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凌浮,则是一个怪人,平时候老老实实的,厚道的像个白痴,但是打起架来很是课怕,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就像他的体质一样,不动如山动如雷震,姿势上天赋予的,也是自身修炼的,在师兄弟中他修行踏实,做事谨慎,看似笨拙却每每做到完美。

  这就是一个人的心性,也是他的修道之本,这天雷纹体,本来是急躁的体质但是在他身上却有不一样的表现,可以说正好相反,老头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这是大智若愚的境界啊,一般的情况要将天雷体修行至小成才能有的心境,而凌浮这就是天生的小成天雷心,虽然现在看起来笨了些,但是这就是完全走在同路人的前头啊,老头也在庆幸还好及时发现了这一个颗玉石,不然终究会沦为凡物。

  所以双方的气势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易苍生肃杀,凌浮狂暴。

  当两人第一次照面就简单粗暴的网对方的脸上就给揍上一拳,这一拳都稳稳地打在的目的地,凌浮拳头带着丝丝雷电,打在易苍生的左脸颊,易苍生口水飞溅,不是因为疼,是因为被电到了,麻了,脸上的表情都不受控制了。

  而凌浮不会好受到哪去,因为易苍生的拳头没有别的特点就是生猛,大力,打的凌浮一脸变形,也是口水飞溅。

  苍生含糊道:“你丫到底是啥做的啊,怎么带电啊?”

  “我特么怎么知道,你小子拳头也太大力了吧?“凌浮同样含糊道这感觉就是互掐,并没有多大的技巧可言。

  两人都感觉对方很难缠,凌浮在想这小子一年前蛮力还没有那么强啊,即使能够修行了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进步吧,也不至于那么强悍啊。

  而且,不是大家都说这个经常捣乱的小子不是不能修行的嘛,所以山门的师兄弟们也没有在意这个事情,就在刚才起手的那一刻,凌浮就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凌浮闪身到易苍生的背后,临空就是一脚,速度极快,虽说比不上真正的奔雷,也有一些奔雷的气势了。这一脚眼看就要落在易苍生的被后,按照凌浮的估计,这一脚下去也就和去年的结果是一样的了,但是凌浮绝对没有下死手,只是想打晕他而已,毕竟不是深仇大恨吗,而且在这个时候来挑事,也正好就是给自己解闷儿,所以当然不会下死手。

  但是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

  临空一脚实实在在的落在了易苍生的后颈,但是,倒下的却不是他,而是凌浮倒飞了出去,这是易苍生单纯的肉身力量,将凌浮反弹开。

  空翻落地的凌浮,发髻掉落,而此时的易苍生也是因为那一脚变得披头散发,这时的凌浮表情惊讶,虽说想过这小子的不寻常,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肉身就那么强悍,要知道他自己的肉身经过驭雷法的修习之后,开发出了自身体质的强硬,现在的他比起去年的他那一脚的力道绝对不是一个数量级,而现在就在去年还不能修行的一个废柴居然能够将它裆下。

  凌浮轻轻挽起袍袖,露出浅浅的笑容,感觉很憨厚,五官端正的他在披头散发是也有那么一丝清秀,但是不变的还是那一丝不苟的笑容。

  “背后来了都不行吗?有意思。”凌浮感觉这小子很有趣,就连打折价都感觉想和他交个朋友一样。

  易苍生也转身看了看他,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同样是浅笑,同样是披头散发,同样是五官端正,但是易苍生身材偏小些,五官更加清秀,在披头散发时,发丝随风摆动有丝丝妖异的气质。

  “是吗,你也不错,很有意思。”他觉得这是他几年来最真诚的一次打架吧,而且这人很有意思,他想交一个朋友。

  凌浮笑是因为,正好可已有人检验他的修行成果了,而易苍生也正是这样想的,所以两人相视而笑,是因为相遇对方结识,感觉对方很是有趣。

  似乎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简单做了起手式,向对方表示尊敬,又开始了缠斗。

  两人威势更甚,都很生猛,简单的缠斗,绝对的肉身对抗,没有使用功法,也没有调动真气,拳对拳,掌对掌,速度力度,从有招式到没有招式,从优雅如夕阳西下,生猛如蛟龙入海,凌厉如猛虎下山,到普通简单到如街头斗殴。

  两人打的酣畅斗得淋漓,拳风掠过脸庞也得不忘赞叹对方的妙处,一直就这样打倒天黑,其实凌浮战力要较为强悍些,只是没有动用真气,但是比起易苍生来真气的浑厚程度还是高出了一节,而且他体质特殊所以真气很是充足。

  最后居然是因为易苍生打倒了脱力,所以两人才停了下来。

  山顶两人躺在山门外的一处小山丘上,山丘上一可大枫树,凌浮躺在树上,易苍生躺在树下,看起来真的很累,但是这一天大的真的是爽快。

  “下次,不要再这样扔石头了哈”凌浮先说了话,十分缺心眼,打了那么一天,居然还在想扔石头的事情,“说实话,挺疼的,但是很痛快。”凌浮有变得很憨厚,俨然没了之前打斗时的气势。

  这些话让易苍生有点蒙,单页没说什么,答应到:“好~”

  不知道是因为脱力的原因还是什么,易苍生感觉一种朋友的亲近感。

  酷^;匠网CC正;版1首发Oi

  秦家小妹也只是在远远看过而已,他总觉得秦梦缘是他在同龄人里最亲近的,因为他喜欢他的一颦一笑,即使有时候只能远远的观望她,这是十多年来第二个那么真诚的对他说话的同龄人人,而且这也是他十多年第一次打架打的那么酣畅淋漓。

  “谢谢”

  “谢谢”两人一起说出了一句谢谢,两人又笑了起来。

  这是的两人就像是认识了几十年一样,默契十足。也许凌浮只是简单的谢谢他以后不扔石头了吧,也可能是谢谢他帮她检验了这新修来的实力吧,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苍生是一个很好的人,就是简简单单的很好的人。

  苍生则是在回味这种有人真诚对话的感觉吧,这是一种朋友的感觉,所谓不打不相识吗?

  ”易苍生,我名字。“易苍生问道,“凌浮,凌波微步的凌,人世浮华的浮”凌浮答到这两人说话总是那么简单粗暴,“那么有时间再来打一次吗?”凌浮诚恳的问。

  “当然”苍生回答,“好”

  此时的两人在枫树下,感觉是那么天真,那么的豪气十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