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李鸭真的不见了,我们三个人不由面面相觑。四周无边的黑暗仿佛是吞人的怪兽。李鸭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被吞噬了。现在的我们,比起好奇,更多的则是恐惧,生怕一个不小心,也和李鸭一样不见了。

  “我说,是找李鸭还是找工具撬锁?”大黄颤颤巍巍地对着我和诸雨为说,看的出来他现在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钟。

  “找李鸭。”诸雨为和我异口同声地脱口而出,话出口后不由互相对望了一眼。我担心李鸭碰到和我上次一样的情况。好在上次我有过来视察的领导发现,但如果我们今天不及时找到李鸭,恐怕他会有危险。可我没想到诸雨为竟然也会如此坚定地选择自己的同伴,这让惊讶之余不由有了丝莫名的安心。如果这次不见的是我,她应该也会坚定的来找我吧。

  虽然大黄很不情愿,但作为朋友,他也不希望李鸭出事,所以我们三个又重新举起手电筒,开始查看四周。外头微弱的光让整个机器室蒙上了一层灰蓝的色调。断电之后,这些机器仿佛也随着电流的抽空而失去了生命,我们站在靠近门的一条走道上,心里隐隐泛起一种毛毛的感觉。

  我们一边打着手电筒四处照一边喊着李鸭的名字。三个手电筒光柱在黑暗里交错着,忽明忽暗。

  “李世明!李鸭。”大黄喊了一声。

  机器室很大,随即就传来轻轻的回声,“李世明……李鸭……”

  “李鸭!出来!”大黄被刚才自己的回声吓到了,连忙又喊了一嗓子盖住刚才的声音。

  又一阵回声飘入耳中,“李鸭……出来……”

  回声结束了,四周又恢复了平静,那个“嗒”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

  “喂,王可贱。”黑暗中,大黄轻轻地用肘子撞了我一下,正说着又往我身边贴紧了点,“你有没有觉得啊?”

  “觉得什么?”

  “这回声怎么听着那么奇怪啊,感觉不是老子的嗓音,阴森森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回声本来就这个样子的,你以为你的回声能像帕瓦罗蒂那样啊。”话是这么说,那我心里却是在打鼓。从刚才起我就听出这回声的不对劲了。照理说空荡大型的空间里,回声不会只像复读机一样复读一遍,声波会反射来反射去直到慢慢消失。而且这个回声细声细气的,根本和大黄的嗓音差个十万八千里。

  现在听来,仿佛是有个什么声音在模仿大黄说话似的。

  大黄听了我的话,也就没有再追问。咂了咂嘴施施然四处照起手电筒来,只不过靠得我和诸雨为更近了点。

  我们三个找了一圈,也没有见着李鸭的踪影,唯独放着Dawn的西北角没去找过。由于刚才奇怪的回声,我们都默契地没有再说话,诸雨为捅了捅我,扬了扬头示意大家一起去西北角看看。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大黄也只好磨磨蹭蹭地贴了上来。无论如何这次是三个人,情况再怎么也不会比上次我一个人糟糕。想着想着,我和大黄跟着诸雨为慢慢向西北角走去。

  我抬手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八点多了,夜幕降临后,气温也开始变低。冷意慢慢从周围的空气渗透进毛孔,鸡皮疙瘩一层接着一层起。在机器实验室的过道里走着,三个人的脚步声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有些突兀。刚才还没这感觉,现在不敢再说话后,听着总觉得还有第四个人的脚步声,心里膈应的荒,我在脑内一遍一遍念叨着这是幻觉,不要害怕。

  离那台机器还有十米远的时候,诸雨为突然停下了脚步,定定地站在前面。

  大黄连忙拉着我退后两步,说道“她不会也魔怔了吧。”还没来得及等我开口,诸雨为就不满地回过头看了大黄一眼,说“你看前面桌子上是不是坐着一个人?”

  对于大黄来说,这句话远比诸雨为魔怔来得更另人恐怖,直接给这厮下得一哆嗦。

  我连忙拿手电筒照,果然是有人,穿着一身工作服,坐在Dawn那张长桌上背对着我们。借着我的手电筒光,大黄也伸长脖子看起来,边看还边点头说:“是李鸭,是李鸭那小子!”

  “你怎么知道?”我问道。

  “擀面杖啊,你看这孙子,魔怔了手里还记得捏着擀面杖。”大黄说话轻声轻气的,生怕刚才的回声再次出现。

  “李世明。”对大黄的话表示赞同,站在一旁的诸雨为试着叫了一声。那个坐在那张长桌上的背影一动不动,好像没听见一样。

  “李鸭,李鸭。”我也小声喊了两声,那个背影还是没反应。可能他像刚才那样发愣,我只好这么想。于是我们三个就只好慢慢走近他。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蹑手蹑脚。生怕弄出声响惊走他一样。

  终于走到李鸭身后,这几步路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旁边的Dawn也变得触手可及起来。但此时此刻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它,一门心思想要让李鸭变得清醒。又在他背后叫了几声无果后,大黄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而一直没动静的李鸭,终于有了动静!

  背对着我们坐的他,慢慢开始回过头来……

  我们三个紧张得甚至忘记了怎么呼吸。大黄死死得捏着我胳膊,连诸雨为也不由往后退了半步。

  “呵呵。”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笑了起来。

  “他妈的谁在笑呢!”大黄啐了一口,环顾着四周骂道,身上却在控制不住的发抖。我头皮一下子炸了,这个笑声!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更@新CH最快x上酷匠A网6

  而此时的“李鸭”也完全地转了过来,用一张苍白的脸对着我们三个。黑色的瞳仁打量着我们,没有眼白!嘴巴占据了脸的二分之一,稀疏的牙齿歪歪斜斜地粘在牙龈上,鼻孔上仅仅剩两个黑洞。稀疏的头发耷拉下来。伴随着头部的微微抖动,喉咙里发出“呵呵”,“呵呵”的声音!而他的身子,完全还是背对着我们的!也就是说,头部完完全全转了一百八十度!想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脖子上次就长得易于常人,这绝对不是李鸭。

  “卧槽不是李鸭!”大黄180斤的身子被吓得几乎要蹦起来,一边还带着哭腔吼到,“这玩意儿怎么比你描述得还要恐怖!”看我也呆愣住了,大黄不由想要向诸雨为靠过去,可连步子都没跨出去,擀面杖“咚”地一声掉在地上,接着弹了几下,大黄又是一激灵,连忙抬头看。那个怪脸的身子已经摇摇晃晃地滑下了桌子,朝我们走过来,我本能地想要往后退,但不知怎么的!全身都失去了知觉,更别提想要迈动步子了,旁边的大黄和诸雨为也是一样的情况。

  “踢踏……踢踏……”怪脸拖着步子朝我们越走越近,肮脏的工作服松垮地套在身上,“像”个工人一样。喉咙里不断发出着“呵呵”的声音。两只黑色的瞳孔像蜥蜴一样不停转着,轮流打量着我们三个,每次一被它盯到,就感觉一股寒意遍布全身。

  越来越近,越走越近!还有几步了,一股腐臭味扑面而来。我只感觉到胃连同心脏都快要跳脱出来,真是后悔今天来这机器实验室了,说不准大家都得交待在这里。

  近了!它在大黄面前停了下来,突然它的头一下子伸向大黄的脸!嘴巴越张越大!连眼睛都被大张的嘴挤压到变形。两张脸大概只距离十厘米都不到。豆大的汗珠从大黄的额头上滑落,除了恐惧地睁大眼睛,大黄不能有再多的动作。“大黄!危险!”我大声喊道,无奈全身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干着急。

  “大黄!喂!大黄”诸雨为也跟着喊,可以看出她现在也很着急,想拼命分散怪脸的注意力,可是怪脸根本没听到似的,嘴对着大黄的鼻子慢慢又开始合上嘴巴,眼看那一排稀疏的牙齿就要嗑上大黄的脸!大黄突然“嗷!”地大叫一声!

  我一下子闭上眼,不敢看大黄被咬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