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禁地边缘又过了两个月了,今天易苍生还是在山洞里如同往日一般修炼着自己的灵识,在自己的灵识世界里那条小路上走着,这条路上越来越难。

  此时在他的这个便宜师父的指示之下,一步一步太探访自己身体的秘密,他了解到很多,比如他体内的灵识世界的小路,这是他的经络,是经脉,每一丝真气都要在这里流转,二经脉足有三千多条,这就是人体大秘,正应了大道三千。

  只是他一直没有找到哪黑红二气,似乎它们已经不再苍生的体内了,但是苍生感觉它们还在,而且自己无力去驱逐它们,而自己与他们也是互相牵制的。

  苍生突然想到了那道灵藏大门,他希望再去走一遍那一条血路,他想窥探灵藏大门里究竟是什么。

  苍生在此踏上那条他开启灵藏时的血路,其实就是与平常小路没有多大的差别,只是给苍生留下了太多疼痛的记忆,所以叫叫血路了。

  他有两个目的,一是窥探灵藏,二是看看是否能够再次见到黑红二气。

  再次踏上那条路,还是一样的艰难,只有进没有退,每一步就像是当初没有打开灵藏是一样的,疼痛也跟着来了,如刀割,如虫蚀,,苍生咬紧牙继续往前走,他希望能引出那黑红二气。

  只是那黑红二气久久未出现,这一次的疼痛似乎比上一次更盛,苍生皮肤已经开始渗血,但是黑红二气还是没有出现。

  这时在灵识世界里,苍生努力向前,那门却好似越来越远,苍生实在不敌那发自每一个毛孔的痛楚,这时灵识里的易苍生双腿爆碎,在灵识中散去,现实中的他也是吐了极大口鲜血,瘫倒在地。

  很久易苍生醒过来,老头子在旁边抽着烟斗,看着易苍生一脸懵的表情说道:“还不谢师傅救命之恩,你小子真能折腾哈,差点就死在这,急着投胎啊?”

  “我说师傅啊,是你自己让我去寻找自身秘密的,自己又消失了一个月,话说我要是死了,你这老头脱不了干系,我就是沉了骨灰都要来找你索命。”苍生小声嘀咕道。

  “不想活了是吧,本大仙救你就不错了,你不怕死了以后来找我,本仙将你在挫骨扬灰洒在神州大地天地八荒吗?”

  “额……好像是这样的人哈”易苍生一脸认真说道,“真的谢谢师傅了,不仅这次,在修道这天路上是你让我看到了希望,我感觉自己终有一天会探清楚自身的秘密的。”

  “这就对了,但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显得虚伪,而且老是被当成神一样崇拜是会折寿的,哈哈哈哈,”老头不正经的说着。“但是下一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死冲的话,非死在这不可,下一步就是借助外力。”

  老头意识到易苍生在修道这一条路上太过心急,有太多浮躁的东西了,这使他道心不定,他决定要给他一次失败的经历,告诉他一些道理。

  “师傅是说要帮我打通这禁锢吗?”

  “我说了吗?我是说你需要经历一些实战来稳固修为了。”老头说道“实战是检验是稳固自身的好方法。”

  “是的,师傅,现在我应该是有锻体初期的实力了吧,也是需要去实战一下了。”

  正当易苍生决定今天就去的时候,起身走了几步,“额。。。。。话说,师傅啊,这路怎么走啊,还有去哪啊?”

  o看%正版●章●$节(e上¤~酷匠$网Zh

  “果然是废柴啊,过来我给你建一个小型法阵穿梭到山门外,到时就去闹闹山门,哪里随便几个就够你实战了。不要伤人。”老头叮嘱,说来也是奇怪,是他自己叫人去闹山门,还不让伤人,那要是自己悲伤了怎么办啊?

  “好啦师傅,快点吧,快快。”苍生答应道。

  “快滚……”老头幽幽道。

  法阵完成,老头教易苍生使用之后易苍生就开始了他的实战修行之旅了。

  易苍生出发了,昆仑山收徒已经过去了接近半年了,山门清净了许多,易苍生都在怀疑这里真的会有人吗,他记得老头子教他的千万不要妄自踏进山门,这山门口就有着结界与法阵。所以他听了下来,他在这里蹲下,望着地下,又忘了望天,“算了,没法了,试试吧。”他捡起石块,往发阵结界里扔,果然石块顺利飞进了结界,但是还是没有反应。

  继续,易苍生向里面大力扔了很多石块,终于,有了一声大叫;“是哪个缺德的啊!!!!”

  出来的就是凌浮,满头都是包,赫然是被砸的。“你谁啊,居然往山门里扔石头。”

  “额,怎么才出来啊”

  “噢噢噢噢,你就是那小子吧,能打也不能欺负我老老实啊,有事儿砸一下就是了嘛你这样伤和气的嘛,有有事就好好叫门啊,这样式不对的,虽然你不是门中师兄弟……”凌浮认出苍生来,知道他是年前在山门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少年,就开始说了一长串的废话。

  “停……我去,看你老老实实虽然不帅,但怎么也算是翩翩少年,怎么拿么多废话啊……“易苍生不耐烦听他在说了,宵夜是来找打的不是来听你打的嘴炮的,“话说我不是才砸中你一次吗……”

  听到这句话凌浮就怒了:“小子,一次?一次会有那么多包吗?”凌浮满头黑线,是真的在生气了。易苍生见状,这是要达到目的的节奏啊,在刺激一下试试:“是吗,那再来一下……咻。”易苍生使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打出一块飞石,这次没有打中凌浮,但是彻底激怒了他。

  凌浮真气内聚,急速冲到易苍生面前,易苍生没有做防御,实实在在的扛下了一击,但是下一刻他后悔了,凌浮这一击与之前那些围堵的修士完全不同,而易冲在凌浮面前也是太弱了,凌浮是在炼体后期,没想到第一个对手居然是高自己两个阶段的少年。

  这一击落在易苍生身上的时候就有一种全身阵痛的感觉,感觉像是被电了似的。

  苍生感觉凌浮的真气之中有雷电的味道,很是微妙的麻麻的感觉。

  易苍生在这一击之后躺在远处,心中暗骂道,这是什么自虐的修行方式啊,但又想到老头子来前坏笑着说:“我劝你还是还手的好,不想被打死的话就听我的,战斗吧。”

  刚才是自己作死,不防御,结果痛彻心扉啊。易苍生艰难的起身,感觉还有电流在自己的身上转。这次他认真起来了,凌浮看到他起身起来,很是惊奇,分明还没有能够成功锻体初期的人居然还真的能够抗下来,不愧像传闻中说的那样。

  下一刻凌浮也认真了起来,因为强烈的好奇心所以把他一直以来的老实模样掩盖了起来,他十分想知道到底多大力度这小子才能够晕倒下去,或者断气。

  凌浮将真气令居在掌心,这是昆仑藏经库里一太基本掌法,凌浮很认真的完成了真气运转和出掌,易苍生真气运作,只能用一个稳当的格挡挡住,虽然是挡住了但是手臂出现了麻痹了,一是那种电流的感觉,也有那种真元的冲击力。

  易苍生还是停了下来,在四五步之外身后的石子都因为凌浮和易苍生这一击的罡风震飞了。

  双手发麻的易苍生这次抓住时机,即使手不能用了那就用脚,一个飞踢,速度也是快的惊人啊。

  凌浮作为一个锻体后期修士反应不会太慢,顺势躲过抓住易苍生的脚,令居那基本掌法在易苍生的背上拍下去,易苍生口中吐血,趴在了那地上。

  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一脚踢飞道树林里,法阵旁,易苍生居然打败了,而且今天这人真气还很是古怪,被打了还有额外的雷电的刺激,苍生打算叫他雷电小子。

  苍生意识到他今天这一战是输了,也知道了老头子叫他实战的原因,初始修行的他太自大了,一切都太浮躁了,以为自己开了灵藏就是天才,但是却忘了修行路上没有一蹴而就。

  所以今天苍生算是有了真正的收获,这场“实战”不如说是让他体会差距与失败,这就是老头的目的。

  既然已经完成了科目,自然苍生就不会再继续挨打了,欣然选择做了逃兵。

  苍生接近法阵,念起咒语,一阵光幕升起,苍生就已经消失了。

  接下来的时间苍生就开始体会这一次失败了,这一次失败将是他以后无敌的奠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