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不是所有人都是修士,除了一些修仙世家,门派。这世间更多的还是凡人,那些平凡的人。

  而这天地之事却总是降临在在这些普通人身上,最终他们必将是承受者。也许他们就将懵懂的过完这几十年,不知道生死,不知自己将会面对什么,这就是命吗?像玩偶一样的一生。

  而修士呢,不过就是多些的寿命,还是苟活那么一生,那多天地造化的修士呢,寿元可以称得上是万古长存了,但那又怎样,像德云尊者这样在死之前还预知了世界的毁灭自己却无力做什么,到最后还是没能真真的战胜天意……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天师道·大夏王朝神殿」

  现任尊者,万丰尊者德云尊者的首席弟子,他端坐在大殿之上,殿下是大夏皇族,大明,云楚帝国的代表,还有天师道的三大殿使。

  数十位长老,这些人基本都是通天阶段的大修士,修道岁月都在千年以上,最年轻修为最强的也就是万丰尊者,万丰不是新上任而是就任了五百年之久,无限接近化道的境界,但是这百年来无法突破那一境界,但是没人怀疑天师道的底蕴。毕竟天师道门是仙道主脉的一脉,与昆仑并列,这然底蕴惊人,而万丰在同代中更是惊才绝艳,所以没有任何人敢质疑天师道门的地位。

  今天在这里他们在商议那个灭世大劫预言的处理。场间气氛凝重。

  “此事,我看就压下吧,我想老师也不愿意看到人们在恐慌中度过余生,这也是老师的意思”万丰淡淡的说道,银色胡须在茶水雾气间隐隐透出霸气。

  “我们人间王朝也是这样想的,只是这事应当告诉昆仑道友吗?”楚云代表说道,“这就算了吧,毕竟预言中有这关于昆仑的印记。”大明代表说道“话怎讲,难道堂堂仙道大派居然还会荼毒百姓吗?”

  “你当然这样认为,毕竟云阳真人可是昆仑门徒,自然后再这事上有些感情牵扯,无法客观啊”大明的明洋道人说道“你……”

  “好啦,!!!”万丰尊者怒视制止了他们,他知道两国有不和,但是天师道只是为传道,不轻易涉政,而且两人也有不小的矛盾。

  “此事应当告诉昆仑,毕竟这是修道界的大劫难,而且预言只是在昆仑,并非昆仑就是罪魁祸首,这需要共同防备才是。”

  万丰缓缓说道,“此事就此压下,我们这些大修士多关注天地的变化,星象,个帝国派遣才俊到昆仑山学艺,注意动向。此事罢了,散了吧。”

  人们走后,万丰坐在大殿上,望着天花板,若有所思的样子,喃喃道:“昆仑山吗?老师……”

  「昆仑后山」

  易苍生已经基本熟悉了自己的状态,境界也稳固了,不得不说的确比以前感觉空灵了,易苍生现在正在找老头子,因为这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但老头子就一直没出现,现在这个阶段他想学一些功和法,作为修炼的基础。

  但是老头子一直没有出现,现在的他就只有磨练自己的肉身,虽然身在修饰家族,但是却因为自身问题在家族中没能的到修炼方面的知识和功法,因为家族不会再无用之人生上浪费资源。虽然爷爷教他齐射攻伐,教他炼体,现在的他也只会这些而已。

  他每一天都在磨炼自己的肉体,依他仅凭肉身就能越级的逆天能力同级中的上品都不能那他怎么样。日复一日易苍生就这磨练肉身,而在此时,老头子也正在收着他的徒弟。

  青云峰,就是昆仑山山门的后山,属于内宗中段弟子近日,凌浮接到内门师兄传来的消息鉴于他修行努力,工作也恪尽职守,所以内门人事处准许一个月的后山闭关。

  而老丫头子早就准备好了。

  只不过,那么突然地一个安排,一个奖励,凌浮居然没有怀疑,非常老师的就接受了,傻傻地挺可爱。似乎老头子也是做了些功夫的吧。

  后山,凌浮抱着被褥,来到后山,太实在了,后山他这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是个什么格局他也不知道,这里有座小草屋,屋内物品一应俱全,被褥自然也是有的。这就让凌浮更加相信这是奖励了,简单收拾一下。

  凌浮心想,一定不要辜负师门的心意啊。在屋内立马就开始打坐修炼了。

  W最新章节上酷(匠8网E

  在树梢上的老头子看的清清楚楚,差点没从树梢上跌下来,“不是吧,是个傻小子啊,只能这样了。”

  老头子手心闪着电光,“噼啪”往草屋砸去,凌浮一个不小心就劈飞了到屋外,但是这傻小子什么都管直接冲到屋里,老头子很是生气,忍不住再劈一个,但是当凌浮再出来时,手里抱着他来时的被子,树梢上的老头差点就真的摔下来了,“这小子,果然很烦人啊。”心里暗骂,“但是傻的可爱,我喜欢”

  但是为达目的老头依然皮下了一个闪电,凌浮被击飞,空中死死的抱着被子,撞到了一块巨石上,足有三个他那么高,石头闪着电光出现文字样式的裂纹。凌浮从石头上滑落,依然,第一还是看了他的被子,老头子看到这一幕,也是服了,“祖宗啊,你看一眼我给您的东西吧,求你啦。”

  确认被子没事凌浮回头看了下这巨石上的痕迹,总算露出了一个老头想要的表情,眼睛瞪大,呼吸急促,“这是修炼功法吗?”

  凌浮简单看了下,这里面有昆仑心法的味道,但有多了些霸道和力量。他隐约觉得这功法与他很合拍,当默默运转的时候,居然石头纹路闪烁光芒。但是紊乱的闪烁。

  老头看了十分高兴,“天纵奇才啊,不会比我差到哪去啊,距居然能和功法那么快就共鸣了,果然是有缘人。

  凌浮惊醒,说道:“这果然是好心法啊。似乎还与我有缘,难道是上天的恩赐?”凌浮在纠结,他到底要要不要这心法,老头也在纠结这傻小子又要干什么的时候,“好吧,竟然是上天的嗯嗯次那么我就欣然接受吧”

  他很想要这功法,竟说出了那么厚颜无耻的话,老头子再一次差点跌下树来,他感觉看错这小子了,但还好事情是他想要的结果。

  当看到这小子开始修炼,老头就放心的飞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