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这么高的烧。”“哎,小王也真是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都躺了一下午了怎么还没醒。”“年轻同志热爱工作,值得表扬。”

  ……

  隐隐绰绰的人影伴随着忽远忽近的声音在我四周晃动,我感觉自己像沉入了一片红色的海洋,任由自己陷入其中,那些声音就像游鱼一样慢慢远了。四周一片安静。突然,有什么东西缠住了我,那种感觉很不舒服,所以我竭力想要挣脱,却发现怎么挣扎都是徒劳,那些东西越缠越多,越缠越紧。好像要钻入我的体内。我“啊——”地尖叫起来。

  “发这么高的烧。”“哎,小王也真是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都躺了一下午了怎么还没醒。”“年轻同志热爱工作,值得表扬!”

  那时候的我可能因为过度惊吓,不知怎么的就躺进了医院。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头顶上悬着两个塑料吊瓶,随着我的动作来回晃动。

  我怎么会来医院了?这是我清醒后的第一反应。我记得我明明在机器室调试日本运来的新机器Dawn……怎么会……突然,我想起了满地的血和那张长脖子怪脸!不好的记忆一下子展开!我犹记得最后一幕是它要吃我!“那张怪脸呢!”我不由自主地大吼了一声。

  “怪脸你妹啊,你小子终于醒了啊!可把爹累的,发烧发得太有水平了,实验室被你个孙子吐了一地,在大清扫呢。”我脸的上方迅速窜出来一个嘴巴正在一开一合的面孔,差点吓得我尿失禁,幸好这大头让我的反射弧即将执行尿失禁以前先顺利条件反射出了脸的主人。

  ——我的好基友,兼当时的研发部管理科同事,大黄。

  大黄不是条狗,大黄是个人。

  听了他的话,我已经大概知道了我躺在医院里的原因“你说我晕倒了?”我吃力地用眼珠子拐向坐回病床边的大黄。

  “嗯,十点左右有人进机器实验室,看见你正躺在实验室地上,嘴边一大滩吐出来的东西,可把人恶心坏了。”大黄一脸嫌恶地讲道。“要不是和你熟,我才懒得来管你。”

  “这样啊……”我明明记得地上都是血,还有那个诡异的怪脸,“实验室里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吗?”我试探地问了句。

  大黄斩钉截铁道:“还有你的尿。”

  没心思纠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玩笑话。我默默思考起来,看来在别人眼里,机器室没什么异常,那就奇怪了。一想起那里发生的事情,我还是会汗毛倒立。如果我现在告诉大黄说我看到了鬼,他估计会抡圆了胳膊扇我两巴掌然后骂我神经病。

  斟酌再三,我决定暂时闭口不提这件事。大黄没注意到我的异常,仍旧一根筋地坐在床旁边得瑟着。

  大黄本名黄武威,听着就很气派。叫他大黄,是因为他真的很大。大黄升高一米八多,体重两百多斤。但他的胖绝对不是虚胖,据说他爹当年是在南京夫子庙上表演举石锁的街头艺人,满身腱子肉,能用手臂接下大石锁,一身真功夫绝不含糊。他从小耳濡目染,连带着学了两把,勉强混了个一半肥肉一半腱子肉。

  作为他的好基友,我还发掘了他擅长吹牛扯皮,热爱在单位烹饪美食等各种技能。迄今为止他已经被单位没收了四五个小煮锅,无数袋糖盐八角,放在总务部存了大半柜子,因为公司的规定没收的东西必须统一等员工离职时归还,所以现在总务部长头还疼着呢,正在发愁要不要自己贴钱去买个新柜子。

  我和大黄是09年同一批被招进厂的,所以一开始就认识了。关于后来熟悉起来也是因为闲下来我俩都喜欢往厕所里钻,消磨时间。聊着聊着就给聊熟络了。

  我正想着,大黄突然一脸邪恶地在一旁奸笑了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特猥琐的事情,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着。最后定格在我的头旁边,我跟随者他的目光撇过眼。把我惊得差点从病床上弹起来!

  床头柜上叠着XX保健丹、XX氨基酸、XX壮骨粉、XX西洋参……总之浩浩荡荡叠得老高,顶上还摇摇晃晃叠着一个水果篮。角落里还有几大束鲜花,就差竖个纪念碑刻上“员工英雄王可简因公殉职,值得学习表扬”几个朱红大字了。

  我回过头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他活脱脱就像个说书先生一样,慢悠悠晃了下头,这才“夸奖”我道:“你小子晕得可巧,简直就是掐准了时间来的。早不晕晚不晕,偏偏大领导来视察的时候’唰’——晕过去了。据目击者说,大领导进机器室的时候看到你躺在地上,嘴旁边还吐得都是隔夜饭,脸色一阵铁青,吓得你们陈部长顾不上恶心,赶紧亲自开车送你上医院,还特地又出去买了好大一堆东西回来。

  说着,他还重重地拍了下我的肩膀,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欣慰道:“我看你是故意的,啧,怎么看着老实其实一肚子坏水呢。”

  大黄口中的大领导应该是这次从日本过来视察的董事长山本,随行的还有好几个董事和其他地区企业里的管理级人物,Dawn就是这次他们一起带来的新机种。

  我们企业一向对外号称“工作轻松,不用加班”。我这么不给面子地晕倒在那么多人面前,不是明摆着给自己部长打脸吗“等山本一走,部长一定会折磨死我吧。”我不由又为去上班的事情头疼。

  “我觉得不会,你看。”大黄摇摇头,从那堆补品下面抽出一张薄纸。我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标题,五个大字——职位调动书。

  职位调动书?!难道陈部长的惩罚已经开始了吗!我不顾手上还戳着针头,一把从他手里拿过来仔细看:职位调动书,暨王可简同志工作表现出色,工作态度热情,任劳任怨…………(以下省略两百字),特允王可简破格晋升为研发部管理科科长。下面是部长和山本的署名以及盖章。我呆呆地看着这么张薄薄的A4纸,不敢相信。

  “所以,恭喜你!我敬爱的王科长!可把我给嫉妒的。我下次非得晕在食堂当个厨师!”说是嫉妒,大黄脸上却是一副农奴翻身做主人的兴奋表情,恨不得立刻就上来拥抱领导的样子,“咱说好了,当了我头可不许没收我的锅。”

  呆愣了有一分多钟,我的大脑才重新开始运转起来,什么?!科长?!

  当时我才进厂一年有余,先不说资历,管理科室管理整个部门和纪律的地方,平常的时候规范同事上班的言行,到年的时候预订福利和年会的酒店,其实是个闲职。这些和我之前的做的功能开发简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事。

  我也不像大黄那么能说会道,分分钟就能把牛吹得比天还高,忽悠得供应商们一个两个都舔着脸倒贴。

  怎么想,我都和这个职位扯不上边,所以我那时候就暗自留了心眼,等上班了一定要去向陈部长了解一下原因。

  因为这张职位调动书,我和大黄在病房里小眼瞪小眼了半天,“我说,你们原先那个科长呢?”

  大黄侧过身上仰45度角朝那边的空气拂了一拂:“圣山恩准,告老还乡,退休了。”

  “那怎么……”

  “我说你个纠结精,管这么多干嘛。让你当你就当呗。”大黄不耐烦地说了我一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事,说道:“圣山还恩准你休息至下周一上朝,此乃圣旨。”说着从屁股口袋里摸出张皱巴巴的请假单给我看。上面结结实实给我批了四天假。

  “我又没生大病,也真是的。”看来这次陈部长是笃定让我休息到山本董事长走了之后再去上班了,眼不见心不烦吧。虽然有点失落,但从另一个方面讲这还是挺好的,连上双休日我能连续晚起床一礼拜。一个字,赞!

  酷i匠√☆网*永n8久/免P!费3看L小说

  怪脸的事情被我抛到了脑后,我就当做是梦一场算了。

  这样想着,我就又和大黄嘻嘻哈哈扯起皮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