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诸雨为的话,我瞬间想起了那天机器室里大张嘴的嘴!怪异的头颅!满地粘稠的血液!那台诡异的机器!还有四周“呵呵”不停的笑声!头皮一阵发麻,就连身体都快忍不住颤抖起来。

  看到我惊讶和错愕的样子。诸雨为反而笑了起来,打趣地说道“小弟弟,你一定也觉得很可笑吧,情节就和恐怖片里的一样。”接着她坐回到凳子上,“亏我还让李鸭认认真真去机器室里转了一圈。别说鬼了,连跟头发都没有。没意思。”诸雨为开始慢悠悠整理桌上的文件,一副无趣的样子。

  李鸭在一旁点点头,表示在机器室自己确实没有碰到什么。

  “那这和我调职有什么原因?”我不由问道。

  “嘿,能有啥原因。你部长都那么说了,不是我不尊敬他,只是他生前是不是这里有点……不太好?”大黄用他粗壮的手指戳了戳他圆滚滚的大脑袋,“不然怎么能调你小子来当科长。”

  “你别胡说!”一听他这么说我们部长我顿时就气了,可能陈部长生前我们闲着没事还能像这样调侃他两句,可是现在人都西去了,这样说未免就显得太不尊敬逝者。想着想着,我又瞪了大黄一眼。

  “哟呵,小伙子还生上气了,当真开不起玩笑。”大黄还是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看得我心里有点不舒服。

  我隐隐感觉到陈部长去世前真的遭遇了什么,很可能和那天我在机器是遇到的怪脸是同一样东西。所以当别人嘴里的玩笑话,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千真万确的恐怖时,我不由严肃起来。

  我看了他们三个一眼,我觉得我有必要把我的遭遇告诉他们。

  信任这种东西就是很奇怪,有时候一起生活了一辈子的人,你也不见得会去完全相信他们。但偏偏会出现一些刚认识才不到一个小时的人,你反而莫名地想要去分享自己的秘密。

  “如果我说,陈部长抢救时说的话,有可能都是真的呢?”

  “什么?你怎么知道!”伴随着三个人响亮的疑问声的,还有他们为之一振的精神,大黄甚至扭动着他肥壮的身躯亲自为我搬了一张凳子。然后回过去和李鸭他们排排坐好,眼巴巴地望着我等待我讲下去。我一五一十地把上周二的事情说给了他们听,一直说到我今天过来上班,包括满地的血液,和那个怪异的东西。直把他们给听的一愣一愣的。

  最夸张就是大黄,从他张成“O”的嘴型就能看得出,“王可贱,你确定你不是在编故事刺激我们的吧!”

  大黄也是一名当代激进的唯物主义好青年,从小信奉科学,排斥迷信。所以当他听到这些时,义正言辞地表示了质疑。

  我严肃地向他摇摇头,告诉他一切都是我的亲身经历,要不是我真的走了这遭,恐怕连我自己都不信。至于后来怎么被送医院了,那就真的不知道了。

  X酷‘'匠网(,唯,}一正√版,其9s他都¤q是p盗T^版Nm

  “周二我住院,周三陈部长就发生了意外,所以我很怀疑我和陈部长碰到了同一样东西,虽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但陈部长的死一定和它有关。”

  一直安静听我讲话的诸雨为往后仰了仰,变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嘴角满满上挑,“我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无聊。好像变得有趣了呢。”

  我惊讶于这个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她好像并不害怕这些东西,听了我的那一段话,原本无精打采的眼神竟然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只要一触及这些方面,她就瞬间变了个人似的,从冰山女王变为FBI女特警?还是阿加莎笔下的大侦探。我对她的佩服又悄悄更上了一层楼。

  我们四个人对视了半晌,气氛变得有点闷,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能大家仍然沉浸在我的话里没反应过来。

  “那么!同志们,我们来制定一下管理组特殊作战计划吧!”诸雨为突然把手里的文件重重往桌上一搁,“嚯”地一下站起身。把大家吓得一愣。我的眼里怎么出现了女超人的即视感,不由感到热血沸腾。对!不管什么牛鬼蛇神,我们都要把它捉出来!让真相曝光于普天之下!

  大黄和李鸭呆愣愣仰头看了她一秒,默默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情,然后又默默地挪离工作区。

  诸雨为不管他俩的赤果果的逃跑,一手一个领口把他俩半拖半拽到管理科小会议桌上,然后笑嘻嘻地过来叫我也过去。女大力士啊,我心中感叹道。

  比起大黄和李李鸭的无精打采,我还算是相当振奋的一个。毕竟一下子多了三个“并肩作战”的伙伴,那天在机器室里的绝望孤独感终于得到了一些缓解。我抬头看着挺直了身子站在白板前的诸雨为,心里又狠狠地感动了吧。

  “咳咳。都抬头。”诸雨为清了清嗓子,示意大家听她说,“这次行动,主要就是找出杀害陈利民的元凶。”部长名字的事情我刚才也注意到了,连部长名字都敢直呼,到底是得了道的女超人大力士啊。“先来分配一下你们各自的代号。”

  黄武威和李世明互相看了眼,一副果不其然的样子。

  “黄武威,从现在起,你就叫‘冬瓜’,李世明呢,‘倭瓜’,王科长你就叫‘黄瓜’吧。”

  我终于知道了他俩想要走人的原因,现在连我也很想走。

  终于,在我们三人的抗议声中,诸雨为终于放弃了代号的想法。大家把话题绕回到了怎么搜寻那个怪脸上面。

  最后我们一致决定,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进行第一次行动——再探机器室。我不由踮脚眺望了一下走廊那边的机器实验室,心中又是期待又是紧张,但更多的,则是对未知的迷茫与恐惧。

  随着真相在被慢慢的挖掘开来,这三个人,现在也成为了我生活里不可或缺的存在。

  当然,都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