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诡异机器室

  管理科的工作果然闲适又轻松,也难怪上一个科长可以在这儿呆到退休。那天下午我基本就是在听大黄和李鸭扯皮中度过的。

  好不容易煎熬到下班,诸雨为示意让我写好加班申请表去申请全科室加班。加班理由是交接工作。虽然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但日本的统辖看在我刚上任的份上还是批准了。

  今天留下来的原因当然不是交接工作,而是下午秘密商定好的行动。本来下午大家就想去机器室看看,无奈人多眼杂,一个人过去可能谁也不会注意到。但四个人一起过去,未免太明显。所以只能等加班人少的时候再一起去机器实验室。

  “叮铃铃。”五点半下班铃声响起,大部分员工开始收拾东西走人,只有我们科室坐在座位上原封不动。其实大家心里都紧张的打鼓。如果照我当天说的,但等会儿迎接我们的,可能是一场血腥盛宴。

  等人都走到差不多后,时间也快接近六点了。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工作区域的中央空调关掉后,春天的傍晚竟也冒出一丝寒意。

  “我们走吧。”大黄撞了一下我胳膊,虽然对于他来说只是轻轻一幢,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差点把我撞飞出去。

  “嗯,走了。”不等我回答,诸雨为已经率先发号口令走了出去,我们三个大男人只能乖乖跟在她后面亦步亦趋。

  穿过办公区域,打开门,再在走廊右转一段路,便是机器室的大门。从镶嵌在墙壁上的大窗户看进去,里面黑洞洞的一片,工作人员下班的时候习惯性地把电源切断了,因为机器实验室最怕着火损毁机器。所以才会规定五点半后一律断电。

  诸雨为没有丝毫犹豫,刷了门禁卡。随着“嘀”一声,门锁开了。诸雨为转动门把手,灵活地闪了进去。大黄第二个挤进去,急急忙忙地在墙壁上摸电阀,还有日光灯的开关,看来这厮其实也被我上午那番话吓得不轻。

  日光灯跳动着亮起来,我们四个站在机器实验室的中央,终于看得清周围的景物了。这里除了机器就是机器零件,还有复印纸,没有其他的东西。

  为了应对上次灯暗掉或者遭遇危险的情况发生,我们四个还都各自带了手电筒,李鸭手里甚至还握了根食堂偷出来的擀面杖,为什么是擀面杖,因为菜刀都是重点物品,用完后要锁起来的,偷不到。

  说实话现在只要身处这里,就会想起那天不好的回忆,那种后背湿滑的黏腻感好像又回来了,仿佛又有什么东西趴在我背上。我心里安慰自己道一定是心理作用,不害怕,有这么多人陪你。想着想着,还是往大黄身边靠了靠。

  大黄一脸嫌弃地推开我问“你说的机器呢?”

  我抬眼望了一下机器室的西北角,那台Dawn还在那边的桌子上,黑色的外壳泛着冰冷的光芒,就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傀儡。最可笑的是我的玻璃杯还在那旁边摆着。出事那天后我就一直忘记过来拿。

  我把Dawn指给他们仨看。然后,大家就前前后后的往那台机器走去。

  我们每一步走得都轻手轻脚的,好像生怕弄出来什么声响,惊动了躲在暗处的敌人一样。

  “怎么闻到一阵臭味呢。”李鸭突然捏着鼻子说道。

  我被他这句话吓得一机灵,我今天上午的时候忘了提起恶臭的来源是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现在李鸭竟然说问道了臭味,难道说,它现在就在我们身边?我不由四处张望了一下,可是现在机器室里空空荡荡的,也安静地很,除了我们四个,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大黄夸张地嗅了一下周围的空气,一脸鄙视地对李鸭说:“除了你那一礼拜没洗的头还飘散着销魂的味道,我可没闻到别的啥了。”大家都被他这句话逗得轻笑了起来,李鸭一脸不服气,停止了脚步,站在原地对大黄瞪起了眼。

  “嘿,你小子还挺有自尊的哈?看不出来啊。”大黄被李鸭的样子逗乐了,忍不住回头走到李鸭身边,在他头上敲了个板栗,“说你臭还不承认了。”

  李鸭还是那副样子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只不过嘴角张合起来,咕噜咕噜的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什么。

  “还学会狡辩了。不过你声音能稍微大点吗,跟个蚊子似的。”大黄笑嘻嘻地凑到他面前,想要听仔细他在说什么。

  这不凑还不要紧,一凑把大黄吓得蹦出了一米远。颤抖着手指着原地站着的李鸭对我和诸雨为两个直喊,“看看看,李鸭他眼睛,眼睛!”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看到大黄的反应我和诸雨为皆是一愣,不由走到李鸭身边细看。只见李鸭两个眼眶里都白白的!两个眼睛都翻起了眼白!嘴角还留下一短截哈喇子。

  “不会是魔怔了吧?”诸雨为皱着眉头说道,还不忘用手指戳了戳李鸭。李鸭还是不停地在喃喃什么东西,想凑上去听,却也听不清。

  “要不我们先回科里?”看李鸭的样子有点不太对劲,我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又犯了出来。

  诸雨为交叉双臂站在李鸭面前,反复思量了一下,决定采取我的意见。于是我们一行人开始往回走。诸雨为打头,我和大黄驾着李鸭在后面。机器室的灯光惨淡又阴森,我们默默地走路,没有说话。说实话当时我和大黄心里都在发憷,李鸭反常的可不只是整个人呆愣了,当我和大黄碰到他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的体温下降了很多,冰凉冰凉的。我们互相交换了个颜色,却异常默契地没说出口,不想再节外生枝。只一门心思想着走出机器室再说。

  往回走了大概二十来步左右,我们到了机器室门口,诸雨为掏出门禁卡,往门禁上唰。

  “哔。”地一声,我和大黄心里松了口气,放开了驾着的李鸭,准备把他先推出门去。

  大黄正要抢先一步打开门出去,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天花板的日光灯开始无规律的闪烁。随着“嘭”的一声。整个机器室突然陷入黑暗之中。适应了一会儿我环顾着四周的空间,对面办公区加班的同事走得差不多了,只留下几盏微弱的灯还亮着。灯光透过两层玻璃,照射到这里的时候,只能勉强把周边的事物映得幽蓝幽蓝的.紧接着,不远处传来了“嗒”,“嗒”液体滴落的声音。听声音的方向,正是Dawn所在的那个角落。

  事情慢慢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意识到这里不能久留,我连忙对大黄说:“磨叽啥!快开门!”

  大黄听了我的话连忙回转过去转门把手,伴随着“咔塔咔嗒”扭动门把手的声音,他的喘息声也变得浓重起来。“门……门打不开了!”,大黄说话间已经带着哭腔了,我前面也提过。别看他长得壮实,胆子小得跟耗子似的。

  “你走开,我来。”诸雨为一把拉开大黄,自己亲自上阵开门,可还是无果。大家的额头渐渐冒出冷汗来,背上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嗒”,“嗒”……不远处的滴水声还在继续,只不过频率变得越来越快。

  “咝……。”大黄靠得离我和诸雨为近了点,“不会是闹那啥了吧……”出于忌惮,胖子终究没有把“鬼”字说出来。

  “别瞎说,电路坏了而已,要是门禁没电,没有钥匙的话,门也是打不开的。”我强迫自己冷静地对胖子说道,一方面也是在安慰自己。可能真的只是埋在墙里的电路被老鼠啃了。

  酷匠网唯一nC正5版,5》其他)都"u是盗b^版9

  “可那你要怎么解释这滴水的声音?”大黄不服气地反驳道,说是不服气,其实只是想等着我说一个比较靠谱的理由安心而已。

  “都别说了,打开手电筒。”诸雨为对我和大黄说,“找找看实验台那边有没有撬门的工具,先出去再说。”看来她也意识到了危险正向我们逼近,出去的话会比较安全。

  我和大黄听话地打开了手电筒。顿时,三道手电筒的光穿过空气照射在最里面的墙壁上。还能看到墙壁上投射出来各种机器的阴影。

  “啊!”

  突然,大黄叫了一声,手里的手电筒开始抖动起来。

  “怎么了?”我被他的叫声吓得心里一紧,连忙回头问道。

  “卧……卧槽!李鸭!李鸭那孙子呢?”

  我和诸雨为迅速回过去拿手电筒照李鸭原本站着的地方。那里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剩下光秃秃的地面,折射着寒冷的手电光。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股寒意掠过心头。

  此时此刻,除了我们三个人的呼吸声,只剩下西北角的“嗒”“嗒”连续不断的声音……四周一片死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