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苍生,我名字。”

  L看正{w版E章节;D上Zt酷匠X网

  “凌浮。”

  这是是易苍生第一次主动交朋友,这种感觉是美好的,他虽然总是面无表情表现的很冷漠,其实内心中是个小孩,他也渴望有小伙伴能陪他打打架,骂骂嘴。

  他渴望有一个朋友,希望能与他分享一些东西,忧伤或快乐。

  也许秦梦缘那个暗恋了整个童年的邻家小妹妹也是那么一个寄托吧。而他们的关系也将只能是寄托罢了。

  躺在树下的易苍生,闭着眼,感受着这风,这夜。

  老头子告诉他,他的修炼路途可能就是举世皆敌,这十多年来,他没有体会到真正朋友那样的对待,以后呢?也将会没有这样的机会吗?

  不,即便是要与全世界为敌,也要有自己的选择。因为,那种朋友的感觉真的很棒,就像今夜的风,和云一样那么透彻,那么轻松。

  所以,这个朋友我交了。他内心一直坚信:他命由他,不由人。

  虫儿弹着乐章,风的协奏,悠扬……

  夜深了,树下没有他们留下的痕迹,轻轻地,静静的,凌浮走到树下,想起他的新朋友,呵呵的轻笑起来。

  “我们认识很久了吗?总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会是前世见过吧……”

  “额……不过怎么那么怪异呢?”

  “朋友?似乎以前我也有很多伙伴吧。好吧,那现在有了,是吧。”凌浮是被他现在的师傅收养的,似乎有过一段很辛酸的经历。似乎凌浮也有着悲惨的身世,只是失去了记忆罢了。

  凌浮,没有驻足太久,转身往结界里走去。

  也不是那么漫长,而且弥漫着愉快的气息。因为这两个刚打了一架的常人眼中的怪小子成了朋友,收获了人生第一个朋友,或者是唯一活着的朋友,那种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是朋友的朋友。

  第二天,依旧是那样,凌浮还是在山门守着,一样的无聊着,他似乎在期待什么,望着结界,在期待一颗飞来的石头砸中他的头吗,他们约好还要在打几架的。

  就在这时,结界外飘来烤鸭腿的香气,凌浮起身,越出结界,“烤鸭太油腻了,对身体不太好吧,”

  “挺好吧,今天迟了点,买了些东西,今天就不给你石头吃了。”易苍生换了身衣服,玄衣带着红色配饰,这是他在镇上打工的工钱攒的钱买的,还有老头子留下的一些钱,并不是那么昂贵,但让他觉得黑色和红色让他自己舒服,而且,这让他显得冷漠些,他习惯了冷漠的感觉。

  凌浮道:“好吧,将就吧,今天打架吗?我想了下昨天的过程,今天可以秒杀你了。”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武痴啊,但是想那么快就把我打趴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

  “试试吧,”

  “哥,还是待会吧,先吃吧,这可是花了我好多钱的啊,还有酒。”

  “额……好吧,酒吗?师傅不让喝啊……但我感觉我以前似乎很喜欢喝酒来的。”

  “以前?好吧,那啥到底和还是喝不和啊?”易苍生感觉他有些古怪,倒也美观,反正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正常人,不管这些,及时行乐吧。

  “喝……吧……;反正师傅也不知道,呵呵”凌浮有些犹豫但还是做出了决定。

  “哈哈,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老实啊!”易苍生大笑道,一边同凌浮网枫树下走去。

  一人一只鸭,一人一坛酒,一黑一白,两个风致翩翩的美少年,在树下粗鲁地吃着鸭,喝着酒。哈哈哈哈的交流着,显得那么生硬,毕竟这是他们作为朋友的丢一次八九言欢吧,感觉还是缺少了那么一点经验的样子啊。

  而在另一处,这是昆仑山中的处于下位的十二仙峰的长老的密室,这赫然就是凌浮的师傅,刘贤,一头灰发,眼神感觉很是亲切,但是不是那么真实。

  而在他面前的一面玄晶上正是哈哈大笑的易苍生和凌浮。

  先前,门中的大长老让他将凌浮调到后山修行,自那之后他感觉凌浮实力进步很大,在门中也能排到前三十,这比他以前的排名高了太多了。也许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同啊很清楚,他的弟子是什么人,而且他也知道凌浮打开了天雷体的禁制,而他整好也是需要他打开天雷体的禁制,之前没有办法,因为雷属性的功法太过稀少,而他又不能告诉那人,而现在也可能正好就是那人帮助了凌浮吧。

  想到这些,刘贤不禁笑道:“天助我也啊!看来当年是对的啊!”

  但他还有一点不清楚的是这个易苍生是从哪来的,昨天的战斗他也看了,这小子虽不曾习得什么功法,但是肉身的强悍和速度,肉身调用上居然能够赶上凌浮,很是神秘,而且出现的好无预兆。

  “想来这小子也要进昆仑吧,到时收入门下吧,他们不是好朋友吗?就让你们永远在一起吧!哈哈哈。”

  感觉他笑得让是那么的语重心长,也有些太过语重心长了。

  当然这些他俩都不知道,还是在那树下装的很成熟的样子很干练的样子在蹩脚地八九言欢着。殊不知,这处的天是艳阳,但在艳阳背后却有着团团乌云飘来。

  枫树下,两个美少年开始比试,还是一样的好恶章法,拳脚掌交错出击,优雅粗俗,上蹿下跳,出招狂暴,月入森林,树倒猴散,感觉这两个美少年就是两个穿着规矩的禽兽,这完全就是闹市的斗殴,这架打得毫无美感,但是两人却不亦乐乎,这也许就是他们的天性吧,但却没想到居然那么像。也出都是因为没朋友吧,所以显得不是那么会掩饰,就连打架都那么简单明了。

  也许他们都是有故事的男同学吧。

  身上背负了太多的秘密了,而且有着一样要变强的决心,他们都渴望着一点,也许他们会一直这样亦师亦友亦对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