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真听了那天张叔的话乖乖走人,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我爹也常教育我说:“叫你王可简,名字不是随便取的,简单可以为王,懂么?凡事不多过问不多好奇,安稳平淡点。等你两腿一瞪噎了气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超越了很多人。”

  我当时心想,就这破名字还好意思讲,从小到大我不知道它给冤枉多少回了,随便碰到个什么人,都有事没事叫我王可贱,还简单可以为王呢,分明就是至贱可以无敌。

  话说回来,那天我在机器是,摸到了那青色的爪子。心里一个收紧,连忙往后退,可是当我一抬头,那爪子又不见了。一切干干净净到仿佛没发生过,我抬起手来,却仍然能够感觉到手指尖怪异的触感。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渐渐蔓延至我的心头,我的心跳也变得快了起来。

  “嗒,嗒,嗒……”有液体低落的声音。我一个紧张,又抬头看了起来。只见被那只手摸过的开关处,有深红色的血液正在向外慢慢溢出,从复印机流向桌子,铺满桌子,然后一滴一滴落到地上,不知不觉中,竟慢慢堆积了有一小滩。一股血腥味,也随着那液体的扩散变得更加浓重,伴随着腐烂的味道。我本能地退后一步,拼命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我的幻觉。

  到了什么霉了,我今天来太早,机器实验室里连个求助的人都没有,想到这里,我不由暗暗叫苦。

  滴落的血液正慢慢汇聚起来朝着我的方向靠近,刚才由于惊吓掉落在地上的记录本刹那间被染成了红色。这一切似乎已经不能用我学到的科学理论解释了。

  “呵呵……”正在我慌神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一声轻轻的冷笑,是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我连忙回头看。可是我背后什么也没有,偌大的机器实验室里空空荡荡的,这个点大家还都在办公室座位上打着酱油。我转过头透过大玻璃窗看对面的办公区,果然大家都各自埋在电脑前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异常。我咽了咽口水,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恐惧。

  那些腐臭味的血液似乎是有意识般地向我靠近,周围的气温也随之降低了。我感觉脖子后面凉凉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朝我吹气。

  “呵……”又是一声阴森的冷笑,寒意入骨。这次我分不清声音的来源,惊恐地环视着四周,还是什么都没看见,天花板的日光灯开始咝啦咝啦闪烁起来,随时要暗掉的样子。

  我愣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我从小不信鬼神,这和小时候的家教有关,我父母亦不信。从事的职业更让我觉得所有的恐怖故事都会有它特有的科学依据。没什么好怕的,我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身体不由地也挺直了几分。

  “谁在笑?别闹了!给我出来!”我对着四周虚无的空气大声说道,其实我心里有点害怕,害怕这句话没有人回应。此时此刻我很需要一个人突然蹦出来说:“哈哈不逗你了!”但事实就是这样残酷,跟本没有人,只有回声在机器实验室里环绕。

  直觉告诉我现在这里很危险,应该立即离开这个地方。我盯着地上正在流动的红色血液,血液越来越多,覆盖的速度越来越快,在不碰到它们的情况下,我踮着脚一步一步地朝门口退去,四周的腐臭味异常浓重,我尽量屏住呼吸走得小心翼翼。

  好不容易到了门边,我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出去到人多的地方,就意味着安全。“旮旯”我转动了一下门把手。

  糟糕!我心里一紧!门禁卡还被我放复印记旁边的桌子上!机器室因为涉及到很多研发的机密资料,所以员工进出都刷门禁卡才能开门,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这么重要的事被我忘记了!

  我伸头望了一下那边,此刻它正躺在复印机旁边,穿在上面的绳子已经被那血浸蚀。我暗自懊恼起来,都怪自己刚才嫌麻烦,把它从脖子上取了下来。现在想出也出不去了!血液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周身上下都感觉到了刺骨的冰冷。日光灯闪烁的频率更快了,随时都有暗掉的可能。

  更…新“◎最快:上酷%匠w网&

  我拼命地敲了两下机器室的窗户,可是没有人注意到。机器室和办公区域隔了一条走廊和两堵墙壁,所以如果没有人在走廊上走过话,根本不会注意到这边。我只好在心里默默盘算着出去的方法,想来想去唯一出去的方法,就是快速地去复印机那边,拿到门禁卡,然后冲出去。先不管那该死的冷笑和地上的鲜血。

  王可简,冲过去!我在心里给自己暗暗加油鼓劲。深吸一口气,踩着那些血液,我飞快地朝Dawn那张桌子跑去。

  三步,两步……门禁卡进在眼前。

  一步。

  我伸出手,抓向桌子上的门禁卡!

  “嘭。”剧烈闪烁的日光灯终于爆了,四周一下子暗了下去,整个机器室变得灰蒙蒙的,我一把抓住门禁卡紧紧握在手里,不去顾上面粘着的黏腻又腥臭的液体,想要跑回门口开门。突然,我感觉到背上有什么东西贴着似的,粘腻的感觉从手掌心一直蔓延到了整个背部,让人膈应得慌。脖子右侧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得痒痒的,一股恶臭钻进鼻腔,耳边响起了“呵呵”声。我不由顿住脚步,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一张苍白的脸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差点撞了个正着!

  借着对面办公区域微弱的灯光,我看清了眼前这一幕。那张脸怪异至极,嘴巴占据了一半多,正半咧着发出“呵呵,呵呵”的声音,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又一阵令人作呕的腐臭,而嘴巴上面原本该是鼻子的地方却仅仅剩了个黑洞,整个眼球被黑色占据,正四处转着,好像在看我,好像又不是。再往上,则是稀稀拉拉搭着头发的头皮。

  顺着这张脸往下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直把我吓到了西伯利亚去。苍白的头颅下面连着的是一根细长的脖子,一直延伸到我身体后方。这样想来,想必是这个东西正站在我后方,只不过伸长了脖子,绕到了侧面看我。我头皮一阵发麻,心里和身体上已经同时炸毛了。那张苍白的脸还在盯着我看,头微微歪向一边,一动不动,仅仅转动着像蜥蜴一样的眼睛。我盯着它,心里盘算着应该狠狠地揍这玩意儿一拳好,还是假装没看见好。

  就在我思考的当下,那玩意儿的“呵呵”声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越张越大的嘴,森森地臭气从它嘴里呵出。突然,它一下子朝我的鼻子咬过来,嘴里的牙齿尖锐稀疏,清晰可见,不断有口水从它的嘴角滴下,黝黑的瞳孔闪动着贪婪的光芒,好像我是它的猎物一样。“滚!”我大吼一身我本能地避开那颗头颅,一拳头想要挥过去。可是我的手臂被什么东西紧紧钳住了!我低头一看,一直青色干枯的爪子正死死掐住我的手腕,让我无法动弹,试着动了下另一只手,也是同样的情况!剧烈的恶臭时刻提醒着它还在盯着我。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脸越凑越近,越凑越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