正是刚进红观音庙时听到的那诡异的脚步声……

  “踢踏,踢踏……”脚步声从庙内传出,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在渐渐靠近。而我的目光仍然注视着那怪物,生怕它看出我的分心,进而发起攻击。

  ;☆酷=D匠网n。唯一8正@T版,),t其他u都)-是盗,2版;

  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大黄终于忍不住,往后回头一看,而这时,怪物发现大黄回头,立马“嗷”地张开大嘴,扑向大黄,没有丝毫停顿。我和诸雨为同时惊叫了一声,身体来不及做出反应。时间仿佛退回到那天在实验室,碰到怪脸的时候,也是大黄遭了罪,上次有李鸭救助,而这次呢!何况背后还有分不清敌友的拖沓脚步。该不会是实验室的怪脸……跟来了吧!

  大黄回头的同时意识到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动作,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哪知道回头又后退的同时,一个重心不稳,直直地往后跌去。

  “大黄!”诸雨为焦急地喊道。眼看怪物正迅速逼近大黄,这样下去大黄肯定得被这玩意儿嘬上一口!正当我们觉得无力回天之时,突然“砰!砰!”两声巨响!震得身边的毛竹都抖了两下,我的耳朵都连带被震得有点痛!

  诸雨为连忙举起手机照明,只见怪脸霎时放慢脚步,慢慢向后仰到过去,原本是眼睛的地方竟只剩下黑洞洞的一个洞口!怪物的左腿也似乎是受了伤,不像刚才那样行动迅速。怪物倒地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弹。

  是枪!刚才那两声响,是枪声!有人救了我们!

  我们三个下意识回头看,只见我们的背后渐渐走出来一个模糊的影子,半空中还浮动一星亮光。随着他慢慢的走近,我们才勉强看清他的脸,是个中等身材,和大黄差不多高的中年男人,两臂健硕的肌肉可以看出他的孔武有力,脚上穿着双拖沓的马丁靴,似乎又有点不符合这样的年纪。而那张轻松中略带戏谑的脸,竟然还叼着一根燃烧了一半的烟。

  “毛队!”我和大黄异口同声地喊道。诸雨为因为上次没和我们同往做笔录,还不是很认识眼前这位大叔……

  大黄看见了来人是毛队,当即一副跪求以身相许报答公子救命之恩的表情。对着毛队就是一顿感激涕零,恨不得立马变一面锦旗出来,毛队无视他的拍马,径直走到倒在地上的那怪物旁边,蹲下身子端详了半晌,只见那怪物此刻一动不动的,似乎真的被打死了。

  毛队狠狠地吸了口烟,抬头看着我们三个说道:“这……就是你们隐瞒我的东西?”烟雾缭绕在他的脸旁,看不出他真实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