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维?太古皇族?太古?

  苍生根本就理解不了这个墨维说的一些话。但是从先前他的一些表现来说呢,苍生判断这个神秘的男子在他的身体之内的确是没有威胁,因为他对那团黑气有所忌惮。但是这些也只是推断的东西,并不值得深信,而且那黑气也不知是敌是友,还有那团红色的力量又是什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出去,反正现在唯一能够帮他的就只有这个叫墨维的男人了,而且拜入昆仑真的很急切,因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苍生选择暂且相信墨维,其他的秘密就留到他日再去探寻,毕竟是来日方长嘛。

  苍生说:”那就赶快行动吧““大哥啊,这是你的身体,你自己先醒过来好吗?”墨维死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鄙视的神情。

  “我知道……要你说啊,废话多是吧。”苍生有些尴尬,摸摸头说道。

  这是外界的苍生骤然醒来,身体已经恢复到了完好的模样,只是有些乏力,自语道:“如果每一次受伤之后都能够这样回复,那岂不是要逆天了。”想到这些苍生有些兴奋过了头了,居然在那张习惯冷漠的脸上露出了压抑不住的得意。

  “你想的倒是很美啊,我说了,那位已经休眠了,二你的伤我想你已经猜到了吧。”墨维在苍生心中传来声音。

  苍生有些失望告诉他:“你闭嘴好吧,赶紧告诉我怎么出去好吧。”

  “你很急吗?”\“你觉得呢?”苍生冷冷道:“以后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被忘了现在是什么关系,欧式住你是仆。”

  墨维根本就没有想到,他自己居然成了仆,而且他如果不是在那位的威压之下做出这样的屈辱决定,作为一位皇族的高贵怎可能这样,但是现在他必须要低头,只有将苍生带到通天境界才有自由的机会。所以他低下了昔日皇族的头颅。

  最6新章节上W`酷匠z网4

  “好的,你说了算好吧,主人。”墨维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但我想说的你是不是要先救你的这个朋友啊?”

  “额……好吧,似乎是这样的,这次算你对吧。”苍生在现实世界里说话总是冷冷的。因为他不想在未知的人物面前显得太有人性了,这些年他习惯了这样。

  苍生转身走向凌浮,蹲下身来为凌浮诊断。在家族中战斗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啊,所以苍生从小就见惯了各种伤,特别在战斗中留下的。

  走向墙角的药架上看了看几幅灵药,续雪草,灵牙果,这些都是外界很难找到的灵药。儿这些灵药正好能够治疗好凌浮身上的伤。

  苍生拿过这两味药,以真元熔炼,在双手之间将这两味药的药力精华提取出来,一真气的形式输入了凌浮体内。

  转身走向了药架的位置,拿出了一个铃铛,当然这个铃铛不是那个不会响的铃铛,壁纸那个哑铃这个铃铛相当的华丽,上面有着鎏金的纹路,苍生拿起那个铃铛对着那些药材要了摇,那些灵药就瘦了进去。

  这些灵药在外界都是比较难寻的,所以交个和功用都还是很大的,必要的时候这就是多一次生的机会,虽说这些药也不是能够生死白骨的。

  但比起这些来苍生身上的这两个铃铛才是真的值钱,就是再来那么多的药材也比不上一个,那鎏金的铃铛收一个空间法器,课一说是一起难求啊而且看起来着个法器品相不差,所以这铃铛价值很大,二那个哑铃就更为神秘了。

  “还好,当初出逃是把家族第一的空间法器投了出来没有便宜了那些混蛋,芥子铃啊,这次多亏了你才能把这些好东西带走啊。”他摇了摇手中的铃铛说道,又转身走到了祭坛旁边,看着那些稀奇古怪的石头要了摇铃铛瘦了起来。

  哟看到那面法器的金幡,想要过去摘了。

  “你还有完没完啊,我提醒你啊,这东西你可不要去乱碰啊,那法阵不是你能触及的。”

  只是苍生僵住了手,因为他已经要触碰到了,“灰飞烟灭无所谓,但我可不想陪你死。”

  苍生搓了搓手,不敢不相信墨维的话因为,他毕竟在这困了那么久了。

  “不是说不准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吗?”

  “……”墨维对着小子也是服了,但真的不敢跟他忤逆。

  “是的,主人”感觉自己是做错了什么啊,守着样的最。

  “那我们怎么出去啊?”

  “我先接用你的身体,让后打破外界玄空间的入口就能从原地出去了。

  “借用我的身体?怎么可能的事情,不可以。”

  苍生对着个提议表示抗议,因为一旦将身体交给他难保出什么问题。

  “我都已经这种处境了,难道还能做什么吗?”墨维很是无奈着小子太有警惕心了。“那好吧,我们定下灵魂誓约,好了吧。”

  “这个可以有。”

  两缕灵魂之火交织,十月缔结,在他们身上就有了两个誓约,这样就不怕墨维有什么大打算了。

  下一刻,苍生双眼冒着黑气,这是墨维已经占据了他的身体,“看来这次真的得吧自己继续了那么久的力量用了啊,久违的世界啊,马上又能见到你了吗?”带着怀念带着憧憬,二这些苍生全部都听在心里了。

  墨维的力量几句攀升,似乎快要达到化道境界了,最后在通天巅峰停住了,捏出看着十分古老的法印,石室弥漫黑色的雾气,瞬间又变成了紫色环绕,石室已经消失了,这就是玄空间的如口,致青春是确实是找对了地方但是却不是出口二现在墨维要直接打破这个空间出去,因为选空间入口是只进不出的,而出口就在那个祭坛的地下,是他所不敢触及的地方,所以只有牺牲者仅存不多的力量暴力破开。

  紫色空间越来越大,墨维的力量也越来越弱,直到空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墨维收起了法印,直接带着凌浮冲了出去。

  外界水中,骤然大变,紫色光幕惊奇了四周的飞鸟,水中暴起两人,水花四溅,腾于空中,凌浮被直接拎着就出来了,悬着一个一米九几的汉子被一个一米七五左右的少年拎着。

  这是墨维似乎在发呆,看着这如他眼睛一般黑的四周,“这就是现在的世界吗,真想多待会啊。”

  说完这一句话,苍生眼睛里的黑色退去,苍生通凌浮直接额落到了水中,苍生并没有大骂,因为这亲切的水比起死在那选空间之中要来的好太多太多了。他恒享受此时的自由,二他知道墨维也很享受。

  这是墨维又说话了,“主人啊,我力量耗得差不多了,我等修养一段时间了,放心,我在你身体里不会有人知道,因为那个阵纹当今世上还没人到了那个境界。”

  说完,墨维的气息消失,在灵识世界之中,那团黑气像一团小火苗一样躺在那阵纹之中。

  苍生本想说问些什么秘密出来的,看来是迟了。

  苍生用真气将凌浮衣服弄干,有为他熬炼你了一些药材之后,将他放在了大枫树下,就要走了,他想谢谢事情现在还是不要告诉他把,等到了昆仑之后再找机会对他说吧。

  苍生要了摇芥子铃,拿出一些灵宝放在凌浮身边。然后走掉了。

  这也不知过了几日,苍生回到了镇上,住进了客栈,开始等待着昆仑大会的开始。

  几日后,生活恢复了平静,凌浮依然在守着山门。

  而这一日,炫迈,空间中传来一声,大啸,一个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发出的大叫,其中有几分阴狠,因为他困了几百年的魔物不见了,二这是他现在修行的重要工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