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张叔!你怎么在这儿!

  门慢慢打开,我的心也跟着噗通噗通狂跳起来,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诸雨为拉着大家警戒地退后了半步,大黄也拿着那把扳手摆起了迎敌的姿势。

  门打开到一定角度后,一只穿着黑色布鞋的脚率先迈了进来,看着那古朴陈旧的鞋子,大家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缝里闪了进来。

  “张叔?!”我惊讶地喊道!不敢相信进来的人竟然是前几天就告老还乡的门卫张叔。大家也同我一样吃惊,但身体明显比刚才放松了些。虽然大黄没有放下手里的警戒,但嘴里还是忍不住“咦”了一声。

  张叔看见我们也是一惊,随即又恢复了上周二我见到时候的严肃脸。他环视了一圈机器实验室和我们四个人之后,最终把眼神定在了我身上,目光深邃。我注意到他眼角的皱纹似乎又多了点,头发也白了好多,像又一下子老了五六岁似的。我们就这样互瞪了十秒之后,张叔终于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罢了。”

  “什么罢了?”虽然我现在有一股脑的问题要问他,比如说为什么上周二劝我辞职,为什么自己又突然也辞职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显然这里不是拉家常的地方,我就只好捡了个近的问题先问。

  张叔没回答我的问题,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上周二起,他就不再是那个亲切温和的张叔了,反而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只见他自顾自的往机器室西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摆摆手说道,“你们赶紧回去吧。没你们的事了。”

  我和大黄他们三个听得一头雾水,大黄靠过来小声问我张叔是不是年纪大了,得了帕金森?我送了他一个大白眼,又转过头去朝诸雨为挤眼睛,示意她讲话。

  诸雨为毕竟是个姑娘家,张叔再怎么闷也不至于扫了人姑娘家的面子。

  诸雨为会意后,开口就是一声甜甜的“张伯伯。”听得正在大步向前的张叔一愣,甚至还回过了头。诸雨为抓住机会,立刻又追加一句“张伯伯您是不是把什么贵重的物品落在这里了,要不大家帮您找找?”诸雨为没有把怪脸的事情告诉张叔,倒是正合我意。在事情没有完全搞明白之前,我不想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免得人多口杂,闹出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张叔听了诸雨为的话,竟然完全停住了脚步,转了过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隔了半晌才慢吞吞地吐出了四个字,“也许是吧。”说完,又要转过身去。

  “可是张叔!”我连忙喊住他,抬眼看了看手表,说道,“已经九点半了!时间不早了,要不明天再来找吧。”说实话我心里隐隐有点担心张叔的安全,如果等会儿怪脸又折回来,那张叔岂不是要倒霉?

  张叔摆摆手表示不碍事,反而对着我说:“看你搀着的那小娃娃脸色不太好,怕是生病了。赶紧带回去看看。”听了他的话,我们三个才注意到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有说话的李鸭,只见他嘴唇发紫,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双眼紧闭着,眉头都蹙到了一起,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

  “喂,李鸭!怎么了啊?”大黄用手指戳了戳李鸭,李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又慢慢闭上,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难受。”

  “哪里难受?”大黄紧张地追问道。

  李鸭没好气地哼唧了一声,喘息着硬憋出句话来:“废话真多,哪里都!”说完便两腿一瞪昏了过去。这一昏差点把大家魂都吓飞了,都以为李鸭可能挂了。正当大黄颤抖着嘴唇,酝酿着要哭天喊地唱颂歌的时候,诸雨为探出纤细的手指在李鸭鼻子下方试了试。“还有气!”大黄一听,连忙把李鸭一把揽了过去扛在肩上,准备送医院。

  我对大黄点了点头,让他和诸雨为带着李鸭先去医院急救,我要留在这里和张叔聊会儿,等完事儿后再去医院。诸雨为听了我的话,便拿出门禁卡刷了门禁替大黄他们开门,临走前她还给了我个眼神,大概是让我万事小心。

  随着“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此时偌大的机器实验室只剩下我和张叔两个人。或许还有那个诡异的怪脸。

  我有太多太多想要问。张叔却仿佛没看到我的疑问一样,自顾自地蹲在Dawn的那张长桌前面,收拾起被我们慌乱中弄散的A4纸来。

  乱成一团的A4纸经过张叔的手后,整齐得像是从新包装里拆出来的,张叔把他们叠好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张叔。”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话还没问完,我就被张叔打断了。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张叔看着我说,“好奇心太重不好。”

  “可是!张叔,你真的没有感觉到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多蹊跷吗?比如说陈部长的死。难道真的只是意外?还有为什么我会在上礼拜二昏倒在机器室,而那天你又劝告我辞职?这些都是巧合吗?可能我说的你都会不相信,认为是我的妄想,但我总觉得如果我不站出来,会有更多的人因此丧命!”怕张叔再次打断我的话,我一口气说了好多。话里杂乱无章,实在是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思路。

  张叔沉闷地理着A4纸,把几小摞叠在一起,手上没停下,但他眼神却是呆呆的样子,仿佛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他终于抬起头来看我,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大晚上的,你们四个会在这里。但是,可能我的确知道一些你想要知道的事。”

  “你知道什么?”我急忙追问道。

  张叔叹了口气,起身从角落里拿了扫帚,开始清扫起地上的玻璃碎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和你打扫完这里走吧。这个点估计老李已经交班回家了,那这叠纸你明天记得带给老李,他孙子画画用。”他指了指刚理好的十多张A4纸说。

  我迅速拿过A4纸叠好放在衣服口袋里。嘴上继续追问着刚才的问题,但张叔说完那句话后,无论我怎么问,都不再开口了。我只好放弃,陪他一起打扫了遍机器实验室,又把垃圾倒了,然后关灯关门,走了出去。

  H酷!@匠“网◎唯_一H正-(版),4O其他|=都=0是盗7X版2

  和张叔一前一后地出了研发部的大楼,我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气味,感觉特别清新。一阵风吹过,春日的冷意袭人,直把我冻得一哆嗦。我回过头看了眼机器室所在的那个楼层,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恍惚间竟然觉得有人在机器室的窗户边窥伺我,但仔细看了,又看不真切。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我把双手插在口袋里,小跑追上了再前面健步如飞的张叔。

  门卫室里亮着灯,新来的门卫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走出工厂的大门的时候,张叔突然偏过头看了看我,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温暖而亲切,他说道:“小王,就明天吧,明天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

  看到他忽然这样笑起来,我竟然莫名地有些感动。用力点点头,我“嗯”了一声表示和张叔约好了。

  “就到这儿,你也回去吧。”张叔弯下腰解开了锁在路灯上的电瓶车锁,然后坐了上去,冲我挥挥手便头也不回地骑走了。

  路灯下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抬头望着夜空,一轮明月斜挂在上面,把周围的云朵都照耀得泛起淡淡的银灰色。

  “明天就要解开一部分的真相了吧。”我再次深吸了一口夜晚的空气,自言自语地说道。未来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真想是什么样的,也是个谜。那追逐这些真相的意义呢?我回想起了老爹“简单可以为王”的那套理论,不由苦笑了一下,感叹自己到底是个凡人,成不了所谓的“王”。也只好将这些话抛之脑后了。

  “嘀嘀——嘀嘀——”短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是大黄发来的信息。

  “李鸭醒了!不得了,他刚才举报说那怪脸会学人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