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死人的衣服

  第二天一清早,我就去了厂里等张叔来找我。张叔昨天没和我约好具体什么时候,我也没有张叔的联系方式,所以我只好尽早赶去了工厂等他。

  昨天晚上大黄发来的短信着实把我震惊了一把,我当时连忙回了个电话给他,哪知道那厮说今天太晚了要睡觉,想了想还是明天上了班说吧,就挂了我电话。

  我心想不是三个人一块儿去医院了吗,怎么又改成睡觉了?于是又只好给诸雨为打电话。诸雨为说,李鸭去医院检查出来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是胃痉挛而已。医生给他开了两袋盐水在挂针。可能是恐惧过度引起的,当然,医生可没这么说。她把布条给了她的医生朋友化验,看看能不能挖出点什么线索。所以她正好可以一边等化验一边照看李鸭。至于大黄嘛,挨不住困先回家睡觉了。关于大黄信息里说的事情,她也表示明天上班再聊。诸雨为前脚刚刚说完话,后脚就把电话匆匆挂了。

  我被他俩搞得一头雾水,最后只好作罢,干脆打了辆车回家睡觉。于是乎一个安稳觉睡到了现在。

  我站在厂门口,新来的门卫站在岗亭里向我点头问好。我也礼貌地回了个“早”字,就径直去了研发部。

  可我没想到的是诸雨为竟然来得比我更早。我进我们科室的时候,诸雨为已经一脸疲相地坐在那儿了,眉头还紧锁着。我走过去和她打了个招呼,她见我来了,也只是敷衍地点点头,似乎在专心地思考什么事情。

  “李鸭好点了没?”最终还是先由我打破了沉默。

  诸雨为“嗯”了一声,没有抬头,继续说道,“今天早上挂完水,我就让他自己回去休息一天,给他请好假了都。”

  “那他昨天说了什么?”忍不住好奇,我直接就问了起来。

  说起这个诸雨为稍微变得精神了点,眼神也从迷茫慢慢变得有了焦距:“他说他跟着我们进了机器室,然后就他愣神那会儿功夫,突然我们一个都不见了,他就只好边走边喊我们,找了我们好久都没找到。”

  诸雨为挺挺直背,换了个姿势继续说道,“后来,他听见西北角有人在叫他,声音阴阳怪气的,他以为是大黄和他开玩笑故意吓他,就一边骂一边朝声音的方向走。等他走近了才意识到不对劲,那边确实有个人站着,穿着工作服背对着他,只不过,从体型上看,根本不可能是大黄,也不是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

  H更AQ新最快上酷,匠Z网

  说道这里,诸雨为的眼里露出了些许恐惧,而我已经大概猜到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了。

  诸雨为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李鸭在发慌的时候,那个‘大黄’已经慢慢转过身来,呈现在李鸭面前的,就那张恐怖的怪脸!李鸭看到了它的样子,当即害怕得发起抖来,想要逃走。没想到,它竟然比李鸭更快!一下子就窜到李鸭脸跟前,嘴巴大张着,好像是想要吃了他。李鸭一个眼疾手快,把手里的擀面杖塞在那玩意儿嘴里,然后跳脱开来。一个转身躲到了桌子底下屏住呼吸,后来怪脸在原地绕了几圈,没发现他。不知怎么的又晃晃悠悠爬上了桌子,找的时候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李鸭的名字‘李鸭……李鸭……’。快把李鸭这个大小伙给吓哭。”诸雨为越说越激动,说话像连珠炮似的,最后她轻轻吐了一口气,说“后来李鸭就碰到我们了……”

  我听了诸雨为的话,只能感觉到不可思议。难道昨天晚上我们和李鸭分别在两个不同的空间?再或者是……李鸭遇到了鬼打墙?也不对,横竖解释不通。从李鸭失踪开始,机器室发生的一切都不能再用常理来定夺。我闷闷地想到,感觉事情越来越让人无能为力。

  诸雨为讲完了话,重重地叹了口气,盯着自己的手指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又隔了半晌,她才慢吞吞地对我说:“化验结果出来了,说了怕你不信。”

  “怎么样?”我连忙询问。

  “我把布条给了老陆去化验。”老陆就是她在医院的朋友,名叫陆得望,听说还是个医学系的博士,年纪虽然不是很大,但在业内已经相当有名气了,刚说着,诸雨为才放松的眉头又渐渐紧皱起来,“下半夜的时候化验结果就出来了。”说完这句话她就停住了不再说话,牙关紧闭着,似乎是遇到了一桩很难启齿的事情。

  我耐着信子等她继续讲下去,现在是七点三刻,其他科室的人都陆陆续续地过来上班了,说话也变得不是很方便。诸雨为看了看周围,把凳子挪得离我近了点,这才低声继续说起来,“我很相信老陆,也从来不质疑他的水平,只是……”诸雨为咽了咽口水,终于吞吞吐吐地说道:“化验结果出来之后,老陆直接问我,哪里刨出来的死人衣服!说是上面检验到的皮肉组织呈高度腐烂,没有检测到任何红白细胞,和正常人伤口的腐烂大相径庭。这只能说明,布条的主人已经死亡多时了。”说话间,她还抬头看了看机器室的方向。诸雨为自己也不相信,后来又问了几个一起的医生,他们也都纷纷同意老陆的猜测。

  听她这么说,我的背后惊出了一层冷汗,脖子里凉飕飕的。如果真如老陆所言,那怪脸究竟是个什么怪物?或者说是,什么东西?我从小不信鬼神,不代表我不相信活尸和僵尸的存在,如果真像小说和电影里演的,怪脸其实是没有人类意识的行尸走肉,那它现在在哪里呢,为什么其他人就没碰到过,而专挑我们在机器室的时候就出现了。如果李鸭说的都不是幻觉,它甚至还会模仿人说话!我们是不是应该像立刻辞职走人?

  我不由想快点见到张叔,好进一步解开这些谜团。

  时针指向八点,后面一个“咚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大黄终于眯着惺忪的睡眼到了,愣是在七点五十九分打了卡。他来了之后诸雨为又把化验结果的事和他说了一遍,直把大黄听得一点睡意全无,嘴巴张得能塞下十个贡丸。我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起来,正当聊得投入时,我的前科长徐建国走了过来,拿了一摞资料放在我桌上说道,“王科长,下午一点半有个管理层大会,要准时到。这些是会议要用的资料,记得到时候带着。”

  我把头点得像捣蒜,急急忙忙站起来说“谢谢”。徐建国这人虽然严肃刻板,但还是挺关照我的,也不像有些别的科长,在我升职之后,就经常开始背地里说三道四。开会的邮件其实我在刚才开电脑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没想到他还特地过来提醒了一下,生怕我错过当科长后的第一个会议。

  徐建国又问了我工作上一些事情就离开了。他走后,我们三个人的讨论氛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打断给破坏了,便各回各位做起自己的事来。

  虽然大家都是满脑袋疑问,但班总还是要上的,我叹了口气,开始翻阅起徐建国给我的会议资料来,草草的过了下眼,无非是一些新机的导入和自主机型的研发云云。我百无聊赖地看着,直到看到最后一本时,我才看见了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中国向新机导入计划书Dawn》

  我立刻打开那本资料,仔细阅读起来。有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原定2010年10月份导入的机种Dawn,现更正为2010年5月正式导入,八月全面上市,开始贩售,请各部门做好准备工作,争取按时顺利完成新机种的上市。”计划书下面是山本和工厂其他几位部长的盖章,看来Dawn提前上市,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我心里膈应得荒,什么感觉说不上来,虽然觉得这其中大有蹊跷,却也只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