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年前,世界初成。天地诞生人、魔、妖、兽,自此一个强者为尊的时代开启了。

  初始魔族压制着其他生灵,千年惊变,魔族式微,人妖联合于昆仑仙道祖地封魔一战,一夜间魔族消失在这世间,只留在了史书之中。

  接下来的数百万年修行界开始了一个盛世。

  凡修士必经开灵藏、锻体(纳气入体)、炼魄(炼七魄)、融魂(融三魂)、筑神(精气神)、通天(人地天)、化道(大道归一)

  ……

  最终功参造化,举世无敌,在这个强者的时代,梦想总是要有的……

  这一条路上强者总是少数人,更多的只是这条路上的风景罢了,也许只是绿叶而已。

  在修道圣地昆仑山脚就有着那么一个注定只是绿叶的家伙,或者说只是路人而已。

  少年路旁蹲着,啃着面团做的粑粑,望着昆仑山七十二座仙峰,眼神中透着一丝淡淡的失望,但是下一刻这种失望就消散了,代替的是一种坚定。

  但是下一刻,肚子咕咕地响起来,他抓起粑粑像是几天没有吃过似的开始往嘴里塞。

  塞完了起身在街上走着,他有着明确的方向,这虽然是昆仑山下,但是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安静,也算的上有生气,特别这两个月,格外的热闹。

  山下聚集了许多年轻修道者,这是昆仑山一年一度的入门大会,这些修士大多都在十五岁上下,而现在有很多人正在离开这里,因为他们是修道路上的绿叶,至少在昆仑山这样的修道圣地看来他们只是绿叶罢了。

  那些人大又十八九的,小有十三四的,每个人的表情都有着失望,沮丧。

  “为什么啊,昆仑修仙就那么难吗?”

  “算了不要那么沮丧了,还是有很多门派要收你的。”

  “哎。”

  有人在叹气,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安慰,虽说昆仑每年选徒,但真正有机会进入的不过数十人,也就一座峰一人罢了,而亲传弟子更是几年甚至几十年不会有一个啊。

  只有一少年逆着人群,向昆仑山靠近,越靠近山脚人就越稀少,但是灵气浓郁,这是相较于小镇而言,对于昆仑山这种修道圣地来说这里的灵气很是贫瘠,因为这只是靠近昆仑山脉的山门而已,不过这儿也算的上是鸟语花香吧。

  前方的结界里不时有人会走出来,这些都是测试没通过的人。

  就在这一波人出来时,山门结界打开了,突然间这少年像疯狗似的直奔进去,就在他跑到门口的时候,护送年轻人们出来的修士一拥而上,将这少年压制住,是真的压制住,就是压在地上,这些修士都在锻体初期,还用了仙道基本的禁锢之术将少年压制。

  但是修士们显得不是那么轻松,驻足的人愈来愈多了,听到人群中隐隐有低语。

  “这人好像好几天都来这里撒泼吧?”

  “听说是试灵石没有反应,在这闹事,我记得他。”有人开始嘲讽,“没天赋就认命吧?”似乎都忘了自己刚刚被淘汰,“只不过这昆仑仙山怎么容他这样的人胡闹呢?”

  “这是仙家大度吧,毕竟这只是蝼蚁而已吧。谁会在意他的小举动呢。”这人说的自己就像是仙家似的,瞬间自我的有了一种会当凌绝顶的错觉。

  这时候压住少年的那三个修士的叠罗汉开始晃动,禁锢开始松动,少年一只手抓住一个修士的脚踝,脸上没有表情,很是严肃,也可以说是冷漠,向上一甩,直接被当做武器把另一个修士击昏过去。他挣脱了!人群中一阵骚动。

  “我靠!”

  “逆天啊。”

  “这是纯肉身的力量?”

  “这是凡间武术吧?”之类的话语不绝于耳。但是真正惊叹的在后头,他起身,一个健步加一个飞脚,再来一个剪刀脚动作毫不含糊,修士都还没做好起手式的准备,战局就开始了,修士倒地,?后面的修士开始调动真气,但是这蛮牛速度真的很快,也很猛,一个扫堂腿,加倒挂金钩,又倒地一人。

  突然在结界之中冲出一个年轻修士拔剑攻伐气势凌厉。

  少年回身重击在这个修士身上,正当想要提起力量结束这不公平的战斗的时候,突然体内一股真气乱窜,瞬间又像是别抽空了一样,眼前一黑就倒在地上了。

  ……

  少年感觉夕阳洒在自己的脸颊上,他似乎是睡了一大觉,在夜幕降临前睁开了双眼。

  当醒来的时候,人群已经散去,夕阳也洒下了最后一抹光,照在少年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冷漠又温柔。少年起身循着山路回到了镇上。

  而在昆仑山最高的那座峰上,一位白发白胡子,但是皮肤光滑,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注视着他,当然少年是不知道的,老人眼神有些混沌,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眼中隐隐有些叹息的意味。老人旁边出现另一个形容俊秀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师兄,此人真的将是修道界的大劫难吗?为何不就此将之抹杀呢?”

  这俊美的年轻人实际已经过了长久的岁月是昆仑山上一代长老,掌管十二座仙峰,他师兄也就是昆仑山掌教,也就是青阳尊者,有着化道境界修为,是当世最强者之一,但是这些最强者在这个时代都已经到了羽化的年纪了,而那些后辈比如他这位师弟其实小他数千岁,而修为也只在通天境界,但实力也是堪称通天了,在这世间也是不过五十几人罢了。

  掌教尊者释然的看着天空,昆仑山的天空是怎样的,仿佛就是在星海之下,他说道:“这大劫不是你能够涉足的,大道面前任你我通天之能又如何,不也是大道的施舍吗?

  既然希望在绝望之中,我们为何要将这希望抹杀呢?

  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不想带着执念羽化,那样太累,几万年了,太累了……”他眯着眼望着星空,笑笑,似乎在问天也像是在问师弟:“可以吗……”

  然后自语道:“苍生?好名字,易苍生,这就是宿命吗?一个改变苍生的人,是灭?是生?”

  这少年叫易苍生。

  师弟看向师兄,自己化作流光离开了。

  他是最小的师弟,是现在活着的最了解师兄的人,他知道师兄要干嘛,也会一直支持自己的师兄。

  昆仑山依然还是昆仑山,在星光中更加神圣,这就是神仙道吧。

  少年走在路上,其实他完全可就地停下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住处,他没有可以用来交换的东西,但是他有一身力气,饿了的时候就去做苦力,而做苦力在这个社会是最低级的事情。

  在这个修道盛行的时代,几乎没人会瞧得起这样出卖力气的人,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少年也曾伤心过,为什么自己修行没法进行,去年在昆仑山上的验石大会上,居然测出是无法修行的体质,灵石对他居然毫无反应。

  :9更新pJ最快H上LV酷、E匠网U{

  其实他去年是就因为家中嫡系式微,家族发生内乱,为求庇护,也是想要为家人报仇。

  想要加入昆仑山学习修道,但是这打击让他像霜打的茄子,但在这一条路上他并没有放弃。

  坐在树下,少年想起这些往事,更加坚定了修行的信念,所以他留下来了,一年时间他变成一个清秀瘦削的少年,虽然不是太高,但是透着刚毅。

  面庞刻着坚毅,五官清秀,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可能是有着太多的经历了吧,这十多年来生活在那样一个家族,一个以强者为尊的家族,即便是有一身蛮力,但是有着不能够修行的痛,在家族里遭受欺负,冷眼,就算是嫡系也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再后来家族内乱,最亲的爷爷生死不明,父母死的早,这一脉上嫡系子孙就只有苍生一人了。

  这些那些的压力统统在他一人的身上,现在自己一个人流落,拜师昆仑又因十多年不能开启灵藏的死结不能入门,现在的他已经十六岁了,如果在十七之前不能开启灵藏,也就是与修行无缘了。

  这些年来,他隐藏自己的内心,所以变得外表冷漠。

  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内心的灼热和渴望,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没有人会在意他的弱小。

  他要变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