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拜师

  然一阵惊雷带风将易苍生带走,没有任何人看到了到底是谁做的,但是在这昆仑仙山之下,这等事肯定是神仙行事,所以也没有去深究了。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的是那人一直就在现场,在易苍生和易冲打斗的时候在路边酒馆墙根坐着一个乞丐模样的糟老头,他的眼神显得格外深邃但是似乎有很浑浊,带着无尽岁月的沧桑感。

  只在那么一瞬间老头裹挟着苍生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这个糟老头下一刻就出现在天空之上,带着易苍生飞行,易苍生在这时候醒了过来。

  睁开眼,他被面朝大地拖着,所以在糟老头御风而行的时候他也是面朝大地的,睁眼那一瞬间,一阵嚎叫响彻云霄“……哦……”易苍生居然下的翻了白眼,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啊……”

  在天空中这悠长的声音回荡,在落地时,他已经瘫倒在地了,眼神呆滞,瞳孔变大,瞳距缩短。

  糟老头回头看了下,眼睛瞪大,弯腰靠近,鼻尖贴近易苍生的鼻尖,手中烟斗在其头上敲了下。

  “啊……”易苍生大叫,糟老头一下跳到树上,“我说小子,至于吗?就这样还上昆仑啊,半山腰就得把你吓死了吧。”这时候易苍生回过神来。

  这时易苍生回想起刚才在天上的事情,确实有点丢脸,但是……

  “噗通”易苍生跪在地上,叩头说道:“望老神仙收我为徒,教我修行!”易苍生已经意识到了,眼前之人绝不一般,光是身上有一种超越通天境强者的气质,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更何况他还在这仙道祖地昆仑仙山的法阵禁制上如此飞行,这些足以说明这老头来头极大,绝对是在通天境界以上的境界。

  “你小子还是不蠢啊。但是……”糟老头神色郑重,十分违和。“你不能修炼吧,灵藏晦涩,而且,大道与你不合,我看还是算了吧。”

  “是吗,十多年了在家族是这样,我以为昆仑山可以帮助我修行,现在,好吧,这什么大道就算了吧。”易苍生起身,眼神失落,有自语道“大道吗?如果我不能修行那么为何让我生在难么一个家族,大道是吧,那我将逆大道而为……”眼神中有种十六岁孩子本不具有的气势,是一种神魔一般的气势。

  糟老头听到这句话时,眼神也是阴晴不定,自语道“真的是吗……”似乎心中有所想。

  “小子,我说不收你了吗?有那么绝望吗,逆天呢还,上天都吓尿了。”

  易苍生听了,转身望着老头带着惊喜和怀疑,世上真有这么好的事情吗?这可是便宜师傅啊,随后开口道:“真的吗,我的天啊,老人家不说假话吧,那就拜托前辈了。”一时得意忘形了,在那大叫到,“今后老子就天下无敌了,什么大道,滚粗吧您嘞!”

  “当”烟斗砸在他头上,糟老头说道:“你这是要扶摇直上泡天仙了啊,谁叫你站着的啊,师不拜了是吧。”

  “噗通”跪在地上:“是,师傅”

  “话说师傅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啊,说出来不要再鬼叫了,这就是……昆仑禁地,当然只是边缘地带而已。不用担心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这儿是我的地盘。”

  “师傅,您怎么会在这里这怎么就是您的地盘了呢?昆仑禁地您是说进就进啊,在昆仑法阵之上您还能飞啊?您是个什么境界啊,是化道了吧?”

  7酷8匠网唯一、z正版,},◇其h$他》都☆“是盗)版

  “小子,我告诉你,我能进昆仑自然说明这是我的地盘,还有,化道?你都要逆道了,我化道岂不是太弱了吗?最重要的是以后不要告诉别人我是你师傅,不要出禁地,不要问我名字,不要叫苦叫累,不要打扰我睡觉,不要偷吃我的东西,还有酒,不要……”说了好多好多“我是看在你小子根骨不错才收你的,但注定命运多舛,好自为之吧。”其实老头子没有说真话,但是易苍生的确会是命运多舛。

  说了很多很多规矩,这一天是易苍生这十多年来最开心的一天,因为他拜了一个绝世高手做师傅,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修行的希望,虽然太知道还会有很多困难,至少是希望。

  夜深了,糟老头领着易苍生进山洞,在这里栖息。

  这个便宜老师深不可测,很是神秘,修为深厚,身份神秘,不知道是什么企图,但是细想来,苍生这样的废体有怎会有人打他的主意呢,要害他何须如此,所以现在他选择了相信他这个便宜师父。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比如他自小不能修炼居然还被说是根骨惊奇,自己的肉体很强大,但这些他一直认为是在家族与祖父练凡间武功所修得的,但按他的祖父说的,他就是一个武学奇才,还是旷世奇才,可惜就是不能修炼。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凡间武技哪能抵得过修道中人,再是天才不能修行也不过就是废物罢了。

  遇到这老者可能是机会吧,就死马当活马医吧,他有种感觉,这将是他生命的转机。

  想到这里他又想到了家族的遭遇,但是没有怒火,因为他知道现在他没有实力去做,去报仇,但他也可能等不到有实力那会。

  夜空下老头也在山顶发呆,以他的修为其实都不用睡觉了,这时候的他,在风中飘扬的长发,长胡须,居然看出一种仙风道骨在其中。风中的老者问天:“我这样做对吗?”

  没有人给他答案,因为这是一场赌上众生的豪赌,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资格去赌,因为他不是众生,但却在赌众生的生于灭。

  而此时的众生却不知,就像将死的猪猡一般,只是他人的赌注罢了。

  世界就是这样子,也许你在看蚂蚁,说不定在其他人眼里,你就是那蚂蚁,即便你是化道强者有有何用,命运就是这样从来不属于自己。

  在你所不能涉及的认知和世界里,又有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如同蚂蚁一般死去。

  所以他要赌,他要赌上这苍生,或是这蝼蚁。

  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知道结局,所以,他在赌。

  此时的易苍生呢。

  弱者就像是蝼蚁,他现在是弱者,那么现在的他连这老头为什么要收他做徒弟都不知道,但是他没有多的猜疑,也没有资格去猜疑,他在作为一个弱者赌自己的未来。

  因为他想要强,他感觉这老头可以让他强。所以现在的他不会去管是好还是坏。

  他要赌出个逆天,赌出个无敌,赌出这天地的边缘。

  易苍生样望着天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因为现在没有别人。现在的他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弱的一面,弱,就是在笑中,有太多的破绽和琐碎了。

  而这也正好也证明他还是一个人,因为他在掩盖自己的情感,这也是他的脆弱。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