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步子,我走到门卫才花了五分钟,厂门大开着,无数下班的工人浩浩荡荡地涌了出去。因为他们工厂里没有更衣室,所以都是穿着工作服来回上班的。工人们都穿着清一色的服装,这段时间望出去只能看见攒动的人头。

  老李站在岗亭里指挥秩序,为了一眼就能够看到张叔,我也站到了岗亭的高台上开始眺望起来。老李在一旁乐呵呵地帮着我一起看。

  没过多久,马路对面就出现了一个上身着深灰色夹克衫,脚蹬着黑布鞋的人,身材魁梧挺拔,虽然头发已变得有些花白,可是威严的气场仍能让他在人群中一眼就被识别出来。

  我朝那人挥了挥手,大喊了声:“张叔!”

  张叔听见喊声,抬起头来,看见了我和老李,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眼睛笑得弯弯的,像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张叔也扬了扬手,加快了步伐,在浅蓝色人潮中逆流而行,显得格格不入,仿佛是一只风雨飘摇的小舟。

  我的心不知为何“咚咚”剧烈跳动起来,可能离真相越是接近,我整个人就越是紧张。

  我闭上眼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张叔还有真相的到来,我跳下了岗亭,破不急待地向张叔走过去。

  就在这时,一旁的老李突然用颤抖的声音喊道:“老……老张!”我看情况不对,又快速跨回岗亭的高台,看向人群中的张叔。只见他此刻停住了脚步站在马路中央,身子微微佝偻着,脸朝着我的方向。张叔此刻非常痛苦的样子,腰渐渐弯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张叔此刻正在望着我。

  接下来,人群中爆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张叔周围五米范围内自动退让出一个圈,不断有人在大喊“杀人了!杀人了!”,甚至还有细小的被吓哭的声音,不少人情绪已然崩溃。

  而对于我来说,空间和时间仿佛变成了缓慢播放的默片,我看见张叔“噗通”一声朝前磕到下去,便趴在地上不再动了。有把明晃晃的刀子正中他的腰际,没有插入的部分在夕阳下反射出着寒冷的光。有鲜血从伤口流出,迅速在马路中央晕出了一摊血,就像盛开的花朵,妖冶而刺眼。

  老李一边喊着一边发了疯似的向那边冲过去,我也跳下了岗亭边掏手机叫救护车边向张叔奔去。

  这一段路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已经不再记得当时是怎么磕磕绊绊地喊救护车的了,只记得自己不断地剥开正在尖叫的人群,拼了命地向张叔狂奔,步伐沉重艰难,心里被纠成了一团。而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

  好不容易跑到张叔身边,老李和几个第一时间跑过来照顾的热心工人试探说张叔还有气。我吸了吸鼻子,警惕地环望着四周,也利用这间隙向周围拍了几张照片。无疑张叔就是这样被人群里的某个人袭击,但大家都穿一样衣服,哪是那么容易辨别的,老李一遍又一遍地说没来得及看见,一眨眼的瞬间张叔就倒下去了。周围几个人也纷纷摇头表示没看到,但也有可能是看到了不敢说出来,怕被报复。但凶手肯定就在人群里,或许还正在冷漠着注视着这一切。

  这会儿我只能只能退而求其次,保护好张叔。拍下现场所有的细节,尽可能地拍下周围的人群。

  看L&正版X4章◎节上{。酷匠i网

  所幸医院离我们厂不远,救护车很快就到达了。专业的医护人员把趴在地上的张叔抬上了救护车,我随行,老李本来也想去,但由于此刻情况特殊,工厂大门不能无人看管,只好一步三回头的作罢了,叮嘱我说要及时汇报张叔的消息。

  我在救护车里给诸雨为,李鸭大黄分别发了短信,因为联系不到张叔的家人,我又给老李打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通知张叔的妻子和儿子。

  趴在担架上的张叔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护士做了简单的包扎,给他带上了氧气罩,然后开始止血措施。医生在一旁紧急地制定抢救对策。我呆呆地望着张叔的脸,只觉得他的皱纹越发明显,头发比昨天看见似乎还要花白一点,整张脸面如死灰。

  我坐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不由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脑子很混乱,心里有种很深的内疚感,如果不是我叫他来,是不是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的儿子不会失去父亲,听老李说起他马上就要抱孙子了。

  是我害了他吗?是我害了他吧。

  一旁的心电图监护仪上,显示着生命薄弱的迹象。发出了一声又一声轻微的“嘀嘀”声。

  就在这时,张叔突然轻轻地叫了声“小王。”声音艰难,像是硬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连忙侧过头去,看见张叔本来闭着的眼果然睁开了点,眉头因为痛苦扭成了一团。我快步走过去蹲下来想听清楚他的话,但是叫了那声小王后,张叔便重新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了。就在这时,我觉得右手的袖子被轻轻拉扯了一下。

  只见张叔的手轻轻搭在我袖子上,手上还带着很多血,整个灰色的袖子都被血液染成了黑酱紫色。而此刻这只手正以怪异的姿势扭曲着,摆出了两短两长的“V”状!小拇指悬空翘在了一边!仅是那一瞬,张叔的手就再也举不动了,直直的垂落在担架旁,手掌也恢复了放松时候五指微张的形状。只有我被血液印上的袖口,能证明刚才的一切真实发生过。突然,一边的心电图剧烈起伏起来,一起发出了“嘀嘀嘀”的声音,连续而急促!

  看到这个诡异的手型,又在下一秒听到了心电监测仪的异常。我大惊,急忙回头看张叔,张叔脸上依然眉头紧皱,很痛苦的样子,但嘴角却不知何时露出了一丝宽慰的笑容,我喉头哽咽,想要开口,却不知道此刻该不该说话,又或许,现在对于我来说,一切都已变得不那么重要,只要张叔还活着。

  医生也注意到了心电图的异常,神色紧张地走了过来,示意我避让,他想要进行最后的抢救,但苦于抉择。对于没有及时的施救我不怪他。由于刀口插入的方位和深度难于下手,不等送到医院,贸然施救,可能反而会加快他生命的流逝。

  我大声叫喊“张叔”尝试让他保持神志,坚持到医院抢救室,可是张叔的眼睛那一闭之后便再也没有睁开过。一番慌乱之后,“嘀嘀”声坚持了没多久后就变成了“嘀——”的一长声。心电监视仪上,剧烈起伏的心电图已不再浮动,那里转而平静,是彻底的平静,平静如安详的地平线。医生缓缓摇了摇头。

  张叔安详地趴在那里仿佛睡着了一样,嘴角依旧挂着那抹温暖人心的微笑,就像我第一天进厂时看到的那样温暖。好像下一秒就会开口说“小王,今天也早啊。”

  我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滑落下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回想起张叔魁梧地站在岗亭里,神气活现地指挥着秩序,初晨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都精神奕奕的。这样一个牛鬼蛇神都要害怕三分的人,却还是如此脆弱地终止了生命的旅途。

  他一定有很多话想对我说,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他也一定有很多话相对家人说,却再也没机会说了。

  有人让他永远地闭上了嘴。

  从事情发生开始,无论多害怕、多恐惧,我都没有哭过。但今天,作为一个男人,就让我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为张叔哭泣,也为这死神般纠缠的命运哭泣!因为眼泪流干之后,我便不再是从前那个有诸多畏惧的王可简了!我的心里已经燃起了灼灼怒火,那个被刻意隐藏着的秘密!那些躲在暗处窥伺的势力!那些杀害陈部长张叔的罪人!我将竭尽所能不惜代价将你们丑恶的嘴脸暴露于普天之下!让世人去践踏唾弃你们!让你们付出百倍的痛苦!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