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v字血手印

  中午的时候,我吃完饭去门卫上等张叔。老李正好来交替新保安的班,我就想起了张叔昨天晚上托我事,于是把放在衣服口袋里的纸拿给老李。

  老李先是惊讶为什么是我给他带纸,说清了事情原委后,他一个劲地连声谢我,谢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当他看到那叠纸的时候,就一脸无奈地摇起头来,“这老张,老眼昏花的,又拿错了,这纸不行,老化纸不能给孙子画画用,学校不允许。必须两面都是白的。”说着又抱歉地冲我笑了笑,“小王同志,害你白惦记一趟,等老张来了我一定好好说他一顿。”

  我连忙摇头说没事,随手翻了翻手里的纸,用来交作业的话确实不太正规,也难怪老李不要。

  老化纸是我们厂里用来检测复印机品质的一种纸,一般都是普通A4纸变成的。每台出厂的复印机都要复印出一定数量的老化纸,才能完成检测。

  而老化纸上被复印的图案则是由一些特定的品质检测卡决定。什么是品质检测卡?

  品质检测卡就是用来被复印的,最精准,最好,最原始的一张文件。

  品质检测卡分好几种。检测激光打印功能的,图案通常是网格或黑点。检测图像品质的,图案一般是彩色的人像。检测精准度的,图案会是标尺和地图。检测复印位置和成像的,图案大多为数字和英文字母。当然由于我们是日企,偶尔也会把日文做成品质卡,供出厂机器检测复印品质时使用。

  如果复印机复印过程中出来黑点缺了,彩色不明显,人脸模糊,标尺不准或是字母不正,都会成为不合格的出荷品,打回生产线上重做。

  本着绿色环保,勤俭节约的理念。老化纸都会被部门里的人重新利用。空白的一面可以用来打印报表和资料,甚至是重要文件。我看了眼手里被老李嫌弃的老化纸,背后密密麻麻都是数字,也难怪学校老师会不收,看一眼都会让人觉得密集恐惧。我只好把它塞回到自己口袋里揣着,打算拿回科室里做草稿用。

  从十二点一刻吃完饭一直等到一点十分上班,眼看一点半的会议就要开始了,我都没有等到张叔,心里未免有点焦急。老李让我放心,他说张叔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张叔说要来,那今天肯定会来。“不是老张养了几头奶牛吗,可能上午的时候忙着挤奶和送奶,没顾上你。他要是来了我就过来通知你,没来的话你晚上上我这儿等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李还是安慰我别着急,说着还“啧”了一声,“早让他买个手机了,他就是不愿意。找起他来还真是不容易。”老李摇摇头,自顾自地摆弄起老人手机来。

  我感激地向老李道了谢,便跑回研发部拿了会议资料,直奔一楼第一会议室开会去了。

  会议进行了十分钟,就宣布了一件大事。日本的统辖用蹩脚的中文正式任命徐建国为研发部新部长,带领研发部门更好地为公司开拓进取,创造辉煌。说罢还亲自授予了徐建国部长铭牌和部长服。话一出口,底下就炸开了锅,几个副部长级别的直接表示不满和质疑,凭什么一个小小的科长能连窜两级越到他们头顶上,但是嫉妒归嫉妒,部长徐建国已经成了无法改变的事实,副部长们也只好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徐建国没有理会底下的议论,礼貌而平静地上台接过了铭牌和服装,但脸上还是难掩喜悦之情。

  看徐建国红光满面,丝毫不惊讶的样子,应该是早就知道了。也对,毕竟是任职部长这种大事,必然是会提前准备好的,可把大家蛮得好苦。我寻思着等会议结束得去恭喜他两句,这是发自内心的。还记得几天前他还站在门口暗示我说研发部不太平,多少人盯着部长的位置虎视眈眈。没想到这才隔了几天,他自己就任职了部长。

  徐建国的手段和人脉肯定是有的,在日企里想要往上爬不仅要有能力,还必须要有灵活的脑子,把周围的关系都周转通了才好晋升,不像我瞎猫撞上死老鼠,捡了个狗屎运。

  接下来的会议开得很慢,大家基本上都是用手托着腮帮子不说话,看着统辖在大显示屏前滔滔不绝地讲着今年一年的新规划。一直到会议最后,才顺带提到了Dawn提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原因,工厂高层接收到情报说,在今年国庆节黄金假期时,会有两家竞争企业相继推出竞争机种,如果Dawn在那个时候才导入上市,势必会在销量上受到很大的冲击。听完了统辖的分析,底下的众人也点头表示理解。虽然这样一来,各科室工作的推进上会更加紧张仓促,但新机的销量也会关系到各科室年终奖的多少,大家自然都是希望它能大卖的。

  三点半钟散会后,我本来想走过去和徐建国,或者现在应该叫他徐部长道个喜的,无奈他已经被好几个科长们团团围住了,连打扫卫生的阿姨此刻都挤在人堆里瞎凑热闹。这会儿可是奉承拍马的最好时机,谁都不愿意错过。

  我停在离人群十米远的地方,徐建国透过人群注意到了我,不由向我微笑起来,我也回了个笑脸,然后指指楼梯,示意他我要回去工作了。徐建国点点头,就回过头去继续和大家敷衍起来。

  心中的谜团太多,我一边走楼梯一边整理着思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研发部门口。刷了门禁进去后,我下意识地看了眼灯火通明的机器实验室,有几个年轻的员工在里面调试机器做着实验,那台Dawn依旧静静地躺在角落里,深邃而神秘。我摇了摇头,转身回了科室。

  离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老李也没联系我,看来张叔还是没有来。

  我把开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诸雨为和大黄,两个人也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儿感叹徐建国扮猪吃老虎,平时默默无闻的,飞升起来十个人都赶不上。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我的心情才稍微放松点。

  独自坐在办公椅上望着天花板,我想着Dawn的事情。心里盘算着明天一早打个给Dawn贴科室借用标签的申请,干脆把机器搬过来再说。这样研发部两百多号人镇着,那怪脸即使出现了,一人一拳也可以揍得它哭,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好好捣鼓下这台机器了。

  兴许是饿了,在一旁的大黄摸出了小煮锅,随手拿了几张纸垫在地上,准备偷偷煮东西吃,嘴里还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就在这时,“哗啦”一声,那几张A4纸都掉在了地上,怪力怪调的小曲戛然而止。大黄突然整个人发起抖来。

  “卧……卧槽,什么吓人玩意儿!”大黄尖叫了声,一边用手指着地上的那张A4纸一边飞似的跳到了我身边。庞大的身躯把我周围的地面连震了两下。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地上的一张A4纸上有异常,连忙凑上前去看。诸雨为也一起凑了过来。

  那张A4老化纸的背面密密麻麻的复印图案上面,赫然印着一个褐红色的印子,像极了人的手,却仅仅只有四根手指!我伸出我的手掌比对起来。这个“手印”的中间两根手指比我的手指要长一点,边上两根却比人的大拇指还要短!像是个“V”字剪刀手的形状。而那红褐色凝固的液体,凑近了还能依稀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d、酷¤匠!网@q永":久免费看F小;U说…

  “他奶奶的,居然是血手印!”大黄应景地说道。

  诸雨为拿起手机开始认真拍起来。而我却看得一阵脊背发凉,这叠散乱的纸上有着同样的两条折横,我连忙回过头找我刚才从口袋里抽出来的老化纸,果然不见了。大黄猜出了我的疑惑,苦着脸对我点了点头,“我闲一叠太厚垫不平锅,就想拿掉两张,哪知道掀开来一看,什么玩意儿,快给爹吓死了!”大黄夸张地还原了他尖叫前的场景,手舞足蹈的。

  我立刻和诸雨为还有大黄说清了这叠纸的来源,从老张给我起,这叠纸就一直放在我口袋里,包括给老李的时候,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范围。这么说,这个奇怪的剪刀状手印早就在这里了,也可能是忙乱之中张叔不小心收拾进去的。

  血,我努力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倒是真的有人流血了。

  “李鸭?”诸雨为自言自语的说了声,“是他不小心按到的吗?”

  大黄连忙摇起头否认起来,“那小子怎么可能长了天然剪刀手。倒是那天他手上确实流了挺多血,该不会是……我看这手印不像是人的,难道说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路过……才沾上的吧……”大黄慢阴沉沉地说着,活像了电台里讲恐怖故事的播音员。我白了他一眼,开始收拾起地上的纸来。诸雨为一把拿过纸,准备第一时间扫描发给老陆,看能不能分辨出上面的指纹。

  有几个隔壁科室好事的妹子听到了刚才大黄的那声不符合体型的尖叫,正好奇地往这边探头探脑,想看看发生了什么。诸雨为淡定地瞥了她们一眼,随手给大黄来了个板栗,故意大声说道,“胆小鬼,连老鼠都怕,还是不是男人!”大黄见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那几个好奇心重的妹子一听到“老鼠”两个字,背上皆是一僵,还哪有八卦的心情,连忙挪着凳子远离我们科室的地盘。

  我们都松了口气,直起身子。回到座位上坐着,诸雨为没一会儿就把那张血手印的A4纸还了过来。我又看了眼那个奇怪的剪刀手手印,印在老化纸背面,有些地方已经和图案混在了一起,恶心巴拉的,扫描仪扫描过后,血腥味仿佛更盛。我心里觉得发毛,想离它越远越好,就随手把那张纸塞在了第四层抽屉底部。

  镇定下来后,我打开电脑开始写Dawn的搬运申请书,写完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五点整,“铛铛铛铛”的下班铃响起,我迅速换好衣服,往门卫走去。

  张叔,恐怕这些事,就只有你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