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他是真的没了吗?”苍生狐疑到。

  “希望吧,至少可以多活一段时间啊,哎,可是还是没有生路啊。”

  苍生走起来,凌浮还是唐在地上,因为苍生看到石室角落的架子上居然有许多灵药,灵草。走过去仔细看了起来,希望可能回复一下身体。

  凌浮起来运转着真气,还好没有上级本源,只是经脉有些而已震荡,这对一个初级的修士来说已经是很重的伤了。

  凌浮稍微缓了过来,说:“刚才那一击,威力如何,我知道只有你知道。”

  “很强,”苍生放下受伤的事情评论道,这是很肯定的评论“一部分被那鬼东西当去了,但是余下的也让我受了重伤我身上大部分的伤,基本是你造成的吧。”

  ”你也很强,刚才困住那黑气时的但是,计谋都是我远不及的,而且你的真气浑厚精纯也不是你这个级数所有的。“凌浮说的很到位,因为苍生的修行比一般人跟困难,这也是他以前修行那哦一寸进的原因,但是现在能修行了,他那逆天的汲取真元的方式,压制天地灵气霸道入体的修行当然比一般难太多了,别人一节需要的他是三倍以上。越到后面越是艰难。

  凌浮的眼光还是很准确的。

  “那你呢,你很强,不像你说的那样的身份啊。,再怎么是个内门弟子啊。”

  “我……我的功法算是偷学的……”凌浮毫无防备的告诉苍生,这算是一种朋友间,强者间的心心相惜吧,当然强者他们还差的远“与我体质相合,我就学了,就是打雷那个。”他也没有多说,很简单。

  就在这时,他们脑海里又想起拿到可恶的声音:“桀桀桀桀……原来是天雷体啊,难怪呢,让我吃了那么一亏。”又转向苍生“你也不错啊,那灵识很强大啊。可惜了啊。”

  黑气重新凝聚起来了,就祭坛外面。“还得谢谢你们呢,不是那击,雷击演示了我的气息,得以将我这残存的元神全部逃出来,这都多少年了啊。”

  苍生不解:“那刚刚的是?”

  “我的投影而已。”

  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去吃惊了,可以说就是震慑到了,这就是强者吗?一道投影,还是残破元神的投影,居然就可以让他们拼尽全力然而却练一段投影都没伤到。

  这时的他们有的是失望,有的是要变强的决心,但不知还有没有机会了。

  但是就像苍生说的那样:“命是自己的,及时食物也要自己烹饪自己。”

  苍生:“让我们战一场如何!”这是他并没有和波动,这句话是在对那黑气说也是在对凌浮说,感觉是说,交上我这样的朋友是你的不幸,以来就那么差的运气。

  凌浮:“看来真的要死在一起了。”凌浮一脸正色,又稍稍轻松了一下,依然还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就是太狼狈了些。

  “还是那句,死远点。”苍生说完这一句一个健步冲向那黑气,即便是带着伤,也要让自己的对手知道自己不是好惹得。这是战场的准则。是家族的烙印,即便是没有希望也要拿出自己的态度。

  一记夕阳西下,这是凡间武术的一招,苍生腾空跃起,真气燃烧,真气染成了血红色,这是他特有的真气的色彩,这代表他修为的精进,在这种生死的场面下面丢一个超越自己千倍万倍的神秘人物。这种刺激,让他用尽全力去运转真气,调用灵识,现在这一击算的上是他现在的修为下的最强一击了。

  石室变得明亮。就像是夕阳的光,热热的红光中透着一丝丝绝望,这绝望是自己的,也是对手的。

  如果现在在外界,任谁看见了都会惊叹,因为他把凡间武学用出了仙道的味道,一丝霸道,一丝绝望,一丝坚定。

  黑气在这夕阳下显得更加深邃了,:“是个人才……但是今天我饿了。”黑气蓬勃,幻化出一个三米高精瘦的黑色声影,依然是环绕着雾气。

  开合双手直接与苍生那一轮夕阳交锋。

  夕阳黑雾,在这石室中交汇,两人身影在空中留下剪影,身影随着交锋越来越剧烈雨来越明显,但是最后黑色光幕骤然吞没了那夕阳,石室回到了以前的暗沉沉。

  =/酷U匠网正版》首)发*

  这时,石室又亮了起来,这次是一道蓝光,是一道闪电,这是一记风雷破。

  但是威力却远不如刚才,黑色怪物,转身直接吞没了那闪电。:“无知孩童,你以为我是什么那些杂碎吗?找死.”

  直接一记黑色真元的像凌浮击去,凌浮直接昏厥了过去,在墙角淌着血。

  这时,黑色怪物背面的烟尘中,出现两只红色的眼睛,闪着刺眼的红光,走出来是,无疑。

  这就是苍生,但是此时的苍生已经不再是先前那样了,正哥人就像是黑化了一般,气质突变。

  冷漠,无情,霸道,无敌气势,在苍生脸上尽显,原本俊俏的脸上多出几条邪魅的纹路,现在的苍生显得无比的邪魅,妖异。

  甚至最奇特的是感觉身上的伤全部都恢复了,只是似乎这个人不再是他了。

  “魔化了吗?熟悉的感觉,这是几个纪元钱的熟悉感了吧。哈哈”黑色雾气中传来这样感叹的声音。

  “但是能奈我何。”

  苍生没有说话,直接闪身上前,一把抓住那黑色神灵的脖子,左右勾拳,肘击,一顿胖揍。

  但是奇怪的居然是,那黑雾居然没有意思反抗的能力。

  每一击之后这黑雾聚了又散,往复的被暴打着。

  并不是魔化后的苍生有多强而是,那黑雾直接被压制了,是血脉的力量。

  黑雾不仅没有力气还击,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他现在真正体会到绝望。

  苍生张开子直接将这黑色的雾气吞入口中,很是凶残。当这时,苍生的魔化褪去了。倒在地下。脸盘恢复了以往的清秀。

  而那黑气出现在苍生的灵识世界,正在有些希望想要逃走有乱窜的时候,一道红黑夹杂的真气射入黑气,在混沌中出现红黑相间的锁链,将黑气禁锢。锁链上铭刻着奇异的阵纹。

  黑气散去,竟是一个黑衣男子,面目妖异,脸上有着与苍生想死的纹路,但是却不是同等的气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