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古全身被生命精气笼罩!陷入了一种深层次的顿悟,忽而法则之光闪现,忽而周身气息接近虚无。

  天弃眉头一皱,忽而变得欣喜,乌古终于领悟了自己的路!

  后面又来了一排士兵!他们早就在远处看到了这里的场景,此时正在打扫战场!

  乌古睁开了眼睛,双眼如同神怔一般,“我的道!”

  @&酷◇m匠网永il久?免h…费i看小LN说o

  周围此时围上来了不少的修炼者,看着神怔的乌古都在发笑。

  “这家伙是不是傻了?”哈哈哈,周围一大群修炼者哄笑。

  “他这是吾了,东都的一颗明星出现了”人群中一个蓝衣修炼者,眉清目秀,气质出尘,男子站在人群当中极其显眼。

  “这是谁啊,是笑我等眼光太差么!”

  “他不是南洲的萧绝尘么?怎么会来这里?”后面有人认了出来。

  萧绝尘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周围的人群赶紧散开,听说这可是南洲一代猛人。生怕对自己发难。

  “古天弃道友,你果然是是实至名归啊”萧绝尘看着天弃说道。

  天弃早就听到了别人的谈话,天弃双眼看过去,萧绝尘仿佛不带一点杂尘,天弃看不出来萧绝尘立足于哪个境界。

  天弃体内混沌轮盘转动,清气流淌于双眼,发现萧绝尘体内有一道印记阻挡了一切窥视。

  “你是南洲萧家的那个天才萧绝尘么?”天弃回应过去。

  “我算不得什么天才,古天弃道友在南洲才算是一代天才,一个人斩了十二个宗门几十个翘楚啊”看着两个人相互夸赞,旁边的人群散开了。

  “我说我没有杀他们,你信不信”天弃耸了耸肩。

  “我信。但是人言可畏啊。”萧绝尘也想要看透天弃,但是同样的被混沌轮盘挡住了。

  “你们二位这是一直打算这么互相夸赞么?”乌古打断了两个人。

  “我们去喝几杯”天弃感觉这个萧绝尘正对自己的口味。

  天弃杀了东都双雄以及两个青年俊才的事情在城里迅速传开,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东都双雄那可是成名已久的修炼者,同辈多少人物死在了他们的手中,他们陨落的太早了。若是不死,至少在劫难来临之前他们还是可以称霸一时的。

  天弃和萧绝尘,乌古来到了雨墨的酒楼一起喝酒。

  “我听闻天启帝国四大家族俊才不少,特来一看,想不到道友也是天启的人”萧绝尘喝了一杯酒,呵呵一笑,有些含蓄。

  天弃哈哈一笑,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天启帝国四大家族是哪几家。

  “我太注重于修炼了,不怎么了解势力大小”天弃抬头一看,雨墨从楼上下来,一身山水秀衣裙,配合妖精的妩媚气质倒是如同魔仙一般。令人想立刻有推到在床上的冲动。

  “帝国四大家族向来都是很高调的,帝都的徐家不用说,皇室,姬家,紫家,龙家,徐家和龙家是帝国一派,紫家和姬家是一派。这在天启帝国不是什么秘密。”雨墨鲜艳的红唇微微一笑,周围的酒客都被吸引了过来。

  “哦,姑娘你倒是很清楚的啊,不知道你背后的势力是哪一个派系的啊?”天弃眯了眯眼睛,这个妖精背后肯定有庞大的势力,要不然敢在这里开一家酒楼,天启帝国可是很排斥妖族的。

  “呵呵,我一个小女子哪里有什么势力啊,我了解一下总要生存下来吧”雨墨一举一动都带着媚惑。天弃转过了头。

  “你杀了姬家两个天才,他们的族叔估计是不会放过你的,姬命可是城中大将,元丹一重天,最近回师门避劫去了。他回来你估计有麻烦。”雨墨身形一闪坐在了天弃旁边。

  天弃鼻子动了动,雨墨身上一种奇特的少女香味,看到天弃尴尬的眼神,雨墨咯咯一笑,笑得花枝乱颤。一只手搭在了天弃的肩膀上,旁边的桌子都在被拍的颤抖。

  天弃脑门子皱了皱,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大胆,“姑娘,你在这么干我怕我会忍不住的!”天弃‘义正言辞’的推下了一只如玉的手掌,今天雨墨倒是没有遮掩自己的面目。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用强的”雨墨笑着做到天弃的对面。

  萧绝尘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切,呵呵一笑“那家伙真的是够倒霉的,斩道劫难这么早就找来了。”

  萧绝尘说道斩道劫难时明显有些凝重,斩道是修炼者进入元丹境界所经历的另一种类型的天罚。

  虽然巅峰地级修炼者号称是拥有十万载寿命,但是从元丹境界开始几乎每隔着一百年就会有一次斩道劫难莫名降临,要么渡过,要么失败重伤并且失去万载寿命,但是一般不会死亡,这就是为什么地级修炼者非常少的原因。

  一般的地级修炼者数千年就苍老的不成样子了,越到后面斩道来的越快,所以能够活到一万载的地级修炼者非常少,十不存一,剩下的都要么死了,要么就是突破地级了。

  “军团长,姬命将军的两个侄子被人击杀于城外了,一个或许没有死,但是……”一个金甲巨汉对着一个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看了看外面军营的十几万操练的军队,摇了摇头,“无需理会,他们太过于招摇,以为自己是皇室了,死了就死了吧”

  中年人挥了挥手让金甲巨汉下去。

  突然,真在喝酒的乌古脸色一变,“天弃,不好了,姬命来了!你得离开了,他要是得知东都双雄死在你的手里的话估计你就麻烦了!我以为他还有一年多才回来!”

  天弃看了一眼乌古,“我若是走了,你怎么办?”

  “我可是乌扎赫唯一的儿子,他不敢怎么样的。”乌古说道。

  “要不要我帮你出手?你只需要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雨墨对着天弃眨了眨眼睛说道。

  天弃看了一眼雨墨,雨墨是元丹境界修炼者,估计能够拦得下姬命。但是天弃不想欠下别人的人情。

  “我可不想嫁给妖族当女婿,所以不用你出手,我有自信可以逃走的。”天弃呵呵一笑。

  天弃起身,留下一堆地玄石“来日再见!”

  天弃崩碎一个阵台出了城池,天弃很是郁闷,自己走到哪里都会被追杀的。

  “杀我侄子!找死!”整个东都都被一股气势笼罩着。

  远处一个金色的身影一步踏过半个城池,这就是元丹境界的强者,领域的恐怖,领域覆盖的地方就是极速。

  天弃看了后面的金色的身影,连连十几个阵台爆碎,身影要快过于姬命!

  姬命有些恼火,本来自己避劫失败,十分恼怒,又听到了自己的侄子被杀,顿时血气冲天。

  眼看对方的速度比自己还要快速,气的头发根根竖起。

  “你要是再跑,你的朋友就要被我杀了,哈哈哈。”天弃回头看见姬命从领域里面丢出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乌古!天弃拿出来断尺,朝着姬命飞来,乌古可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兄弟,自己岂能不救下来。

  “卑鄙的老贼!”天弃感觉一道领域锁定了自己。

  在这里天弃的阵台没有了作用了,飞行受到了限制!这就是领域的恐怖。

  天弃对面的不远处一个一身金甲的人影凌空而立。

  浑身被空间玄气包裹,“我才走了不到一年,就有人杀了我的侄子!”

  天弃随着戒备着,补充着混沌玄力,自己这次无法如同上次一样自爆星海,因为混沌轮盘如同恒古一般。难以撼动。

  况且自己不见得就一定会死。

  一道大手遮天蔽日的朝着天弃抓来,天弃发现领域并没有太大的束缚,不同于二长老的。

  轰!天弃对了一掌,一个紫色的手印小了一号,但是气势丝毫不落下风。

  砰!

  天弃的紫色手掌被碾压,金色的大掌圧落,只是被消耗了一点能量而已。

  天弃双手撑住大掌,天弃的肉身双臂肌肉隆起,血管里流淌的紫色的血液都能够看的见!

  碎吧!

  天弃将金色的大掌撕成了两半,化作了光雨被领域吸收了。天弃极速喘息,领域里面没办法从外界补充玄气。

  姬命一顿“果然有些门道,不愧能够杀了我的侄子,不过我立足地级境界几百年岂能是你能比的!”

  轰!

  轰!

  几朵玄力化成的死亡之花从空中落下来,带着一缕缕魔气。

  锵锵锵!

  天弃连续三掌打在魔花上面,打落几个花瓣,但是反震之力直接震的天弃吐血。

  断尺来!

  断尺在丹田星海上空出现,混沌轮盘加持,带着赤红的光芒击打在魔花上面。

  哧!

  魔花被断尺撕裂。断尺此时显得越来越神秘。浑身混沌气息流淌着!

  远处的姬命眼睛死死地盯着断尺!

  “天级!最起码是天级啊,哈哈真是大造化啊,这把血尺是我的了!”姬命一把大手朝着断尺抓来。全然无视了天弃。

  在他看来,天弃不过是一个刚刚进入地级的小子而已!

  想要断尺!哪里有那么容易。

  天弃眉心发光!一道炽热的光芒朝着断尺飞去。

  哧!

  姬命抓住断尺的手被击中!顿时,半个指头被炸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