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奇怪是吧?”天弃看了看龙缘的表情。

  “对,你为什么没有任何表情,欣喜或者愤怒?”龙缘不明白,大多数人听到自己是如此大的一个帝国的皇子肯定是欣喜的。

  因为修炼者靠的是什么!资源,资源靠着人力收集,而天启帝国最不缺的就是人力。这超过了这个星球上绝大多数的宗派。

  “其实,我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有证实罢了。”天弃无喜无悲,看不出来是什么想法。

  天弃的内心在滴血,哪个孩子不希望在自己的父母身边。但是天弃知道过早的相认或许对于自己就是一场灾难!

  “你为什么不去帝都,那里才是你该待的地方。”龙缘叹了一口气“九皇子殿下,跟我去内城吧。”龙缘化作一道金光前面带路。

  天弃跟着进了内城的城主府邸,府邸位置在最中心位置,一座巨大的府邸,面积有一个小城镇大。装饰的富丽堂皇,里面歌舞升平。

  不远处一排排的平民窟依稀可见,与城主府形成了巨大的落差。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天弃摇了摇头。

  “这是一个修炼者的世界,可惜了,因为只有这样才叫作人。而不是仙。”旁边的黑袍人如同魅影一般的出现。

  “这个世上有仙么?”天弃问黑袍人。黑袍人浑身都是一股诡异的气息,总觉得似曾相识却有点排斥。

  “曾经有大智慧者说过,脱凡即为仙,也就是说脱离了人道即可以称之为仙,当然,世间也有自称为仙族的种族。”黑袍人声音沙哑沧桑。

  “老伯,你知道的很多么。天弃呵呵一笑。”

  “我只是活的比较久了一点罢了。”黑袍人只露出来了一双眼睛。

  天弃落到了一处宫殿前面,天弃落了下来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外面。

  龙缘站在天弃的身后“这是大帝行宫,平常无人敢住下来。如今你就住在这里吧,我去一趟帝都。”

  “你为什么叫我九皇子?”天弃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在帝都待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九皇子了。

  龙缘叹了一口气,“大帝一共有七个儿子,六个女儿,你是第九个出生的,大家都以为你死了,所以老十就成了九皇子,还失踪的有一个帝女,老四。”

  天弃眯了眯眼睛,自己估计是被害了,为什么没有死就不得而知了,“失踪的那个公主是我的亲姐姐吧!”除此之外天弃想不到别的。

  龙缘目光一顿,看着天弃的双眼,仿佛要把天弃看穿“你是不是见过你的亲姐姐了?”龙缘有些激动。

  “是啊,若是没有她我可能已经死在了贫民区了吧”贫民区的孩子能够活下来的不足十分之一,天弃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活下来。

  “哈哈,我真高兴,你的母亲要是知道了该有多高兴啊”龙缘叹了一口气“大帝估计也会很高兴的。”

  “我当时为何没有死在帝后的手里,她可不像是一个心善之人”天弃双臂环抱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看来你知道了恩怨了,那我也就说了这些几十年的恩怨。”龙缘的心思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几十年前。

  那是一百多年前,我和帝主就和你这么个年纪,他还不是大帝,我还不是将军,我们一起去历练。二十多年我们双双突破地级。

  那是在极天之塬,我们见到了一个蓝衣女子,她气质空灵,天生亲近大道,如同九天仙灵坠落凡尘一般,帝都明珠不少,可是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用倾城倾国来说是侮辱了她。

  她当时处于一种特别的状态,似乎是忘记了过去,可是实力强大的离谱。

  }m看正版R章节,上r酷S6匠网{》

  大帝一见倾心,开始追求那个女子,最后大帝登基,女子就成了帝后。

  而现在的帝后那个时候不过是一个妃子,那个女子叫倾仙。过了二十二年前,也就是你出生那年,倾仙帝后散去所有功力,帝国经历了一场危机,大帝亲自去镇压叛乱,等到大帝回来的时候你们母子三人已经不见了。

  大帝怒火攻心之下一蹶不振,开始长达二十年的闭关,最后一个老祖出关,让现在的帝后上位。没有几个人知道当年发什么什么,都闭口不谈。

  咯咯咯!

  天弃的拳头攥的直响,“我一定要斩了帝后,我的母亲是不是被害了!”天弃双眼通红,自己难道一只寻找的就是这个结果么!

  “殿下莫要急,你的母亲应该没有事,只是失踪了。”龙缘说道。

  龙缘走后,天弃一个人推开了宫殿的门,里面倒是一尘不染。

  “可是我怎么感觉这么苍凉了,萱萱离我远去了,紫英离我远去了?”天弃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

  当!

  一壶酒出现在了天弃眼前,一个黑袍人凭空出现在了天弃眼前。

  “喝吧!”苍老沙哑的声音从黑袍底下传出。

  天弃抬头看了看,“老伯,你怎么知道我想喝酒。”

  黑袍人坐在旁边,“因为你很像我年轻时候。”黑袍人自己也拿出来一壶酒喝了一口。

  “真辣,这是什么酒?”天弃看了一眼酒壶,这酒若是地级以下的修炼者喝一口估计会直接毙命!

  “我自己酿造的酒。”黑袍人呵呵一笑。

  “这是药酒吧!难道老伯你是一个药师?”天弃拥有药道经文。故此十分敏感。

  “我是一个药师,但是估计此生只能止步于此了。”黑袍人慢慢的揭下脸上的布。那是一个怎样的面庞。

  年轻白暂的脸上只剩下一层皮紧紧的贴着骨头,双眼一片黑气,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天弃毛骨悚然,这是阴鬼的气息。就如同天渊里面的一样。

  “我就这么不人不鬼的过了七十多年,若不是被龙缘所救我可能要就兵解于天地之间了。”黑袍人又遮住了袍子。气息瞬间隔绝,看来也是一件宝物。

  “我在天渊里见过与你相同气息的东西,那是阴鬼!”天弃目光如电。这个黑袍人恐怕和阴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是被一个阴鬼差点吞噬了神魂,我虽然挺了过来,但是大量的死气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的留在了我的身上。”黑袍人说道。

  死气?

  天弃掏出来一个生命果,一出来大量的生命精气笼罩了天弃,金黄色的光芒如同是灯火一般。

  “好强的生命力量!这是什么果实,简直是死亡的克星!”黑袍人眼中黑光暴起。气息都有一些不稳,此时竟然释放出了元丹巅峰境界的气息,这个黑袍人好强!

  “老伯,这个东西能否驱逐你的死气!”天弃问道,若是能够救下来一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元丹巅峰修炼者无疑是划算的。

  “能!如此纯粹的生命精气,一枚足矣搬回劣势,两枚我有自信三年以内恢复玩好,五年有望恢复当年的修为!”黑袍人显然有些激动,“我可以用我所有的东西换取两枚!”

  哗啦!

  天弃的眼前出现了一大堆的宝物武器,药材,其中还有玄天晶石!

  天弃摇了摇头,拿出来两枚生命果。“老伯,我不要任何东西,我需要你以后出手一次。”自己以后清算帝后肯定需要高手!

  “好!”黑袍人一把抓过生命果,身形扭曲,离开了这里。

  天弃看着脚下堆积如山的宝物笑了笑,并没有动。自己说了不拿那就不能拿!

  天弃盘坐下来,海量的玄气入体,天弃感悟着这几天的经验,生死之间徘徊,感悟颇多。

  混沌道经的玄术越来越多,混沌轮盘如同亘古一般立在丹田星海,一颗颗大星被点亮,随后碎裂进入了轮盘。

  龙缘的身影经过一个又一个传送阵,三天后到了帝都。

  整个帝都都笼罩着一股子莫名的压迫,“帝都的水要比我想的还要深啊。”

  龙缘来到了天空的巨大漂浮宫殿前面,一排排的金甲武士来回陨落,都是炼体以上境界的修炼者!

  门口一个红色铠甲的大汉守在门口,五脏巅峰!一个守着城门楼的将军都是如此修为,这就是天启帝国称霸北陆的资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